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商人,出生在一個嘈雜貧民窟裡。和所有出生在貧民窟的孩子一樣,他經常打鬥、喝酒、吹牛和逃學。唯一不同的是,他天生有一種賺錢的眼光。

他把從街上撿來的一輛破玩具車修整好,然後租給同伴們玩,每人每天收取半個美分租金。一個星期之內,他竟然賺回了一輛新玩具車。他的老師對他說:「如果你出生在富人家庭,你會成為一個出色的商人。但是,這對你來說不可能。不過,也許你能成為街頭的一位商販。」

中學畢業後,他真的成了一個商販,正如他的老師所說。不過在他的同齡人當中,這已是相當體面了。

他賣過小五金、電池、檸檬水,每一樣都得心應手。最後讓他發跡的是一堆服裝,這些服裝來自日本,全是絲綢,因為海輪運輸當中遭遇風暴,造成染料浸染了絲綢,結果一船的貨都成了廢品,全部絲綢的數量足足有一噸之多。

這些被暴雨和顏料污染的絲綢,成了日本人頭疼的東西。他們想低價處理掉,卻無人問津。想搬運到港口扔進垃圾堆,又怕被環保部門處罰。於是,日本人打算在回程的路上把絲綢拋到海中。

有一天,商人在港口的一個地下酒吧喝酒,那天他喝醉了,當他步履蹣跚地走過一位日本海員旁邊時,正好聽到有人在談論絲綢的事情。

第二天,他就來到了海輪上,用手指著停在港口的一輛卡車對船長說:「我可以幫忙把絲綢處理掉,如果你們願意象徵性地給一點運費的話。」

他不花任何代價擁有了這些被雨水浸過的絲綢。他把這些絲綢加工成迷彩服、領帶和帽子,拿到人群集中的鬧市出售。幾天之間,他靠這些絲綢淨賺了十萬美元。現在他已不是商販,而是一個商人了。

有一次他在郊外看上了一塊地,就找到土地的主人,說他願花十萬美元買下來。主人拿了他的十萬美元,心裡嘲笑他的愚蠢,這樣一個偏僻的地段,只有呆子才會出這樣的價錢。一年後,市政府對外宣佈,要在郊外建造環城公路,他的地皮一下子升值了一百五十多倍。從此,他成了遠近聞名的富翁。

在他七十七歲時,終於因病躺下了,再也不能進行任何商務活動。然而,就在臨死前,他讓秘書在報紙上發布了一則消息,說他即將要去天堂,願意為人們向已經去世的親人帶一個祝福的口信,每則收費一百美元。結果他賺了十萬美元。如果他能在病床上多堅持幾天,可能還會賺得更多一些。

他的遺囑也十分特別,他讓秘書再登一則廣告,說他是一位禮貌的紳士,願意和一位有教養的女士同臥一塊墓穴。結果,一位貴婦人願意出資五萬美元和他一起長眠。

有一位資深的經濟記者.熱情洋溢地報導了他生命最後時刻的經商經歷。文中感嘆道:「每年去世的富人難以數計,但像他這樣懷著對商業的執著精神堅持到最後的人能有幾個?」這就是一個人怎樣成為千萬富翁的全部秘密。

每個人都有機會,即使是貧民窟裡的孩子;任何地方都有機會,無論在破舊的大街,是港口酒吧,或是在荒僻的郊外;任何時候都有機會,哪怕是在一個人生命的最後時刻。說沒有機會的人是沒有道理的。事實是這樣:你不認識機會,機會就永遠不會認識你。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