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政府上個月表示,將發行英國第1種伊斯蘭債券。英國這個動作不僅僅只是多發行一種債券這麼簡單,還表示在目前的全球伊斯蘭金融中心搶奪戰中,英國絕不缺席。

在過去很長的一段時間,倫敦一直都是國際企業發行伊斯蘭債券(sharia-compliant bonds)時,理所當然第一個想到的城市。伊斯蘭債券是快速發展的伊斯蘭金融產業中的一部份。據預估,全球伊斯蘭金融產業明年的規模將達2兆美元之譜。

不過倫敦在伊斯蘭金融方面的角色,正面臨兩個越來越強大的對手:杜拜與吉隆坡。

位於富裕的波斯灣中心位置的杜拜,今年初曾宣示要成為全球的伊斯蘭金融中心。有著悠久商業傳統的杜拜,早已是中東地區的銀行業心,也是中東各國大型國有企業的總部集聚地。先天上已具備成為全球伊斯蘭金融中心的優勢。

馬來西亞首都-吉隆坡一直以來就以伊斯蘭金融業相關立法有效率而著名,並且其國內對使用馬國貨幣計價的伊斯蘭債券的市場需求也相當龐大,這對外國的伊斯蘭債卷發行者而言,是相當有吸引力的條件。

上述三個城市爭奪全球伊斯蘭金融中心的結果,可能還要過好幾年才能判斷誰出線。一旦取得了全球伊斯蘭金融中心的寶座,隨之而來的結果,就是數以千計的中高階工作機會,及大量的外國直接投資流入當地公司及房地產。

穆迪(Moody)投資部資深研究員Khalid Howladar表示,要成為金融中心就必須要有夠多的借貸者及投資者。在伊斯蘭金融這一領域,目前有好幾個區域中心在爭取進一步成為全球伊斯蘭金融中心。

伊斯蘭銀行必須嚴守宗教教義,如禁止收取利息及純粹的金錢投機。與擁有超過100兆美元資產的傳統銀行體系相比,目前的伊斯蘭銀行體系的規模仍相當小。

不過根據金融市場研究機構Ernst and Young的資料顯示,全球前20大的伊斯蘭銀行,在過去3年的年成長率,平均高達16%,遠遠高於傳統銀行的成長率。這使得許多非伊斯蘭國家及企業,開始想要發展獲利誘人的伊斯蘭金融業務。

在全球金融市場不穩定的情況下,伊斯蘭金融結構的保守性也許能起一定的穩定作用。伊斯蘭金融系統提供了一個管道,讓市場得以利用波灣產油國充裕的伊斯蘭投資基金,另外,東南亞地區無疑也在伊斯蘭金融系統裡,扮演其關鍵的角色。

過去這一年來,伊斯蘭金融產業開始從中東及東南亞這兩個傳統根據地,往許多擁有大量伊斯蘭人口的地區延伸,從北非到中亞的哈薩克(Kazakhstan),從奈及利亞到東非的布吉提(Djibouti)另一方面,歐洲的金融機構也開始發行符合伊斯蘭教義、稱為sukuk的債券,以善加利用充沛的伊斯蘭基金。

伊斯蘭金融的快速發展,為負責發行伊斯蘭債券,及其他伊斯蘭金融產品機構所在地的金融中心,帶來了可觀的收益,包括僱請金融專家籌組相關金融產品的發行,及招待前來為這些伊斯蘭金融產品的宗教性,做審核及保證的宗教學者,所帶動的相關服務業的收益。

馬來西亞央行行長Zeti Akhtar Aziz對《路透社》表示,伊斯蘭金融體系亟需更多短期金融商品,以推升資金的流動性,因此需要有伊斯蘭金融體系之外的金融機構進來參與推動其發展。

杜拜元首Sheikh Mohammed bin Rashid al-Maktoum曾在今年1月做出宣示,要推動杜拜成為全球性的伊斯蘭金融中心。

同樣爭取成為全球伊斯蘭金融中心的倫敦也不落人後,英國官方在今年5月推出一系列的宣傳活動,出動政府部門首長及民間企業領袖,來為倫敦在伊斯蘭金融方面可靠性做保證。

而馬來西亞則在5月及6月間,加強伊斯蘭金融產業的相關立法,放鬆管制,讓伊斯蘭金融商品的發行者,在利用伊斯蘭資金進行海外投資方面,擁有更大的自由度。

上述三個城市在爭奪伊斯蘭金融中心寶座的競賽中,競爭最激烈、堪稱割喉戰的,就是sukuk債券的發行。受益於擁有規模龐大的傳統金融市場,及得到全球信賴法律系統,目前倫敦在吸引大型國家企業前來發行sukuk債券方面,處於領先的地置。

不過馬來西亞也有本身的優勢,由於國內穆斯林人口眾多,因為對本地貨幣計價的sukuk債券需求旺盛。吉隆坡一地就佔了今年全球所發行的sukuk債券總額的3分之2這樣的優勢,甚至吸引了遠在哈薩克的外國企業,到馬來西亞發行sukuk債券。

杜拜經手的sukuk債券交易相對比較少,過去杜拜的國有企業都是跑到倫敦去發行債券的。不過現在在杜拜政府決心成為伊斯蘭金融中心的政策下,除了杜拜本地企業都在當地發行債券,也吸引了鄰近波斯灣國家的企業前來。

英國首相卡麥隆(David Cameron)似乎決心要在這場競賽中擊退對手,他上個月宣布,英國將成為第一個發行主權sukuk債券的西方國家。分析師預測,英國發行主權sukuk債券,將有助於帶動企業跟進發行公司sukuk債券。

不過,杜拜這個月在這場競賽中,再赢得一分。之前都到倫敦及吉隆坡發行sukuk債券,波灣國家吉達的伊斯蘭發展銀行表示,計劃到那斯達克杜拜交易所(Nasdaq Dubai exchange),募集100億美元的資金。

倫敦Commerzbank的新興市場分析師Apostolos Bantis相信,杜拜最終將在這場三國競賽中勝出,雖然過程緩慢,而且還要經過好幾年才能達到馬來西亞現在的水準。

Bantis還表示,位於歐洲的倫敦,其先天的sukuk債券發行者就不夠多,再加歐洲地區會去購買sukuk債券的客顧也有限,因此在這場競賽中最不被看好。

除了sukuk債券,三方的競爭領域還包括稱為takaful的伊斯蘭保險產品,以及伊斯蘭資產管理。在這些金融領域競爭中,倫敦巨大的金融產業規摸再次突顯它的優勢,而吉隆坡也再度因位處擁有大量穆斯林人口的東南亞的中心,而受益良多。

英國公司Cobalt今年初為倫敦拿下一分。Cobalttakaful伊斯蘭保險開發出一種新的融資模式。該模式所提供的A級融資能力,是大多數波灣地區的金融業者所缺乏的。

這對杜拜意圖擴大其在takaful市場佔有率的計劃造成很大的打擊。杜拜金融中心監管單位主管Abdulaziz al-Ghurair在上個月表示,由於全球總共也只有19家伊斯蘭再保險業者,takaful保險業者被逼把部份風險轉到傳統的再保險公司。不過Abdulaziz al-Ghurair也表示,這正好是杜拜創立更多伊斯蘭再保險公司的一個機會。不過他沒有提到要怎麼做到這一點。

長期來看,哪個城市會在這場全球伊斯蘭金融中心爭奪戰中出線,將取決於哪個城市能取後思想方面的領導權,成功建立伊斯蘭商業的標準與結構,並且讓整個伊斯蘭地區,甚至全球的金融業都接受這樣的標準與結構。

傳統上來說,馬來西亞因為擁有集中化模式的商業法規,能減少不同伊斯蘭教派間的爭議,所以在建構伊斯蘭金融標準,及商業結構方面擁有很大的影響力。不過部份波灣地區的伊斯蘭宗教學者卻認為,馬來西亞的伊斯蘭商業法規太過自由化,與傳統的金融業標準太過相似。

而杜拜有機會在馬來西亞的自由派伊斯蘭陣營與保守派的伊斯蘭學者間,另劈一條路徑出來。杜拜當局宣稱,在咨詢過伊斯蘭金融業者之後,將公布一套更詳細、更全面的sukuk債券標準,有望能解決波灣地區對相關議題的歧見。

負責在整個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推廣統一的伊斯蘭商業標準的杜拜商業與工業理事會主席Hamed Buamim表示,統一的商業標準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可是目前的情況是,連這樣的基本要求都還沒做到。不過Hamed Buamim強調,統一的商業標準應該由商界專家來制訂,而非伊斯蘭宗教學者。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