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俄國人、韓國人、墨西哥人走入一間酒吧,他們會用哪種語言溝通呢?

大概會用英語吧,儘管它不是各國人的母語。比方說上週剛於中國舉行的 APEC 亞太經合會,上述國家領袖都用英語彼此交談。

英語是APEC唯一的官方語言,儘管這次的舉辦地點是北京。

TIME》報導,臉書創辦人Mark Zuckerberg在最近一次造訪北京時,因為開口說中文而大大加分。這讓人們不禁懷疑,隨著中國經濟實力的提升,是否讓中文能夠與英文相提並論,一躍成為國際共通語言?

大概很難。能說流利的中文,當然對海外人士在中國做生意大大有幫助,與你會在巴西會說葡萄牙語的意思差不多。事實是,中文難以與英文匹敵,無法成為跨國溝通及商務運用的通用語言。

一切都得感謝大英帝國無遠弗屆的實力,讓英語人士直接占據全球最佳戰略位置。英語同時也主宰通俗文化,舉凡音樂、電影、甚至是運動都逃離不了它的掌握。

除此之外,科技界也使用英文串連,很多語言甚至連「the Internet」、「text」、「hashteg」都懶得翻成自家語言。

無怪乎到2020年時,全球料將有20億人說著實用英語,多數人學習它做為第二語言。

英文是個中性語言,它不像羅曼語有雄性及雌性之分,也不像其他語言有級別及世代差異。在很多語言中,較疏遠的你(如老闆、長輩、陌生人),與較親近的你(親友、下屬、孩子)接的動詞詞形變化有所不同。

英文是個較平等、現代的英語,因此也較簡潔與直接。

英文也具備政治中性特質,就算是伊斯蘭聖戰組織的成員,也得承認要散布訊息的話,英語是首選。而美國國力下滑,事實上更幫助了英語普及這讓人們不再認為它是霸權的語言。

法文或許有些機會成為通用語,但也只能排第二,無怪乎法國人對英語總是酸溜溜的。不過就算是法國企業,也只能對英語俯首稱臣。法國航空有次罷工的原因,正是因為該公司選擇以英語做為內部跨國連繫的語言。

中文成為通用語的機會不大,畢竟它對初學者來說實在是太過艱難,一個外來人很難說一口流利中文。而且就算你會說中文,也難以在方言百百種的中國暢行無阻。

中文的難以普及,也與國際政治情勢息息相關。皮尤研究中心指出,中國鄰國如菲律賓、越南、南韓、日本較能接受美國成為區域強權,而不是中國,這也說明了為何東協官方語言仍是英語。

中國勢力擴張在全球仍不大受歡迎,這也是英語及美國文化成為主流的原因之一。而中國的崛起,有時更讓人忽略了鄰國的經濟實力。比方說日本、韓國、越南、印尼、印度,其人口與經濟實力的總和超越了中國。

因此,中文取代英語成為國際通用語的機會不大。不過壞消息是,美國人會認為自己不需要學第二種語言,這對美國孩子將成為一種劣勢,因為大家都會說英文。

但至少,美國人能自己選擇要學何種第二種語言。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