遠從「阿拉伯之春」、敘利亞內戰,至中日韓東海衝突、中越菲南海對峙、烏克蘭危機、伊朗核子談判,近至今年來發生的伊拉克內戰、以巴加薩走廊衝突加劇,以及馬航班機遭擊落所引發的緊張,凸顯出國際間正展開新一輪地緣政治角力。

但若從國際經濟層面觀察,不難發現恰有一條「能源鎖鏈」串連其間,一場全球能源爭奪戰正在上演,其結果可能引發國際能源供需的大洗牌。

中東的利比亞本身就是大產油國,從格達費遭擊斃迄今國內動亂未息,石油供給量由每天200萬桶劇減到僅30萬桶,造成布蘭特油價兩年多來一直居高不下。埃及政局變化攸關中東和平,敘利亞掌控石油與天然氣輸往地中海的管路,以巴衝突也牽動沙烏地與伊朗兩個石油大國;伊拉克更是油國組織第二大石油出口國,能夠彌補利比亞石油減供的缺口。在在顯示中東動盪無論是原因或結果,與石油均有密不可分的關係。

亞洲東海島嶼衝突的肇因,當然是由於各國瞄準200浬經濟海域,爭奪以石油及天然氣為主的海洋資源。

日前中越南海的鑽油平台衝突,以及中、菲、台灣對南海海運線的主張,與石油的關聯都不言可喻。

歐洲今年初以來的烏克蘭危機,俄羅斯占領克里米亞,及美、歐對俄羅斯實施的制裁,原因及影響也都以石油與天然氣供需與運輸有關。

至於美國,靠著頁岩油氣大量增產,目前原油加上從天然氣轉化的石油產量已達每天1,100萬桶,成為全球最大石油產國,天然氣更是供過於求,價格暴跌。另外還引進加拿大生產的油砂,放寬墨西哥灣石油開採,又開放探勘大西洋外海的油藏。

美國不僅從2015年起有能力擴大出口天然氣,最近更同意只經過初步處理的「冷凝油」出口,每天最多可達100萬桶。如此不僅鞏固美國本身的石油供給無虞,必要時還能對外出口。

一旦烏克蘭危機繼續升高,西方對俄羅斯再加強制裁,甚至大幅減少從俄國進口油氣,短期間固然會引發國際油價動盪,但中長期卻可能造成全球能源供需大洗牌。俄羅斯油氣非常可能大量轉銷中國及東亞國家,日、韓、台灣都可能購買;歐洲可能加強開採本身的頁岩油氣,並改從美國進口。

六強若與伊朗達成協議,全球每天便能增加200萬桶以上的石油供給,包括台灣在內的亞洲國家便能向伊朗買更多石油;非洲下撒哈拉區從東非的肯亞到西非的奈及利亞,南美的巴西、阿根廷,及解凍的北極圈,都發現豐富的油氣蘊藏,未來都可能成為國際能源的新來源。

東海、南海各國眼前雖因能源而衝突,未嘗不可能轉變成合作開發。屆時國際能源供需將進入一個「未知的領域uncharted territory」,成為影響21世紀全球經濟走向的關鍵變數之一。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