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本教你如何有效運用「吸引力法則 (The Law of Attraction)」的小說。如果你讀了許多吸引力法則相關的書,卻一直不得其法,或是你需要一些科學證據來加深你對吸引力法則的信念,那麼恭喜你,讀這本書會讓你豁然開朗。但是,如果你是這樣的類型 只相信教科書上的科學原理、或是只願意相信那些已經被重複驗證過無數次的科學理論 那麼,請千萬不要讀這本書,你會滿肚子火,你會說我寫的都是偽科學。

不過,別忘了,愛因斯坦提出相對論的時候,他普魯士科學院裡的大師級同事大多數都不相信他;而薇拉.魯賓 (Vera Rubin) 證實暗物質 (Dark Matter) 存在的時候,科學界也還是半信半疑。

這本書不是科普著作,也不是吸引力法則理論的書,它是小說,是一本高中生的愛情小說。透過一位穿越平行宇宙的高中老校長所講述的「富裕力 (Affluentability)」課程,你將跟著一對高中生一起經歷許許多多的歷史傳奇故事。然後,你會知道為什麼阿拉巴馬州考菲郡豎立了一座感念害蟲的紀念碑,為什麼梵谷無法因畫致富,為什麼馬克吐溫能成為歷史上最偉大發明家特斯拉 (Nikola Tesla) 的唯一摯友,而你也將了解是什麼樣的「神蹟」讓聖塔菲的「聖母之光禮拜堂(Our Lady of Light Chapel)」聳立了一座沒有支柱而能屹立百年的奇蹟之梯。

但是,更重要的是,你將知道為什麼量子力學跟腦波共振原理是吸引力法則的科學基礎。而你也將學到讓吸引力法則為你帶來富裕的最有效方法。

 ------------------------------------------------------------------------------------------------------------------

          

第一章       紅龍滿天  黑貓初現

第二章       白髮的老校長

第三章       祠堂裡的海螺聲

第四章       平行宇宙的美麗相逢

第五章       坑道裡的橙幽靈

第六章       大聲跟上帝吵架的奇女子

第七章       綠絨貓與特斯拉的白老鼠

第八章       朱莉的寶藍色髮夾

第九章       一條沒有尾巴的魚

第十章       樹梢的小精靈

第十一章     木棉樹下話別離

第十二章     盒中謎

第十三章     0628

第十四章    

-----------------------------------------------------------------------------------------------------------------------------------

第一章              紅龍滿天  黑貓初現

深秋的傍晚,天空烏雲密布。

幾陣黑風颳起後,忽然天邊破了一角,一道奪目的電光閃起,穿過雲隙,像黑貓的神祕目光傲睨地射下。然後,還來不及瞬目,一聲驚天動地的響雷重擊在灰沉的金門島上。緊接著,利刃般的雨箭簌簌直落。

李奇(Richie)站在客廳,隔著木窗櫺的玻璃窗看著庭院裡的傾盆大雨,心中不禁揚起受到這閩南式老屋保護的溫暖感覺。不過,儘管如此,那滂沱雨勢還是讓人心驚。

不到兩分鐘光景,偌大的院子裡已經開始積水。眼看就快要淹到一塊紅磚的高度了,李奇漸漸有些擔心。然而,出乎意料地,那暴雨猛然停歇,烏雲也飛快散盡。而只一小會之後,彩霞竟舒舒徐徐地旖旎高掛。

李奇看到廳外一片清新,高興地走到連接家中大小兩個庭院的過道處,看過屋脊,望向遠方的美麗天空,卻恰見幾隻散飛的野雁悠哉地拍著翅膀,從西南天際輕翔飛過。

李奇閒適地看著野雁出神,不意間,半昏半紅的天幕上忽然幾個紅彤色的光點若隱若現。

李奇略感訝異,但卻有個似曾相識的感覺。

沒多久,燦紅的光點愈來愈多,並緩緩閃爍。

再半晌,那紅點已布滿了整個天空。

李奇忍不住一陣驚喜,他已知道那是什麼了,他期盼能再見到這樣的紅龍滿天已經很久了。

事實上,那散布滿天的紅龍並不像真正的龍,既沒有頭臉,也沒有鱗爪,充其量就只是一些豆丁點大的圓點跟聯結著豆點的細瘦線條罷了。但是李奇就是知道它們是龍,因為在他很小的時候,就曾見過它們一次,也是在深秋傍晚的大雷雨之後,也是在水清風明之時。

第一次見到這些由七個星點組成、長得像是北斗七星的紅龍時,李奇還是個孩子,約莫小學二、三年級年紀,那時的場景就跟現在相仿,而他看見紅龍滿天的地方也同樣是在家中的庭院裡,甚至就是在他現在站立的同樣這個位置。

李奇看著天空中的細小紅龍正自出神,忽然間,一道黑影從腳邊閃過。他驚跳了起來,趕忙將目光從天頂收回,並急急忙忙地四處搜尋,但就是到處都尋不著那個黑影。他有些不解,不太相信是自己眼花了,他直覺地以為那應是隻黑貓。

 

未命名  

 

李奇很喜歡貓咪,家裡頭就養了一隻被他喚作「喵」的深灰底色雜紋貓。那隻貓很大氣,每到吃飯時間,聽到李奇拿著大碗鏘鏘敲響,就會飛步由鄰家屋頂奔來,並一路吆喝無主野貓一起狂奔到擺放大碗的李樹下共食。只是,在「喵」的那些貓朋友裡從來都沒有黑貓,因此李奇心中湧起了些疑念,或許真的是眼花了。

李奇又往庭院深處瞧了好一會,除了暗墨的玫瑰枝葉和幽寂的葡萄藤蔓在晚風中搖曳之外,並沒有看到任何有生息、會走動的東西。

天色愈來愈暗,紅龍慢閃細爍,李奇不想再理會那道驚擾他的黑影了,他微微仰著頭,兀自看著天空,一心沉浸在這個美好靜謐的畫面裡。

不知經隔了多久,一個熟悉的聲音由庭院隔鄰的廚房傳來,是他的媽媽喚他吃飯。李奇又多瞧了滿天紅龍一眼,然後才不捨地移動腳步,往廚房走去。

李奇漫走了兩步,忽然五公尺開外的李樹下一個黑影穿過。沒錯!果然不是眼花,果真是隻黑貓!

李奇看著幽暗的水泥地面,留意自己的腳步,高興地朝黑貓走去,他想去摸摸那隻黑貓。但是才走了兩、三步,那個黑影又憑空消失了。

李奇非常疑惑,不知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那隻黑貓真的動作這麼快,快到一眨眼功夫就溜走了?就在這時,耳後一個爽朗溫厚的聲音揚起:「小朋友,歡迎你來,請坐啊!」

-----------------------------------------------------------------------------------------------------------------------------------

 

第二章             白髮的老校長

 

李奇心生疑竇,轉過身,尋著話語響起處看過去,想探看究竟為何有個陌生聲音在自家庭院裡叫喚他。那知才一放眼望去,竟瞧得目瞪口呆。

李奇瞪大了眼睛,鬆垮了下頷,眼前景像太讓他吃驚了。原本他只當是自己聽錯,並不預期背後真的會有人,但沒想到幾尺之外竟還真的有人,是一位頭髮花白的長者,精神奕奕、滿臉笑意、目光和煦地看著他,右手還擺著一個邀請的手勢,示意他在沙發上坐下。李奇滿肚子狐疑,明明幾秒鐘前還在昏黑庭院中看著滿天紅龍,但只不過才轉個身,寂寂暗夜、幽幽庭園、閃爍紅龍竟通通都不見了。

李奇想開口相問,但那老者卻用目光將他止住了。李奇擋不住那長者和藹笑容中挾帶著的威嚴,不由自主地將疑問吞下,並就著離他最近的雙人沙發坐了下來。老人見李奇略帶拘謹地落坐,知他心存疑惑,但卻不多說,只是望著他微笑,並朗朗地說道:「你早到了,先坐一會,我們再等一等,」然後兩手後揹,緩緩走往大落地窗處,看著室外昏黃的小院子。

李奇見那長者一副不急不徐模樣,心中登時著急了起來。他想到媽媽還等著他吃飯,而自己卻無原無由地不知如何跑到這個廳堂裡,不僅不知道這個老人是誰,甚至還不知道身在何處,不由得焦急地從沙發上站起來,緊張地問道:「對不起,請問......

「再等等,不要急,」老人側過臉,將李奇的話打斷,然後又回過頭去,仍是望向黑夜,好像將會有人從黑暗裡走過來一般。李奇見這情景,知道暫時無法從長者口中問出個所以然,只好按捺住滿胸滿臆的疑雲,坐回沙發上。不過,終歸還是個孩子,焦慮心急還是都寫在臉上。只是,奇怪的是,李奇卻一丁點懼怕都沒有。雖然對眼前這個老人完全陌生,但不知道為什麼,李奇對他並不害怕,對這個莫名其妙的情境也不驚恐,似乎在內心的最深處,他對這長者有著一種無法形容的信任。

李奇枯坐了一會,見老人仍然沒有要跟他說話的意思,只好無奈地打量屋內週遭。只見眼前是個溫馨雅致的中型客廳,裝潢得簡單素雅,很有北美家居風格。他坐著的地方是淡蘋果綠的絨布沙發組,搭配嫩黃、米白條紋相間的大靠枕。沙發前方是一張櫸木腳架的橢圓型玻璃矮桌,桌上閒擺著幾本笛卡兒(Rene Descartes1596―1650)的哲學書,其中一本已翻啟,頁面張開處是斗大的笛卡兒名言「我思故我在 (I think, therefore I am)」鮮明地映入眼簾,而頁縫處則夾著一根有著四圈色環的電阻。

李奇略感訝異,不明白怎會有人把電阻當做書籤使用。不過,還來不及多想,一股似曾相識的感覺已浮了上來,只是當要仔細分辨那是什麼時,那感覺卻又消失了。

李奇若有所失,但是沒奈何,只好放下心中疙瘩,繼續四處張望。但見玻璃桌正上方是一盞漂亮的水晶吊燈,亮黃色的光芒溫暖地灑在沙發上。沙發區右側及後方都是書牆,整整齊齊擺滿了大大小小的書冊;左側方則是大落地窗,老人還兀自佇立窗前看著室外,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正前方略遠處有張木質餐桌,桌上方的第凡內五彩玻璃燈並沒有打亮,因此附近有些陰暗,只知道餐桌上有一金魚缸型玻璃花器,熱熱鬧鬧地插滿玫瑰花束,但卻分辨不出有多少繽紛燦爛的顏色。

李奇將廳堂來來回回顧盼了許多次,正要將目光拉回老人身上,卻正巧老人也轉過身來,跟他對了個照面。老人決意放棄,不等了。只見老人臉色有些落寞,掩不住失望地說道:「我們開始吧,看來不會有人來了......。原本以為會有不少人選這門課的,沒想到只有你一位。」

李奇聽得滿臉訝異,禁不住心裡頭一個接一個的疑問如泡泡般冒起 選課?這是什麼課?這是那裡?為什麼在這裡上課?這老人是誰?原本還有誰會來上課?為什麼他們都不來了?我是在作夢嗎?剛剛的紅龍滿天到那裡去了?那隻黑貓呢?

李奇想起電影裡的橋段,學劇中人偷偷用力捏了自己一把,卻一時力道失控,痛得差點叫出聲來。李奇忍住疼痛,心中暗忖「看來並不是作夢,看來這些都是真的。那麼,難不成大雷雨是夢?難不成滿天紅龍是夢?難不成那隻黑貓也是夢?可是......學校裡從來都沒聽過有晚上的課呀!而且學校裡怎麼會有一間這麼不像教室的教室?更何況學校並不大,老師幾乎都見過,怎麼從來都沒聽說有這麼位頭髮都白了的老師?」

老人瞧見李奇臉上迷疑神情,自己心中的疑惑其實也不比他少,他不知道課程安排是不是出了什麼錯,為什麼只來了一位學生?他也不知道這個地方到底是那裡?為什麼不像個教室?不過,老人忍住了疑竇,慈祥地看著李奇說道:「孩子,我叫黎曲,你可以叫我Richard,是你們新來的代理校長。我知道你有很多的疑問,不過不要耽心,在這門課裡你慢慢都會得到解答的。」

李奇看著黎曲和善的眼眸,心中有些石頭落下了,但又有些小石子跳了上來。不過無論如何,至少是暫時鬆了一口氣,因為他確認了這確實是一門正式的課程。但是,是什麼課呢?為什麼他不記得有選過一門晚上的課?

「你是不是在想這堂課是什麼?為什麼開在晚上?」黎曲微笑地問道。

不待雙眼充滿問號的李奇開口相問,黎曲已接著說道:「我是位成功的企業家,我一直很希望社會能夠健康發展,朝著快樂、富足的方向前進,因為這會讓每個人 包含我自己及我所關心的人在內 都過得更快樂、更幸福、更富有。只是,過去幾十年來我所看到的並非如此,這個社會不但沒有往正面發展,反而是朝著相反的方向走,到處都充斥著緊張、擔憂、恐懼、沒有安全感的氛圍。我很清楚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是什麼,因為我自己曾經就是那樣 缺乏能夠讓自己幸福、快樂的『富裕能力』。所以,我決定要現身說法......

黎曲注意到李奇似乎分了神,便將話緩了下來,想待李奇回過神再往下交待開這門課的原由。而這時候李奇的腦子裡正浮起一些疑問「富裕的能力」?那是什麼?是老師們一天到晚在說的競爭力嗎?

李奇仍思索著,但忽然警覺到室內安靜了下來,便趕忙將注意力拉回,看回黎曲。只見黎曲對他笑了一笑,並接著說道:「很多年前,我注意到這個社會上絕大部分的人都缺少富裕的能力,這種能力的匱乏不僅造成個人的貧困與不快樂,更導致整個社會都普遍貧困、不快樂。但是,要讓大家都擁有富裕的能力並不容易,尤其是成年人。成年人從小就在一個不重視富裕力、只重視競爭力的社會裡受教養,因此長大後自然習慣地讓自己陷入痛苦的競爭漩渦裡,以致於離快樂的富裕樂土愈來愈遠。」

李奇嚇了一大跳,這些話他從來都沒聽說過,感覺起來離經叛道。從小到大,週遭的大人們經常叨叨唸唸的都是競爭力 要怎麼樣才能讓自己有競爭力,勝過別人、贏過別人、將別人比下去。所有的大人們都將競爭力跟快樂、幸福劃上等號,也都說競爭力決定賺多少錢,而賺多少錢決定快不快樂。但是黎曲說的似乎不是這樣,似乎競爭力不見得是好的,甚至還是有害的。到底他在說什麼呢?李奇有些迷惘。

「要改變成年人的思維並不容易,但是孩子們,譬如你們高中生,都還容易改變。雖然在你們成長的過程中,家庭、學校、還有社會都一直在灌輸你們許多似是而非的觀念,譬如競爭力,但是你們都還單純、有彈性,容易接受不同的觀點。而且,更重要的是你們年輕,一旦你們改變了,知道如何擁有富裕的能力,懂得正確地使用這種能力,享受到這種能力帶給你們的好處,你們就會將它變成你們的一部分,內化為你們的習慣,並教養你們的下一代這個能幫助他一輩子的能力。」

黎曲看見李奇聽得專心,便又接著說道:「我想只要幾代之後,整個社會的思維就會改觀,社會的習慣也會改變,那時人們的價值觀就會從追求對自己及社會都有害無益的競爭力轉為擁抱對大家都有益的富裕力。但是,學校的教育並沒有教導富裕力的課程,所以我才決定騰出一部分時間來當代理校長,親自來開這門課。不過,由於這堂課並不是正常教育體制下的必修課程,只是實驗性質的選修課而已,而你們白天的課程都排滿了,所以這種教育官員認為不重要的課只好利用晚上時段了。」

  

創造富裕的能力 (The Ability To Create Affluence)     

黎曲說罷便取出粉筆在黑板上寫下這幾個大字。

黑板?

是的,黑板。明明是在一個非常家居的客廳裡,明明沒有黑板、沒有粉筆的,但不知何時忽然跑出了一面黑板。李奇雖然驚訝,但對這個主題的興趣讓他對憑空冒出來的黑板不以為意,忘了去計較它從何而來。

黎曲微笑地看了李奇一眼,然後用板擦將所有的字抹除,只留下「能力 (Ability)」跟「富裕(Affluence)」兩個名詞。接著他將這兩個字的順序對調並且重組,造出了「富裕力 (Affluentability)」這個新詞彙。忽然間,原本在黑板上的白色字體變成了天青藍,很漂亮、很自在的天青藍。李奇看著微微閃爍天青藍的「富裕力 (Affluentability)」,心中一片自由、美好的感覺。

黎曲讓李奇稍微享受一下那種幸福洋溢、自在灑脫的感覺,然後又在黑板上寫下一個標題......

  

『第一課  資源無窮無盡  永不匱乏』

李奇看著這個古怪的標題,百思不解。一層「競爭力對自己及社會有害無益」的舊迷霧還未散去,另一陣新迷霧卻又籠了上來。

「大家不都是說資源有限嗎?」李奇凝著眉,疑惑地問。

「是的,大家都說資源有限。但是,實際上,從宇宙誕生的那一剎那開始,也就是從138億年前發生大霹靂(Big Bang)的那一極短極短、短到不能再短的那一瞬間起,宇宙就已經注定了擁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資源,」黎曲鏗鏘地說著,而李奇則狐疑地看著他,心中非常地困惑。

「如果宇宙的資源無窮無盡,那麼人們是不是就沒有相互競爭的必要?」黎曲不管李奇明朗朗寫在臉上的疑惑、硬生生拋了個答案顯而易見的問題出來。看到李奇輕輕地點頭,黎曲才又說道:「如果人們知道宇宙非常非常地豐富,你得到你所想要的並不是從別人那裡掠奪過來,別人得到他們所想要的也不會讓你擁有的東西變少,那麼是不是就不須要爭得你死我活?」黎曲又看到李奇微微地點頭。

「宇宙有個絕大的祕密,知道的人不多,瞭解的人更少,它叫做......零度能 (Zero-Point Energy) ......」黎曲刻意放緩語調,用略帶神祕氣氛的口吻說著。

「這種能量是宇宙與生俱來的能量,在真空中有,在你我的週遭有,在地球上有,在外太空也有,甚至在宇宙的最邊緣也還是有。你拿了它,它並不減少;你不拿,它也不會衰減。這種能源不像石油,用盡了就沒了。也不像風能,有風的地方才有,沒風的地方就沒有。」

李奇聽得興味盎然,但什麼是「零度能」呢?為什麼聽都沒聽過?而且稱呼還那麼奇怪,不像潮汐能、風能、太陽能,一看就知道那是什麼。這個所謂的「零度能」單看字面還真猜不透那是什麼。

  

「測不準原理」讓「零度能」存在

 李奇看到黑板上的標題奇蹟似地改變了。

 「聽過量子力學 (Quantum Mechanics) 嗎?」

 李奇點了點頭。雖然他並不是數理天才,只不過是個普通的高一學生而已,但他對物理學一直很有興趣,打從國二暑假開始就不斷超前學校進度,自己讀起大學程度的「費曼物理學講義 (The Feynman Lectures on Physics )」,因此對量子力學有些基本認識。

「我先簡單講一下零度能的概念,然後再來說為什麼資源無限,以及為什麼人們應該培養富裕力,而不是不好的競爭力,」黎曲又刻意強調了一次競爭力是不好的。

「量子力學有一個很根本的原理海森堡測不準原理 (Heisenberg Uncertainty Principle),它闡明了宇宙最奇特但也是最根本的一個特性,這個特性違反了人類的直覺,但卻是真真實實地存在。根據海森堡這個奇特的原理,在微觀世界裡,粒子的位置跟動量(Momentum)無法『同時』精確地被量測到。動量是質量跟速度的乘積,所以簡單來說,我們無法『同時』精確地量測到微觀粒子的位置及速度。也就是說,如果我們想要精確地知道這個粒子的所在位置,」黎曲比了一個捏住東西的手勢,彷彿正掐著一個小粒子一般,然後繼續說道:「那麼在同一個時間,我們沒有辦法知道它的速度有多快。而反過來說也是一樣,如果我們想要精確地知道這個粒子運動的速度,那麼我們就完全無從得知它在那裡。你看,是不是跟我們日常生活的經驗很不一樣?」

黎曲稍歇了一口氣,然後說道:「在日常經驗裡,就譬如現在,我不僅精確地知道你的速度,而且還很精確地知道你的位置你的速度是零,你動都沒有動;而你的位置就是在這個舒服的沙發上。但是,如果把你縮小到跟電子一樣微小,那麼你就變得不同了,你會動來動去,永遠動個不停,永遠都讓人捉摸不定,沒有人能夠『同時』知道你正確的位置及速度。」

「的確是很奇怪,」李奇歪著頭,愣了一愣,無意間身體竟不自主地抖了一抖,彷彿他已縮小成黎曲口中顫動不停的電子一般。李奇想了一小會,然後問道:「是不是因為我們的測量儀器還不夠精密,所以才測不準?」

「很多人都這麼以為,不過真正的原因跟量測儀器及量測的精密度都無關。真正的原因是這是宇宙先天的特性,就算你有能力造出全宇宙最精密的量測儀器,你還是會測不準。換句話說,這種不確定性 (Uncertainty) 是宇宙與生俱來的性質。」

李奇又愣了一下,感覺這個觀念不太容易消化,因為跟直覺及經驗都相差太遠了。不過,當他試著將這觀念接受下來後,忽然靈光一閃,一個念頭跑了上來,讓他忍不住興奮地說道:「粒子的速度永遠測不準,而速度的平方就是動能……喔,不,速度的平方乘以質量再除以2才是動能……」李奇急急忙忙做了個修正,然後又急急忙忙地說道:「因為粒子的速度測不準,所以能量也就測不準……

「是的,能量測不準的這種不確定性就代表著就算在最冷最冷、冷到不能再冷的『絕對零度』,也就是攝氏零下273度的時候,粒子也不會『冰凍』不動,而是仍然會顫動個不停,」黎曲說道。

「我知道了,所以能量永遠都不會是零,就算在絕對零度時也不會是零,」李奇掩不住興奮地說。

黎曲聽到這推論,高興地看著李奇,心中暗自讚歎:「雖然才一個學生修這門課,但這學生程度還真不錯。」

「完全正確!這個在絕對零度時都一直存在的能量就叫做『零度能』。而就算是在真空之中,在看似空無一物的真空之中,這個能量也還是存在。」

黎曲見李奇聽得入神,便繼續說道:「所謂真空,指的是沒有我們認為可見的那些物質,譬如沒有空氣、沒有原子、沒有電子、沒有構成物質的那些基本粒子,但是……

黎曲故意賣了個關子,然後才又說道:「真空並非空無一物。真空中還是具有所有的物理性質,一個都沒有少。真空具有各種力場,譬如重力場、電磁力場等,而這些力場也都遵循著測不準原理,具有這個宇宙最神祕、但又最基本的能量零度能。」

李奇狀似聽懂,但又滿腦子都是疑問,而這些全都寫在表情上。黎曲讀出了李奇的心思,覺得最好的方法就是跳過深奧的理論講述,直接讓他看科學驗證的結果。

  

零度能不只是理論  而是具體的事實

李奇又看到黑板上的標題奇蹟般地變了。

1948年時,荷蘭理論物理學家卡西米爾Hendrik B. G. Casimir) 在與諾貝爾獎級的量子力學大師波爾(Niels Bohr) 討論後,提出了卡西米爾效應(Casimir Effect),預測真空中存有零度能。之後,不少物理學家都努力想用實驗來驗證卡西米爾效應,但都不是很成功。一直到1997年時,洛斯阿拉莫斯國家實驗室(Los Alamos National Laboratory) 的拉木烏博士 (Steve Lamoreaux) 才比較精確地在實驗室中量測到卡西米爾效應。而2001年時,義大利帕多瓦大學 (University of Pauda) 的一群科學家總算測量到精密的數據,證實真空非空,真空中具有零度能。」

黎曲一口氣說到這裡,鬆了一口氣。李奇屏著呼吸、尖豎著雙耳,一口氣聽到這裡,也鬆了一口氣,他知道原來真的有零度能,原來真空中不是空無一物,原來真空中存有無窮無盡的能量。

黎曲由李奇臉上神情知道就算他還不是很瞭解零度能的理論細節,但他已經相信了零度能、相信了宇宙是豐盛無缺的,因此是時候繼續這節課的更重要內容了。

  

零度能讓宇宙永不匱乏

這一回,李奇已將黑板上自動改變的標題視為理所當然了。

「先把眼睛閉起來,身體放鬆,沉到沙發裡……。想像一下,想像傍晚的時候,輕輕微微的海風涼涼爽爽地拂過你的身上。你站在海灘上,海水冰涼地流過你的腳趾、漫過你的腳踝、淹到你的小腿肚。遠方,淡淡昏紅,幾隻倦歸海鳥飛過天際。這時,金黃色的陽光穿過低低的雲層灑了下來,海面上一片美麗的金黃……

 黎曲慈祥地看了一下全身鬆鬆軟軟的李奇,知道他心思已飛到了海邊、正踩在海水裡、正看著燦爛的彤雲夕照,於是語氣更加輕柔地說道:「你伸出雙臂,慢慢地擁抱那金黃的海水,你感受到金黃的財富源源不絕地流進你的身體,流進每個細胞、每個縫隙。你感覺到金黃的幸福溫溫柔柔地將你的胸臆填滿,填進每個愉悅的呼吸、每個舒暢的吐納。你綻開笑容,輕鬆自在地沉浸在金黃的富裕裡,輕鬆自在地倘佯在金黃的幸福裡……

李奇聽著黎曲和緩而感性的聲音,身上彷彿披上了一層薄薄的泛紅金光,耳畔彷彿聽到了鷗鳥的歸翔相呼,鼻尖彷彿聞到了海風的淡淡澀鹹,眼前則彷彿看見了一波波祥靜金浪源源不絕地帶送無窮無盡的富裕與幸福朝他而來。

「喵 」忽然一聲細微但清亮的貓叫聲揚起,將李奇由海邊帶回。李奇輕輕睜開雙眼,四處看了看,卻尋不著貓兒蹤跡。

「宇宙的財富與資源就像大海,廣袤無垠、遼闊無邊。只要你真心地渴望它,並且懂得方法去拿,你就拿得到。而且有趣的是你拿到了,別人並不會就沒有……,」黎曲注意到李奇微微愣了一愣,但不明白究竟是為了什麼,於是將話打住,等候李奇回神。李奇漫看了黎曲一眼,心底暗忖「難道又是我的幻覺?怎麼好像他都沒有聽到?可是那個喵叫聲明明那麼清晰,雖然不是很大聲,但這裡這麼安靜,他應該有聽到才對啊?」

黎曲猜不透李奇在想些什麼,不過見他似乎又恢復了專注,便繼續說道:「宇宙的資源豐富無限。煤或許有一天會用完,石油或許有一天會用盡,太陽再5080億年左右也會壽終正寢,但是零度能永遠都在,永遠都不會消失。我們現在的科學還沒有能力取用零度能,但是以人類科技發展的驚人速度,我想再幾十年,人類就會有能力發展出由真空中提取零度能的技術。因此千萬不要擔心資源有限,因為那不是事實。真正的事實是能源無窮無盡、資源無窮無盡。這是宇宙的基本法則,就算太陽不見了,就算地球不見了,也都還會是如此,因為真空中什麼都有,真空中具有我們所需要的一切。」

  

宇宙具有讓每個人都很富裕的資源  但是你必須懂得方法去拿

「你剛剛在海邊的時候是不是看到了遠方低矮的雲層底下下起了金黃的太陽雨?」

 李奇側著頭想了一想,接著點了點頭。

 「當你喜悅地張開雙臂,盡情地擁抱朝你而來的財富與幸福時,你所取走的並沒有讓宇宙減少,也沒有讓別人變沒有,宇宙會瞬間又將被取走的填滿,就像那太陽雨,不斷地落下來,不斷地補充。這就是宇宙與生俱來的法則,永遠都會是如此,沒有人能改變。」

黎曲略停頓了一會後,然後又說:「你所擁有的財富與幸福是從無窮的宇宙拿到的,不是從別人那裡掠奪而來;別人擁有的財富與幸福也是從無窮的宇宙獲得而來,不是從你這邊奪取。因此,每個人都可以很富裕,每個人都可以很幸福。我們不需要互相爭奪,我們不需要相互競爭。我們只需要有足夠的渴望去拿,有足夠的渴望去要,並且懂得實現自己夢想與渴望的正確方法,那麼我們就可以拿得到,要多少就會有多少,這就是我這門課想傳授給你的 讓你能夠擁有富足與幸福的富裕力。」

「喵 」忽然間又是一聲貓叫聲,清揚而悠遠,而這一回黎曲也聽到了,因為他回了頭,看向他身後稍遠處的長條木餐桌。

李奇張亮了雙眼,也望向燈火闌珊處的木桌上。剎那間,他嘴角笑開了,只見一隻纖細的黑貓高豎著尾巴,悠哉地漫步,一邊嗅著斜插在玻璃花器裡的玫瑰花,一邊將身子挨著花瓶,塗抹身上的氣味。李奇瞧得出了神,這是他喜歡的貓咪,他一直都喜歡這樣悠閒自在的貓咪。

「想到什麼?這麼開心!要夾塊魚嗎?怎麼停住不動了?」媽媽的話將李奇打醒,他發現自己正坐在飯桌上,左手端著碗,右手拿著筷子,像是要出筷去夾菜的模樣。李奇搖了搖腦袋,有些迷惘。他將張開筷子、停在空中的右手縮回,看了看碗、看了看筷子、看了看餐桌、又看了看窗外。窗外一片漆黑,就如同他看到紅龍滿天、看到那隻黑貓之後的天色一般,漆黑一片。

李奇想開口問爸爸、媽媽是否也看到了紅龍、是否也看到了黑貓、甚至是否知道他去上了一堂課回來,但他太迷惑了,迷惑得不知道該怎麼問。

晚飯後,李奇將學校的功課做完,然後上床睡覺。臨睡前,他又將傍晚的事想了一遍,仍是沒有頭緒。不過,他知道這些事情都是真的,雖然他不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但是他打從心底知道所有的事情都不是幻覺,而是真真實實發生的事,就像小學時候第一次看到紅龍滿天一樣,真實得不能再真實。

李奇輕撫著晚上上課時被他自己捏疼了的左臂內側,看著那個紅斑,滿心歡喜。他想起日間英文老師帶他們唱的披頭四(Beatles)「黑鳥(Blackbird)」,他知道他就像那在黑夜裡吟唱的黑鳥,正要振起羽翼,抓住這一生難遇的機會,飛入燦爛的黑夜,飛向美好的自在與自由。

Blackbird singing in the dead of night                     (黑鳥淺唱在寂黑的午夜裡)

Take these broken wings and learn to fly                (振起殘破的羽翼想要高飛)
All your life                                                          (終其一生)
You were only waiting for this moment to arise       (都在等待這個時刻意欲遠颺)

Blackbird singing in the dead of night                    (黑鳥低吟在寂黑的午夜裡)

Take these sunken eyes and learn to see               (睜著凹陷的眼眸奮力遠觀)
All your life                                                         (終其一生)
You were only waiting for this moment to be free   (都在等待這個時刻自在遨翔)

Blackbird fly, blackbird fly                                    (黑鳥高飛    黑鳥遠颺)

Into the light of the dark black night                     (遨翔入燦爛光采的漆黑夜裡)

 ……

李奇腦子裡迴響起黑鳥的低吟,慢慢地,眼前漸漸迷離。昏昏沉沉間,一份幸福滿足的感覺籠了上來,他知道白髮的老校長會告訴他如何長出堅強御風的翅膀,也會教導他如何擁有清明遠觀的視力,雖然他還不知道下一堂課是什麼時候,也並不知道該到那個教室去尋那老校長……

  

 

Win Driver New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