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0628

 

幾個禮拜過去了,李奇還沒解出朱莉字條上那四個數字的含意。

他知道與黎曲的課應該只剩最後一堂了,因為根據電阻色環的編碼,就只剩排在最末的銀色還沒出現。這段時間以來,李奇一直覺得他與黎曲那個穿越時空的旅人有些隱隱的連結,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但彼此間有些心電感應是肯定的。因此,李奇每天都將朱莉給他的木盒帶在書包裡,他感覺黎曲有能力解開字條的祕密,因此想要在遇到黎曲時,請黎曲幫忙解讀。

這是學期的最後一天,下午不上課,李奇跟同學在籃球場上打了一整個下午的球。接近傍晚時,一位同學提議到校園內的「莒廬」稍作休息再回家。莒廬是金門高中提供給校長的宿舍,他們從沒有人進去過,因此當聽到這個提議時,大家都感到驚訝。不過提議的同學解釋後,大家才鬆了一口氣,原來那位同學的父親幾天前剛接任校長。

於是同學們紛紛收拾起書包、衣物,興高采烈地期待著進莒廬參觀。但是,李奇心中卻氤起了一團惆悵的迷霧 - 黎曲說他是代理校長,但新校長來了,難道黎曲已經走了,不會再出現了?

李奇不敢將這心事告訴同學,他知道講出來一定會被笑,甚至會被懷疑精神錯亂,因此當走進莒廬時,他都還是懷著憂心,沒特別留意屋內的裝潢擺設。一直等到他在淡蘋果綠的絨布沙發上坐下,抱起嫩黃與米白條紋相間的大靠枕,腦中才隱約浮起一個似曾相識的感覺。而當他看向沙發前方的矮玻璃桌,拿起桌上的書本隨意漫翻時,那感覺更強烈了,不過他還是無法分辨那個感覺從何而來。

這時一位原本站著的同學想擠進這個已坐了兩人的雙人沙發座,因此李奇往側邊挪去,將左半身緊貼著沙發扶手,但卻被一個尖硬的東西刺了一下。

李奇伸手到臀部底下,將那物件取出,才看了一眼,不由得訝異,不知這個通常只會在實驗室才見到的東西為什麼會出現在沙發上。不過他沒多想,隨手就將那根印有四圈色環的電阻夾進手上拿的書本中。

忽然,一道紫電竄過腦門,他知道了,他知道那個似曾相識的感覺是什麼了!

李奇匆忙打開夾著電阻的那書頁,果然沒錯,頁面上是斗大的笛卡兒名言「我思故我在 (I think, therefore I am)」。

李奇全身一陣雞皮疙瘩,原來這就是他頭一次跟黎曲見面的地方,而原來書本上的電阻是他自己夾放進去的。只不過是,事情發生的先後順序顯然是地球上的邏輯說不通的,而原本熟悉的時空似乎錯亂了。

就在這個悸動的當下,空氣似乎冰凍了,喧鬧的廳堂似乎空寂了。李奇緊張地將看著書頁的頭慢慢抬起,果然,一如他所猜想的,同學都不見了,他又回到了紅龍滿天、遇到黎曲的那個晚上。

李奇瞄了一眼左側的大落地窗,沒見到黎曲,於是望向前方暗處的大木桌,卻只看見一隻銀色的貓咪正磨蹭著插滿玫瑰花束的金魚缸型玻璃花器。

李奇有些意外,便緩緩擺頭往那木桌週遭巡視了一遍,但是並沒看到半個人影,正感到失望,卻驚見那銀貓正優雅地將玫瑰花莖一根根銜出玻璃瓶,並一根根懸浮地擺在空中。然後,那擺就定位的玫瑰花竟淡淡亮了起來,隱隱地發出電阻色環上那像珠粉般的十二色光芒。

 

『第十二課  放下(Freeing Yourself) 

看到那玫瑰花束排成的課題,李奇一顆高懸的心總算放下了,他知道又要跟黎曲見面了,而這也將是他們最後一次的會面。李奇擔心待會只顧著聽黎曲講課而忘了請他幫忙解謎,因此趕緊低下頭來打開書包,取出朱莉給他的小布袋,並兩手輕握地將它放在膝上,然後滿心歡喜地等待黎曲現身。

不過,當他抬起頭時,眼前不是黎曲,而是一位滿頭長髮、滿臉長鬚的大漢。在那壯漢肩上稍高處則飛舞著那隻薛丁格的貓,雖然姿態神情一如以往地優雅,但是尾巴卻不斷變換著電阻色環的十二個顏色,看得李奇都煩躁了起來。

 

聚焦才能發出單一的腦波頻率  專注才能讓腦波持續共振增幅 

「是不是看得很不舒服,那條貓尾巴不停地閃、不停地變換顏色?」

李奇一聽到這個聲音,立刻將那大漢及彩色貓甩到腦後,興奮地轉向右側,跟坐在單人沙發上的黎曲問好。

「如果你想東想西地,不把思慮專注在真心渴望的事物上,那麼你所發出來的腦波頻率就會雜亂無章,就像那貓咪尾巴上變幻莫測的顏色一樣,不僅把你惹得心煩氣躁,更會讓你一事無成。」

黎曲接著往薛丁格的貓一指,並說道:「但是,如果你心無旁騖,專心一志地聚焦在你所想要的畫面上,那麼你就能發出強大而單一的腦波頻率,將這貓咪變成能跟你所想要的東西起共鳴的富裕之鑰,幫你打開富裕宮殿的大門。」

李奇對這些道理已知之甚詳,因此略感無聊,不過腦子裡忽然閃過一個好玩的念頭,於是不理會黎曲,兀自專注地想著即將來臨的期末考結束後同學跟他恭喜考得很好的畫面。然後,有趣的事情發生了,果然就如他所料想的,那貓尾巴不再閃爍不定了,而是恆定地亮著漂亮的寶石藍光芒。

李奇見方法奏效,忍不住又專注地想了幾個不同的場景,而那貓尾巴也一如所願地依不同的情境恆定地呈現出不同的美麗顏色。

李奇很高興他的新發現,兩手不禁得意地用力一握,但拳沒握成,指尖卻按捏在內藏木盒的小布袋上。剎那間,絨布袋的觸感提醒他可以試試他更關心的那件事,於是便專注地想像有一天將與朱莉重逢在瓦倫西亞的橙花樹下。只才半晌,果不負他所望,那貓尾巴定定靜靜地發出紫紅色的亮豔光彩,就像跟朱莉在古崗湖上划船時所見到的紫紅魚一樣。

李奇欣賞著那漂亮的色澤,但是只才一會,那薛丁格的貓竟炫目一閃,憑空消失了,眼前只剩下那坐躺在俄式大靠背沙發上的長鬚大漢。不過,當仔細打量時,李奇才發覺椅背頂端還坐著一對緊緊牽著手的小精靈,其中一位一臉專注的神情,另一位則全身透明得跟海天使一般,不留心看還真看不出來。

 

「專注」才能抓滿罐中的糖果  適度「放下」才能將糖取出 

「那是俄羅斯化學家門得列夫(Dmitri Mendeleev18341907),坐在他背後的是『專注小精靈(Elf of Concentration)』和『放下小精靈(Elf of Letting Go)』。」

「放下小精靈?好奇怪的名字,」李奇心中暗歎了一聲。雖然之前已見識過「選擇小精靈」、「可能小精靈」、「流通小精靈」等怪名字的精靈,但都沒有「放下小精靈」的怪。放下?放下什麼呢?

李奇心中還嘀咕著,黎曲已接著說道:「他想要用某種方式將當時已知的63種元素有系統地組織起來。他專注在這個問題上已經非常久了,但是都找不到方法。不過,他一直有個強烈的感覺,覺得那個組織分類的方式應該跟原子序有關。」

「週期表的故事?」李奇在化學課聽過門得列夫、也學過週期表,但詳細的故事卻沒聽過,因此語氣充滿了興奮的期待。

「雖然他知道應該往什麼方向研究,但窮盡了各種邏輯推理,都不得其法。然後,就在一個筋疲力竭的夜晚,他決定輕鬆一下,暫時將那惱人的問題擱置一旁。因此,他端了杯鍾愛的伏特加,坐躺進舒軟的大沙發椅裡,享受著那個清寂的靜夜……」

黎曲原想再多製造一些懸疑的氣氛,但是看到李奇顯露出急於知道結局的神情,便打消主意,不再賣關子,但仍用略帶神祕語調的口吻說道:「沒多久,他睡著了。睡夢中,他看到了一片寧謐漆黑的湖水。」

李奇專注地聽著,不覺間竟然也進入了門得列夫的夢中,看到了那片漆黑的湖水。李奇驚喜地看著那微漾的水光,只才半晌,就見水底深處幽幽地冒起一顆顆中心透露著淡淡紫紅光澤的螢白色泡泡。小水泡緩緩地往湖面飄浮上去,當接近水面時,就輕輕地爆開,散成碎碎的螢白小水花,並從中游出漂亮的紫紅魚來。看到那些小得比念珠還要小的紫紅魚,李奇忍不住驚呼出聲:「SELF!沒有尾巴的魚!」

這時,不知何由,那些細碎水花慢慢地聚集,在黝黑的湖心上形成幾根歪歪扭扭的螢白線條。然後,又一會之後,那些像小學生畫出來的歪曲線條隨著水波盪漾而飄移、轉向。再隔半晌,那些長短不等的線條竟組成了一張美麗的表格。接著,那些紫紅魚像是瞧見了溫暖小窩一般,三五結隊雀躍地游進那張圖表的小方格內。

李奇心中驚叫了出來:「週期表!原來他是在夢中得到週期表的靈感!」

「門得列夫」的圖片搜尋結果

 

放下才能讓潛意識不受干擾地運作 

「沒有行動,什麼都成就不了。行動 - 而且是非常專注的行動 - 才能讓潛意識穩定地、持續不懈地發出可以吸引到你所想要事物的腦波頻率。但是,當你的專注到達頂峰時,就要放下(Letting Go)。」

「放下?放下什麼?」李奇滿腦子疑惑地問。

「把你所專注的東西從心裡放下,讓你的腦子『自然』清空。」

「為什麼?」

「你不放下,一直擺在心上,你所專注的就不會只是你所想要的東西而已。你的潛意識會在你不知不覺的情況下讓你分神,讓你專注在你做得好不好、能不能得到、有沒有得到等等的雜念上。」

李奇恍然大悟,高興地說:「那樣反而會讓我們發出恐懼『得不到』的頻率,吸引來那些讓我們『得不到』的事情不斷地發生。」

「是的,就是這樣,你會吸引到你潛意識中所恐懼的。潛意識是很細微、敏感的,你必須小心照顧你的潛意識,不要讓會對你造成不好影響的念頭跑進去。潛意識很容易放大你的恐懼,就算是你意識所沒察覺到的恐懼,一旦進入了潛意識中,也會被放大,因為這跟我們求生的本能有關。」

看到李奇不住地點頭,黎曲又繼續說道:「假設門得列夫一昧地依賴理性邏輯的思考,那麼他一定會充滿疑慮與恐慌,因為已經用盡了邏輯推演,還是找不到建構週期表的方法。而如果他不肯放下,仍是執迷、專注地用理性來尋找解答,那麼恐慌的情緒必定會愈來愈盛,讓他發出更找不到正確答案的腦波頻率。」

 

當理性放手  潛意識就會接手 

「但是,門得列夫不是這麼做。他是放下,他將理性意識放開,將他所專注思考的事放開。當他這麼做時,潛意識就自由了。這時,沒有了理性意識的干擾,也不再受到已知知識的羈絆,潛意識就可以盡情狂放地馳騁、想像,無所羈束地從未知、從宇宙深處汲取它所須要的靈感。」

黎曲說完後,招了招手,就見那對緊緊牽著手的小精靈飛近前來。

「『專注(Concentration)』跟『放下(Letting Go)』永遠是手牽著手,相偎相依。當你有了一個美好的心願,你一定要專注地行動,朝你想要的目標前進。然後,你要放下,鬆開你的意識,將你的潛意識解放出來,讓它接手幫你完成心願。愛因斯坦說『邏輯能讓你規規矩矩地從A走到B;想像力卻能讓你上天下地,悠遊四海(Logic will get you from A to B. Imagination will take you everywhere.)』就是這個道理。」

李奇用心體會了一會,然後說:「這堂課剛開始時,課題的『放下(Freeing Yourself)』跟『放下小精靈(Elf of Letting Go)』名字中的用語並不相同,是不是因為……」

聽到李奇將尾音拉長,想說卻又不是很有把握的樣子,黎曲便慈祥地看著他,鼓勵他往下講。

「『Letting Go』只是一個為了讓大家聽得懂而採用的通俗說法……」

李奇沉吟了一會,又繼續說道:「感覺起來,『Letting Go』不像是主動地放下,而比較像是事出無奈、不得已只好放手的那種放下,在心情上是有點情非得已,甚至是自我安慰的。」

李奇看到黎曲給出一個讚賞的眼神,便又說道:「我想,真正跟『專注』手牽著手,讓潛意識盡情馳騁的應該不是略帶消極色彩的『Letting Go』,而是主動放手、積極解放自我的『Freeing Yourself』。是不是這樣?」

黎曲忍不住雙手互擊一掌,開心地說道:「太好了,你完全懂了。真正能讓潛意識盡情揮灑的就是解放你自己,用輕鬆、自在的態度將你專注的事情『自然地』放下,讓你的理性意識『自然地』鬆開,讓你所熟悉的知識『自然地』飄泊離去,完全信任你的潛意識,聽憑你的感性帶領你在宇宙遨遊想像。」

李奇聽到黎曲連續三次強調「自然地」,不由得會心一笑。

「千萬要注意,」黎曲繼續說道:「這個過程必須是自然、自在、不強迫地。因為,如果是強迫自己放下,那就代表你心裡頭有很深的執著,你的潛意識對你能不能做成功的關注可能更勝過對那件事情本身的關注,所以你才須要對抗潛意識的雜念,強迫自己放下。這時,你的雜念所發射出來的腦波就會讓你吸引到你所不想要的結果。」

「要怎麼樣才能『自然地』放下,『自然地』解放自己呢?」李奇問。

 

全心全意地投入  就像孩子玩得忘了時間 

「你必須非常、非常地專注,就像孩子在草地上玩耍一樣,總是全心全意地投入,玩得非常地盡興。而且,常常是玩到太陽快下山了,才驚覺已經度過了一個非常美好的下午,然後才依依不捨地離開。」

李奇回想著自己孩童時的經驗,發現就算到了現在,他還是會經常玩得忘了時間。剎那間,他聽懂了,於是說:「這就像您剛才說的,專注在事情本身,而不是分神去想事情能不能成功。」

「完全正確。當你專注得像孩子玩耍般、全心全意投入在你所想要的事物時,你的心就會被那個事物本身占滿,你不會再有多餘的心力去管成不成功。這時,你沒有了得失心,因此也根本沒有所謂放下(Letting Go)或不放下(Not Letting Go)的問題,你已經是『自然地』放下(Freeing Yourself)了,你已將你的潛意識解放出來了。」

「所以,只要全神貫注就能自然地放下?」

「正是如此。你可以運用全面感知來體會你夠不夠專注、夠不夠投入。只要有得失心,就是不夠專注。但是,千萬不要責備自己,繼續專注,繼續投入。有雜念及患得患失的心情時,想一想孩童時的經驗,想一想玩得忘了時間的美好畫面。」

黎曲說完後,看了李奇一會,只見他兩眼閃著有如深秋潭水般的清澈光彩。

看到李奇心領神會、打從心底歡喜的神色,黎曲知道這十二堂課都值得了。這時,他才注意到李奇一直將一個蘋果綠的小布袋扶握在他的膝上。

李奇看到黎曲盯著他的小布袋看,便微赧地說道:「我知道我們是跨越平行宇宙來相見的時空旅人,照理說來應該只是量子力學所說的機率式偶遇而已,而不是有什麼特別的關聯才對。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跟您相處時,常常會有一種奇怪的感覺……」

「什麼感覺?」黎曲好奇地問。

「有時候是似曾相識,有時候卻像是心靈感應……」

黎曲嚇了一跳,原來不單只是他自己有這種感覺,原來李奇竟然也有。

「因此……我想或許可以請您幫我解一個謎。」

李奇說完後,握著小布袋的雙手微微顫了一下。那動作雖然輕微,但黎曲卻注意到了。

「跟那個布袋有關?」

李奇點點頭,將小布袋打開,取出木盒,然後遞給站了起來、已經走到他面前的黎曲。

黎曲接過木盒,看了一眼後,疑惑地問道:「739?」

李奇訝異地看著黎曲,不知道為什麼黎曲才看了一眼就知道紫、橙、白三色所對應的數字。

黎曲用目光徵得李奇同意後,將數字轉環撥到739,接著打開盒蓋,但卻吃了一驚,他沒想到盒中空空如也,只有一張泛黃的紙條。不過,當他取出紙條後,他的臉色變了。

李奇吃驚地看著雙手微微顫抖的黎曲,不明白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正納悶之際,忽見黎曲緊張地將木盒闔上,並面容疑慮地盯著數字鎖上頭的那三個色點看。

李奇屏著息,不敢作聲。不覺間,空氣中氤起了一陣詭譎的寒意。

李奇渾身不自在地抵抗著那詭異的氛圍。忽然,他聽到了一個似有若無的聲響,感覺是黎曲輕嘆地發了一個「vaʊ」的單音。李奇正要仔細分辨那是什麼含意,但是,黎曲已揚起頭,看著他,表情充滿焦急與迷惑地一連問了許多關於盒子來歷的問題。

李奇忍著心中不斷湧起的巨大疑雲,仔仔細細告訴黎曲他與朱莉的故事,但卻見黎曲不但沒有因為知道來龍去脈而變輕鬆,反倒是神色愈來愈凝重。

然後,就在李奇被那沉重的氣氛壓得快喘不過氣時,忽然黎曲乾著嗓子、略顯不自在地開口了。

「那女孩叫什麼名字?是不是……」

「朱莉,她叫朱莉,」李奇滿腹迷疑,不知道為什麼黎曲會對朱莉感到好奇,但因他也急著想知道原因,所以便迫不急待地搶著說。

一聽到這個名字,一霎間,黎曲再也支撐不住,整個人癱軟了下來,並往沙發跌坐了下去。而於此同時,他手中的木盒翻墜了,紙條也飛落了。

李奇趕忙由沙發騰起,跨前一步,伸手去接他心愛的木盒。但是,在電光石火的一瞬間,李奇卻看到一隻黑貓在空中翻滾了一圈,然後落到他的手上。

李奇嚇了一跳,根本來不及反應是怎麼回事。不過,當他匆忙地凝神往手中細看時,卻發覺端躺在手掌中的並不是黑貓,而是朱莉給他的那個小木盒。而當他往一尺開外的地板看去時,那飛落的紙片也剛好著地,紙面上正是讓他百思不解的那四個數字……0628

只是,從他的角度看去,那紙片順時針斜躺著約七、八十度,因此讓他無意中又吃了一驚,因為四位數字最後頭的那個8似乎不再是個數字,而是變幻成了一個跟富裕力息息相關的特殊數學符號……

 

Win Driver New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