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恐怖襲擊過後,小國比利時突然成為了公眾關注的焦點,多名嫌疑人在該國被捕。近年來的多起恐怖主義事件,作案的聖戰主義者都來自比利時。專家認為,比利時部分地區經濟不景氣,正是滋生極端勢力的土壤。

柏林科學與政治基金會的恐怖問題專家迪法拉歐(Asiem El Difraoui)認為,比利時當局對當地極端勢力監控、預防不力是一重要原因。他對德國之聲表示,比利時國內弗萊芒語區和法語區長期對立,造成該國無暇去顧及伊斯蘭極端勢力。

比利時怎麼就成了「賊窩」?

倫敦大學國王學院國際激進主義研究中心(ICSR)的一項研究顯示,2011年底至2013年底期間,大約有1.1萬名極端伊斯蘭主義者湧入敘利亞或伊拉克參與聖戰,其中大約有1/5是來自西歐地區,296人來自比利時。而人口為比利時八倍的德國,則"僅僅"為之"貢獻"了240名聖戰者。換言之,每百萬名比利時居民中,就有27人成為了極端伊斯蘭武裝人員前往中東參與"聖戰",該比例位居全歐洲之首。

窮鎮賊窩

比利時東部小鎮韋爾維耶(Verviers)就是一個典型例子。列日大學的研究團隊在該鎮進行了調查,想弄明白究竟是什麼吸引人們去參加極端伊斯蘭武裝組織。

韋爾維耶是比利時經濟最為落後的地區之一,而且,當地5.3萬居民中,大約15%具有移民背景。小鎮上的居民國籍也五花八門,分別來自117個國家。比利時第二大的車臣人社區也位於韋爾維耶鎮,這也被認為是一個伊斯蘭極端武裝人員扎堆的地方。

2015年初,比利時警方接到預謀實施恐怖襲擊的線索,因而對該地進行了先發制人的搜查。兩名極端伊斯蘭主義者用自動步槍向警察開火,隨後被 擊斃

就業歧視助長極端勢力

在求職過程中,遭受歧視的其實不僅僅是極端穆斯林。比利時全國人口的6%是穆斯林。歐洲反種族主義組織的一項調查顯示,即便他們以弗萊芒語或法語為母語,也依然會被視為外國人。2012年,那些在歐盟以外出生的人的失業率是比利時出生者的三倍。

人權組織"大赦國際"則批評比利時當局沒有為移民融入作出足夠的努力。該組織2012年的一項調研指出,比利時的企業可以輕易地出於宗教原因拒絕一個求職者--尤其是佩戴頭巾的女性穆斯林。而極端宗教組織則利用了這種現象,嘗試向當事人灌輸極端理念。

治標還是治本?

儘管這些問題早已為人所知,但是比利時當局依然沒有採取切實有效的移民融入措施,相反只是推行了一些樣板政策裝點門面。比如,安特衛普市2009年祭出禁令,禁止在公眾場合佩戴頭巾。2011年,比利時大張旗鼓地在全國範圍內頒布了禁止全身罩袍的法令,不論是在公交車上,還是在電影院裡,公眾場合身著罩袍的女性將被罰款137.50歐元。在全國20萬名穆斯林女性中,迄今只有270人遭到罰款。

除了罩袍禁令,比利時當局也選擇和極端組織正面對抗。綿延數年的針對激進宗教組織"Sharia4Belgium"(比利時實行沙裡亞教法)的審判為公眾廣為關注。該組織2012年被正式禁止。2014年,該組織首腦被判12年監禁。比利時也在不斷提高安保級別。2015年初,該國發生了多起襲擊,比利時政府再次提高反恐警戒,並且加大了對電話通信的監聽力度。

恐怖問題專家迪法拉歐則認為,巴黎襲擊案發生之後,比利時政府更應該加倍努力促使穆斯林真正融入當地社會,這才是消除滋生極端伊斯蘭勢力土壤的前提。他指出,如果有必要的話,外國應該就此向比利時施壓,"要是比利時今後依舊這麼無所作為的話,光法國就絕對不會答應。"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