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架商業飛機怎麼會失蹤?在這個超級的時代,一架飛機怎麼能躲過有十幾個國家政府參與、使用了世界上一些最先進監控技術的長達一周的搜索,在地球上消失得無影無蹤?

馬來西亞航空公司370航班的失蹤,除了給人們帶來現代航空災難的恐怖和悲痛的熟悉感外,也讓人們感到不同尋常的恐怖,恐怖的原因是事情令人吃驚:在我們這個數字監控時代,人和物體仍然能夠莫名其妙地消失。馬航班機的失蹤與我們這個時代標誌性的感覺完全相悖,那個感覺很具確定性,即我們隨時隨地都在處於監視之中,不管是好還是壞,我們被一個大網綁定,永遠不會失去聯繫。

結果卻證明並非如此。在這個世界上,還一些地方不在網內。這提醒我們,或者說,這好歹提醒了,雖然我們對總是在不斷地被追蹤表示失望,但是,可以在地圖上標出一個人的位置,往往讓人感到一種深深的安慰。

這周,航空專家們紛紛出面來解釋一件在2014年似乎是不可思議的事情。當你在大洋上的高空時,你也許是在一個盲區中飛行,那裡是世界上少有的幾個你不受監視的地方。

在海洋上空的飛機不在雷達的探測範圍之內;雖然它們的位置能被叫做回應器的機載設備追蹤,但回應器可能失靈或被飛行員關掉。在深海上空沒有Wi-Fi,也沒有手機訊號。乘客的手機無法工作,電子設備也沒有網絡連接,讓他們把自己的位置報告給遙遠的數據中心。一架在海洋上空飛行的飛機在地圖上沒有定位。一旦發生問題,它可能在全世界的集體視線中消失。

過去幾年中,我飛過幾次國際航線,每次我都想過這種情況,一開始有點害怕,之後隨著飛行的繼續,我感到的是越來越多的開心。我敢肯定,你能意識到那種感覺。那裡面有一種從讓自己超脫的「新世紀運動New Age)安慰感,在高度連繫且多重分散注意力的喧囂中找到安寧。

那個時候,你的主管沒法給你發簡訊,你也因為技術的限制而不能與世界分享你所有的經歷,你終於能自由地體驗生活,以一種人們覺得生活應該被體驗的方式:不受影響的、非共享的、從閃爍的螢幕前解放出來的方式。這是無網路區變成最新時尚的原因。

但是,在現實中,這個故事更為複雜。你說你討厭被追蹤。但是每天,透過每次地圖搜索、每次提交的「找我的手機Find My Phone」請求,你主動邀請衛星和服務器的全球網絡來確定你在地球上位置。你這麼做,是因為它很方便,但也因為你從電子連接中得到了安慰,因為你在地圖上看着孩子向學校走去時,能給你帶來一種他一切安好的確定感。

如今,如果出了什麼事,人們的第一直覺是在社交網路上發簡訊,或是透過某種數字煙霧彈,詢問情況。據中國媒體報導,馬航370班機上的乘客家屬也有同樣的直覺。整整一周中,他們一直在給親人的手機打電話、發簡訊。當他們打電話時,他們聽到了手機鈴聲,這給許多人帶來希望,認為乘客的手機依然有網路,因此可能被官方追蹤。(專家稱,這種鈴聲並不意味著手機仍在工作。)

儘管我們知道使用智慧型手機和平板電腦會很容易地讓我們成為政府和公司的監聽監視對象,但我們依然在使用這些工具,如果這聽起來很瘋狂的話,可以這樣來解釋。在最基本的層面,這些設備讓我們相互保持聯繫,而且我們願意為保持這種聯繫付出隱私和理智上的極大代價。因為,一旦失去聯繫,那太可怕了。

紐約時報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