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來,台灣每年都有許多各國觀光客,但2009年來大量的中國遊客來台灣觀光,幾乎改變了台灣原本的觀光業生態。政府當局已經把吸引中國遊客當作發展觀光業的主軸,只要中國遊客來的數量夠多,觀光局每年設立的經營目標可以輕而一舉達到效果。但這種吸引單一國家客源的模式,其實對台灣大多數人民和中小企業的生計幫助相當有限。

台灣政府近年來常常以發展觀光產業,來促進地方經濟發展,然後以觀光人次和觀光人潮的成長情況當作施政績效,提倡觀光業可以為地方政府帶來大量觀光財。2007年開放中國觀光客來台旅遊以來,人數從個位數暴增到400萬,政府開心地宣揚觀光政績,觀光外匯收入從2008年的新臺幣1871億元,逐年成長到20144376億元,成長134%,觀光外匯收入占GDP比例亦逐年提高,從20081.48%提高至20142.74%。後來開放中國籍旅客自由行,全台各地看見中國籍旅客的頻率越來越高,媒體渲染中國遊客帶來龐大的觀光外匯,同時讓觀光周邊的產業雨露均霑,包括餐廳、遊覽車、夜市、特產及百貨零售等周邊產業都能夠受惠。

12005~2015年各國來台旅遊人數變化(單位:萬人)

 

但事實上真的是如此嗎?難道大肆發展觀光業沒有後遺症?積極開發觀光業的成本很低?某些觀光業者還宣傳「中國人來台刺激消費,經濟就會好」,但台灣經濟真的有因為觀光客增加而變好嗎?

觀光客太多,將產生隱性負面成本

外國遊客到異地旅遊,除了在當地食衣住行娛樂等消費,帶來外匯錢財以外,其實還會造成當地很多隱性的負面成本。首先不管是地域型的觀光環境,還是消費型的觀光模式,都會有承受人數的上限,當遊客人數超過一個上限值,遊客們會產生排擠效應,不同的景點會吸引不同類型的遊客,像是高所得的遊客,他們的消費能力較強,但單位時間成本較高,景點往往因為遊客暴增而產生擁擠、排隊、喧嘩、治安問題,於是造成這些高消費力的遊客興致下降。如果遊客平均消費力下降,經濟效益下降,要支撐高品質和高價位的觀光等級,將變得更困難。如果觀光產業是低品質和低價位的發展模式,消耗大量環境資源和人力,只能產生較低的產值,那麼觀光業無疑是另一個「窮忙」的產業;近年來,許多中國旅客喜好的台灣熱門景點,因為旅客人數大幅增加,其他國家的遊客卻反而減少,這些就是典型的排擠效應。

22002~2014年觀光總收入(單位:億元新台幣)

12014年受訪旅客每人每日平均消費細項-依主要市場分 (單位:美元)

22014年全體、日本及中國觀光團體旅客之平均每人每日消費支出

32014年全體、日本及中國觀光團體旅客平均每人每日購物費之細項消費(單位:美元)

根據行政院觀光局的統計調查,以遊客成長速度最快,且數量最龐大的中國旅客來分析,中國旅客的主要消費在於購物,至少60%的中國遊客被旅行社安排多次的購物行程,平均每人每天消費是265.34美元。購物以外的餐飲、旅館、交通、娛樂、行程安排、雜項支出則是涵蓋在團費當中,費用低於100美元,主要的購物消費在於珠寶、玉器、服飾配件、名產、茶葉、化妝品,像是珊瑚、鑽石、伴手禮、玉石都很熱門,但主要消費利潤都掌握在各大旅行社背後的集團產業鏈裡面,不管是退佣分成還是精品採購利潤,其實跟大多數人民毫不相干。部分購物店家背後都有香港資方或者中資港籍企業涉入,交通行程主要就是安排大型遊覽車,那完全是少數企業壟斷整個市場,一般人民根本沒有涉入的機會,而中國遊客被旅行社安排的參觀景點,幾乎都是經過特定簽約模式,沿途的餐飲消費都是固定的景觀餐廳,背後都是旅行社或遊覽車業者的勢力。這些業者透過直接或親友、股東間接投資,整個利潤都掌握在手裡,住宿的飯店旅社更不用說了,都是直接隸屬於大型飯店集團或旅行社業者特定簽約合作,整個一條龍服務的觀光效益,都是掌握在少數政商關係良好的資本家手裡,忙碌的是那些領死薪水的服務業勞工,爆肝加班屢見不顯。

惡性競爭之下,觀光產業獲利有限

除此之外,中國主要的合格的觀光組團社約百家不到,而台灣有百家以上的地接社,中國業者是上游端。他們高興把團交給誰,誰就有生意做;台灣是下游端,競爭激烈,團費殺價、惡性競爭,加上中國的組團社抽成嚴重,中國旅客雖然數量龐大,但反而拉低台灣整體觀光產業的經營效率,對台灣的觀光業拉抬效益比歐美、日本、新加坡、南韓等外國遊客還低許多。雖然觀光外匯收入年年增加,但中國旅客從機場落地的那一刻起,到離開台灣土地,真正能帶給台灣的效益有多大?除了財富以外,仔細分析許多隱性成本,台灣可能損失的更多。

外國遊客到台灣旅遊,前幾大熱門景點是夜市、台北101、故宮博物院、中正紀念堂、日月潭、九份、墾丁、國父紀念館、太魯閣國家公園、阿里山、野柳等。不然看出,台灣除了許多人為的旅遊景點,還有許多寶貴的天然景象,台灣官方目前評量觀光業是否興盛的指標,主要在於遊客人數的成長,但是當遊客過度集中某個景點時,該景點吸引遊客的效益就會明顯下降,而且後續會有環境破壞、垃圾清潔、人員管理等成本。遊客越多,清潔人員和管理警力都得增加,才能讓景點正常運作,而不至於環境髒亂和交通流動癱瘓,而那些後續的成本,都是由台灣土地和台灣人民完全吸收。

很多台灣人在自己的家鄉,往往不願意前往中國遊客熱門的景點,例如高雄人很少去逛六合夜市,因為大量中國遊客導致人潮壅擠、娛樂餐飲費用偏高,當地人變相被觀光客排擠消費,許多著名的旅遊景點,本來是台灣人可以免費享受的天然環境,但經過觀光業者以超越環境負荷極限來經營以後,這些當地人的「享受」變成了少數業者「利益」,後續的生態環境維護費用和時間,其實都遠大於一時的觀光消費收入,這些都是過度開發旅遊業後的隱性成本,通通全民承擔。只靠提升遊客數量來增加觀光業產值,其實是不合乎成本的做法,完全失去永續經營的理念,日月潭、阿里山、墾丁、太魯閣、野柳、西子灣等,後代子孫可能永遠失去這些天然資源。

太過注重「商機」的結果,往往只會換來「銅臭味」。看好觀光人潮商機的商人,各個貪婪的想盡可能挖掘社會和大自然的資源,轉換為私人口袋的財富,政府沒有事前做好監督職責,只好後續花錢維護環境,觀光業的勞工出賣廉價勞力,台灣人民失去在地觀光娛樂,台灣自然生態遭到過度開發,唯一獲利的是少數的觀光業者。

於是,大多數的台灣人根本難以從觀光業撈到利潤,因為那些商業利潤只在特定少數業者身上;但大量人潮帶動消費商機的結果,有大幅成長的需求,只要供給跟不上,供需原則之下,價格自然上漲。許多景點的消費品和房價,同時也會被拉抬近年來宜蘭和花蓮的房價炒作飆漲,觀光客帶動的消費熱潮也是原因之一,許多景點的周邊住宿、餐廳、交通、民宿、娛樂設施,價格都被帶動成長,一些消費品甚至高到當地人都買不下去。

即使是第一線的旅遊業者,大多數都疲於奔命的服務中國遊客,而中國旅行業者看穿台灣旅行社業者「怕沒團可接」的恐懼,甚至長期虧欠團費高達數億元。中國遊客在台灣旅遊,有些遊客會有醫療行為,但離境台灣卻不負擔醫療費用,讓台灣醫療業累積呆帳近億元,或者旅行社代墊龐大醫療費用;整體評估下來,台灣為了賺中國旅客那「貌似強勁」的購買力,付出的代價其實相當大,除了科技業、製造業、餐飲業、醫療業,台灣連觀光業都在廉價出賣勞力。仔細想想,如果觀光業是靠吸引大量中低品質遊客,為了少數人的利益,卻拖累了整個觀光業,甚至還破壞了台灣的自然景觀與部分人文環境,這樣真的值得嗎?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