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寫重要嗎?

根據許多教育工作者的說法,它不太重要。美國多數州已經採納的各州共同核心(Common Core)標準呼籲美國各州教育學生清晰地寫字,不過這一要求僅限於幼兒園和小學一年級。之後,教學重點就迅速轉到了對鍵盤的熟練運用上。

然而,心理學家和神經科學家表示,此時就宣布手寫已經過時未免太早了。新證據表明,手寫和更廣泛的教育發展之間存在深深的聯繫。

兒童最初學習手寫時,手寫不僅能讓他們學會更快地閱讀,而且還能更有效地激發他們的創意,讓他們牢記訊息。換言之,重要的不僅是我們寫了什麼——我們怎麼寫也一樣重要。

巴黎法蘭西公學院(Collège de France)心理學家Stanislas Dehaene說:我們寫字時,會自動激發一條獨一無二的神經迴路。它能對所寫文字的筆法做出核心識別,這是大腦裡進行的某種心理模擬識別。這條迴路似乎以一種我們沒有意識到的方式發揮作用。讓學習變得更容易了。

印第安納大學(Indiana University)心理學家Karin James2012年進行的一項研究,為這個觀點提供了支持。研究者向還沒有學過閱讀和書寫的孩子展示一張索引卡,上面是一個字母或一種圖形,然後讓孩子們以三種方式中的一種複製卡片上的內容,一種是沿著由虛線構成的輪廓描摹、一種是在白紙上把它畫出來,還有一種是在電腦上把它打出來。然後研究人員把孩子們安排在腦部掃描儀前,再次給他們顯示了同一幅圖像。

研究人員發現,最初的複製過程極其重要。當孩子們徒手畫出一個字母後,其腦部有三個區域顯示出腦活動有所增強,這三個區域是成人閱讀和書寫時激發的大腦區域,它們是左梭狀腦回、額下回和後頂葉皮層。

與此相反,打字的孩子,或者沿著字母或圖形邊緣描摹的孩子並沒有顯示出這種反應。他們這三個腦區的激發強度要弱得多。

Karin Jame把這種區別歸因於自由書寫固有的雜亂性:我們不僅要先制定計劃、再落實行動,而且還有可能寫出高度多變的字體。有可供描摹的輪廓時,是不需要這種過程的。

這種多變性本身就是一種學習的途徑。Karin Jame說:孩子寫出凌亂的字母時,有可能會幫助他學習這個字母。

患有閱讀障礙,即閱讀能力受損時,一些無法理解印刷體的人,依然能夠閱讀手寫的花體字,相反的情況也存在。這一點表明,這兩種書寫模式激活了大腦中不同的網路,其牽涉的認知資源要多於單一的書寫模式。

我們的大腦必須要認出字母的各種不同寫法,比如說​​,不管我們看到的“a”是怎麼寫的,它都是同一個字母。能夠識別字母“a”的每一種凌亂寫法,或許比反覆目睹同樣的書寫結果,更有助於建立這種​​最終的認識。這是表明大腦因為此類練習而發生改變的最早的例證之一。

在另一項研究中,Karin Jame把親手寫字的兒童和那些只看別人寫字的兒童做了比較。她的觀察結果顯示,只有實際的書寫行為,才能引發腦部皮層發生迴路活動,產生書寫的學習效用。

手寫的影響遠遠超出了字母辨識。在一項研究中,華盛頓大學(University of Washington)心理學家Virginia Berninger針對二年級到五年級的學生進行跟蹤研究。研究表明,手寫和鍵盤打字涉及完全不同且相互隔離的用腦模式——而且每種模式都會產生完全不同的最終效果。孩子們親手書寫文字時,不僅會比用鍵盤打字更快的速度持續寫出更多的文字,而且還能表達出更多見解。年齡最大的實驗對象的大腦成像圖顯示,手寫和激發想法之間的關係甚至更為深遠。當研究人員要求這些兒童構思作文時,寫字更好的孩子的大腦中,與工作記憶相關的腦區顯示出了更強的神經活動——其閱讀和書寫區域的整體活動也有所增加。

目前的研究顯示,就連用印刷體書寫和草寫之間可能都存在差異——隨著草寫課程從一所接一所學校的課程中消失,這種差異顯得格外重要。書寫困難是一種書寫能力受損的病狀,腦部受損的人有時會產生這種狀況。在發生書寫困難症時,書寫能力缺失會以一種古怪的方式出現:一些人書寫草寫體字時受到的影響較少,而另一些人則是書寫印刷體時受到的影響較少。

Berninger博士在這一點更深入的研究,她甚至認為,草寫體字也許能以其他書寫模式所不能的方式,訓練人的自控能力。一些研究人員提出,草寫體字或許還是治療書寫困難的一種途徑。2012年的一次評估提出,草寫體字對於治療患有發​​育性書寫困難的患者,可能格外有效——他們在書寫字母時,會遇到動作控制方面的困難——草寫體字也許有助於防止人們把字母寫倒或寫反。

不管是草寫體字還是其他書寫模式,手寫的益處不僅惠及童年。對成人而言,打字或許是一種可以替代手寫的高效且迅速的方式,但這種效率可能會削弱我們處理新信訊的能力。我們透過手寫來記憶文字時,不僅能更有效地學習字母,還能整體上讓我們的記憶和學習能力受益。

普林斯頓大(Princeton)的心理學家Pam A. Mueller和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Los Angeles)的心理學家Daniel M . Oppenheimer 撰文表示,不管是在實驗室環境下,還是在真實的課堂上,透過手寫記筆記的學生,學習效果都要比用鍵盤打字的學生好。之前的研究把這種差異歸因於電腦會分散注意力,但新的研究提出,手寫能讓學生處理並重組授課內容——這種思索和控制能讓學生更好地理解講課內容,進行記憶編碼。

當然,不是每位專家都相信手寫的長期益處有如此重要。懷疑者之一,耶魯大學(Yale)的心理學家Paul Bloom說:不管怎麼說,這都是一項發人深省的研究。手寫時,寫字的行為會迫使你把注意力集中在要點上。也許它能幫助你更好地思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in Driver News 的頭像
Win Driver News

Win Driver News

Win Driver New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