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數不清是第幾個夜晚,阿克又在半夜想到冷笑話,還硬把老婆叫醒,要說給她聽。妻子為求一夜好眠,說服阿克以後把想到的笑話寫下來,不要直接把她叫醒。結果,沒有幾天,阿克已經累積出500頁的笑話集。

阿克的妻子忍了5年後,終於受不了,也開始擔心另一半是個怪咖,終於求醫問診找上神經科醫師曼德茲。曼德茲回憶問診阿克時的情形寫道:「在我們談話過程中,阿克還是一直丟出笑話,有時候甚至很難打斷他。」

「funny things」的圖片搜尋結果

曼德茲診斷出阿克是罹患了「Witzelsucht」意思是「自娛式玩笑癖」,而且罹患的原因似乎跟5年間兩度中風有關。5年的中風嚴重傷害阿克大腦的左尾狀核,但更早一點的前額葉病變,可能就是導致他幾近病態狂講冷笑話的原因。

BBC報導,德國神經學家佛斯特應該算是醫界最早發現此病症的人之一。1929年,他幫一名男性病患切除腫瘤。當時,在病患有意識下進行手術算是普遍的作法。當佛斯特開始處理癌症擴散時,這名病患卻突然奔放的胡言亂語,雙關語大爆發。同年,精神病醫師布瑞爾也表示看到多名病患對「任何事、每一件事大開玩笑」。

從那年開始,醫界提出許多光怪陸離的病例。比方說,這些病患一點都不覺得別人的笑話好笑,但卻認為自己是搞笑之王,阿克正是其中一例。若要說,他們有什麼共通之處,那便是額葉腦損壞。

阿克後來也出現其他性格變化,包括順手牽羊偷糖果、調戲年輕女性,還變得喜歡囤積一些可以回收的物品。

對笑話的品味  與腦功能有關

先看看下面這個笑話:

3個又餓又渴的男人在沙漠上救出神燈巨人,巨人於是同意給他們每人一個願望。

第一個男人說,他想要離開荒蕪沙漠回家。巨人讓他如願。第二個男人也說要回家,巨人為他實現願望。第三個男人則說,我在這裡好無聊,請讓剛剛那兩個朋友回來陪我。

這個笑話很舊,但假設是第一次聽到這個笑話,怎麼樣才會覺得好笑?

首先,笑話通常會在最後埋一個出乎意料的哏,聽笑話的人必須抓到其中的邏輯。另外,在這個笑話裡,還要想像身處沙漠的處境。

聽懂笑話牽涉腦部的額葉腦區域運作,也就是阿克受損的腦部區域。這個區域受損後,便無法理解笑話中畫龍點睛的部份,因此抓不到「哏」。

矛盾的是,這種腦部受損似乎會造成「無法抑制」額葉和快感中心之間的部份信號。因此,病患會覺得別人的笑話不好笑,但自己從生活中突發奇想的關聯或諧音卻好笑到不行。

倫敦大學學院教授華倫說,有必要進一步研究「自娛式玩笑癖」和額顳葉型失智症。因為這些症狀可能導致病患難以捉摸他人的感受,也無法體察他人的動機,讓詐騙集團有機可乘。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