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歲的辛巴威總統羅伯特穆加貝(Robert Gabriel Mugabe)15年來首次公開邀請西方重新參加他國情演說。十年前,穆加貝在由中國建造的哈拉雷國家體育場上,對集會上的大眾表示:我們已轉向東方——日出的方向,並背對西方——日落的方向。同樣長期任職的安哥拉總統若澤愛德華多多斯桑托斯(José Eduardo dos Santos)也在2015年推動與美國建立更好的關係。

他們為何突然改變主意?中國對石油和礦產的需求減少所帶來的大宗商品價格下跌和美國經濟的復甦一定程度上解釋了這一現象。中國進口世界上將近60%的鐵和大約30%的銅。中國需求的放緩打擊了尚比亞、南非等國家的出口貿易。

中國是安哥拉原油的主要客戶,低價原油與中國政府對進口的削減對安哥拉造成損害。所造成的影響包括安哥拉寬扎(安哥拉貨幣單位)的貶值、通貨膨脹上升和不斷增長的償債危機。安哥拉國有石油公司 Sonangol 不得不否認其存在資金短缺的問題,而政府已經駁斥了安哥拉國家媒體關於多斯桑托斯總統於6月訪問北京時要求延期償付中國貸款的報道。中國總理李克強於20145月訪問安哥拉時表示,有260,000個中國人在該國工作。中國已經提供建築貸款以換取原油入口,中國建築工地遍佈該國各地。

低廉的石油價格、高昂的生產成本和其他管理問題迫使中國國有石油公司重新評估他們的投資組合。今年3月,由中國國家審計署所派遣的審計師在對國企中國石化的海外投資財務報表進行篩查時發現,其在五個安哥拉油田中數十億美元的投資表現不如預期。中國石化在三個石油區遭受了16億美元的淨虧損,並正試圖擺脫不透明的合資協議。

中國投資將在一些行業繼續保持增長,如建築、基礎建設和製造業。其中一些投資可能會減緩,但衣索匹亞和坦尚尼亞兩國由於新發現了天然氣,預計仍是受青睞的投資目標。中國還在與擁有豐富天然氣儲備的莫三比克尋求更深層次的合作。

出口非洲的中國商品數量也將繼續上升,但會趨緩,受益於人民幣貶值,預計這些商品將會面臨來自中國製造商的更多競爭。

雖然中國的發展很重要,但卻不可將其發展獨立於其他全球事件和非洲政策製訂者的考量之外。自2014年年中以來匯率波動也受發生在歐美的事件影響,如果美國利率上升,情況就可能變得更糟。這將為一些非洲國家政府的償債能力帶來更大壓力。

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在6月發布的《2015年世界投資報告》指出,外國在非洲的直接投資維持在540億美元左右,在北非地區下降,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區則上升至420億美元。這份報告說明非洲各國政府越來越清楚,美國、英國和法國仍然是外國直接投資的主要來源。美國的KKRCaryle集團等私募股權投資公司也在2014年首次投資於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這一趨勢將會繼續下去。外國投資仍然高度集中於南非和奈及利亞等一些資源豐富國家,但這也會隨著時間改變。

似乎與南部鄰國安哥拉和辛巴威相反,南非輕視西方投資對其經濟的重要性。南非是中國在非洲最大的貿易夥伴,普勒托利亞(Pretoria)旨在深化這種夥伴關系。部分原因在於鞏固金磚五國成員地位的意識形態。祖馬總統於9月對北京進行了訪問,第六屆中非合作論壇將於今年12月在南非舉行。當許多非洲國家試圖增加他們在國際上的選擇時,南非卻寧願冒險被困在金磚五國的稱謂裡金磚五國的成員身份對執政黨非洲人國民大會而言至關重要的,其所持的反美論調正在冷卻其與華盛頓的關係。

這個世紀很可能屬於亞洲,但太陽西沉未必如穆加貝所預測的那樣迅速,而中國正日益力求更好的管治與透明度,從而實現在非洲可持續的長期投資。盡管中國官方持有不干涉外交政策,北京的確與非洲的穩定與和平密不可分。一種更強烈的現實主義觀點已從非洲各國政府中浮現出來——即他們同樣需要多元化的合作關係以應對不斷變化的世界格局。雖然中國仍然是他們考量的一部分,但是改善與西方關係的理念再次回歸。美國總統歐巴馬於7月訪問了奈若比並與奈及利亞總統布哈里在華盛頓進行了會晤,這兩次會見都凸顯了這一事實,而蒲隆地、多哥、幾內亞和茅利塔尼亞也在過去幾年內紛紛在倫敦開設了大使館。

就今日而言,在東西方之間的選擇遠非是零和博弈,夥伴關係多元化才是受到眾多非洲國家政府歡迎的策略。

(Alex Vines, Financial Times)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