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益於油氣產量大幅增加,美國實現能源獨立的前景已變得樂觀起來。幾十年來,“能源獨立”不過是幾屆美國政府喊出的唐吉訶德式口號而已。國際能源署(IEA)預計,到2020年美國可能會超越沙烏地阿拉伯成為全球最大的石油生產國。無論這一前景能否實現,目前美國能源業的變化都將繼續改變本國經濟的面貌,並將對國際關系和全球能源前景產生影響。  

能源獨立對美國來說仍是一個遙遠的目標。但是,世界石油生產的再平衡已然開始。美國將迅速降低對進口石油的依賴,並且不久後就將加入液化天然氣 (LNG)出口國的行列。這與四年前歐巴馬首次當選總統時人們的展望相比,有很大的差別。2008年,外界預測美國石油產量將會下降,進口量將會增加。結果是人們普遍認為,美國石油生產的好日子即將到頭。

與當時預期相反的是,美國石油產量自2008年以來增長了25%,國際能源署估計,到2020年美國石油產量還會增加30%,增至每日1110萬桶。如今,石油進口量在美國石油總消費量中的比例已從2005年的60%下降到42%。

“能源獨立”的主張最早是尼克森(Richard Nixon)在1973年石油危機當中提出的。自尼克森以來,每位美國總統都做出承諾,稱美國可能重返能源自給自足的狀態,這樣就能減小中東局勢動盪和高油價帶來的沖擊——起碼外界是這麽認為的。

但直到最近,唯一切中要害的問題似乎是,石油進口增長的速度會有多快?正如事實所證明的那樣,過去幾年導致美國能源供給狀況好轉的正是高油價下的技術進步, 而並不是宏觀政策。兩項正在開發中的技術——“水力壓裂法”(hydraulic fracturing)和水平鑽井技術——共同催生了美國頁岩氣(Shale Gas)革命。十年之內,頁岩氣在美國天然氣產量中的比例已由2%上升至37%。如今,美國已經超越俄羅斯成為全球最大的天然氣生產國。

石油勘探商很快就把這兩項技術應用到以往產量很低的岩層上。結果是,“緻密油”(tight oil)的產量猛增。緻密油的得名是因為源岩的密度很大。

上述非傳統生產方式帶來了一場革命,其經濟效益已很明顯。最直接的效益體現在就業方面,美國由此新增了逾170萬個工作崗位。頁岩氣和緻密油的開採需要建設很長的供應鏈,在全美帶動了大量支出。正是這些新增工作崗位,贏得了奧巴馬和許多州長對頁岩氣和緻密油開採的支持。

這場能源革命的影響將日益增大。到2020年,美國可能由此增加300萬就業崗位。其支付的薪水將高於美國平均工作崗位。對於手頭拮據的政府來說, 這意味著更多的收入。IHS分析表明,到2020年,美國政府來自非傳統油氣行業的稅收和專利使用費收入可能超過1110億美元。

這場能源革命也將對全球競爭產生越來越重要的影響。美國天然氣蘊藏量豐富,並且價格低廉——是歐洲的三分之一、日本的四分之一。這推動了美國能源密集型製造業的發展,讓歐洲和亞洲的競爭對手們深受打擊。正是由於天然氣價格便宜,已有數十億美元的投資計劃投向美國製造業。

石油呢?美國在長期將繼續成為石油進口國,但進口量將大幅下滑,部分原因是石油供應日益增加,還因為美國的石油需求已觸頂。美國將在石油利用方面提高效率,目前已要求提高汽車燃料效率。越來越多的美國進口石油將來自西半球,特別是加拿大,加拿大目前占美國石油總進口的近30%。(海灣地區的一些煉油 商可能仍將需要來自東半球的某些品級的石油。)

現在我們還很不清楚,這種轉變將如何影響海灣和中東地區、以及美國在其中利益的戰略平衡,特別是在圍繞伊朗核計劃的緊張局勢升級,以及整個地區不穩定的情況下。美國未來財政談判將激起有關這些考量的辯論。但在伊朗危機化解之前,這個問題將不會真正得到解決。

一種地緣政治影響已相當明顯。美國石油產量日益增長以及沙烏地阿拉伯石油產出增加,幫助提供了補償性供應,使針對伊朗石油的製裁遠比一年前人們預想的要成功。

 

本文節錄自Financial Times,原作者為IHS副董事長 丹尼爾葉爾金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