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會計師事務所安達信(Arthur Andersen2002 年因安然醜聞而轟然倒下至今令人們心有餘悸。如今,類似的幽靈悄然附着在「四大」之一 KPMG 身上。

過去 12 個月,KPMG 傳出一連串極具破壞性的負面消息,令監管機構、競爭對手和客戶們對這家審計巨頭的實力發出了嚴肅的質疑。

據英國金融時報報導,英國央行下屬監管銀行和金融業的機構審慎監管局(Prudential Regulation Authority)已經向金融機構和其他監管機構發出問詢,要求審視 KPMG 是否存在生存能力方面的風險。

報導援引參與討論的三位知情人士稱,審慎監管局就KPMG的現有客戶會否終止商業合作、是否還能贏得新客戶而開展調查。此前,KPMG在南非遭遇潮水般的批評,其大客戶英國第二大建築商Carillion今年1月破產倒閉也令其引火上身。

報導還稱,一位監管機構官員私下表示,KPMG 目前面臨的問題看起來像是「一場完美風暴」。

重重窘境陷入一系列醜聞

KPMG 捲入了橫跨三大洲的數起重大醜聞。

南非-- KPMG設在南非的分公司去年因涉及臭名昭著的南非古普塔家族(Gupta family)的政治獻金醜聞而招致外界猛烈抨擊。

南非豪門古普塔家族一直都因與南非總統祖馬的密切關係而備受爭議,並屢屢被傳出干政。去年,該家族在南非政壇劇烈動盪、掀起轟轟烈烈的反腐運動之際被曝出政治獻金醜聞。

直接讓 KPMG 南非名譽掃地的是古普塔家族的一場婚禮。根據當時的報導,古普塔家族2013 年為家族成員舉行奢華婚禮,眾多權貴出席,包括KPMG負責南非業務的4 位合夥人。這場婚禮的巨額費用赫然列入與古普塔家族投資集團 Oakbay Group 有關聯的 Linkway Trading 公司的支出項目中——後者的資金是南非政府對牛奶農場的撥款。這引發南非全民公憤,古普塔家族被指涉嫌對政府公共資金進行洗錢和挪用。

然而,負責為 Linkway Trading 公司提供審計服務的 KPMG 卻沒有指出這個行為,還簽署了無保留意見的審計報告。醜聞曝光之後,KPMG 的最大私營部門客戶非洲巴克萊銀行斷絕了與該分公司的商務往來,南非政府與之簽訂的合約也被取消。隨後,包括南非聯合銀行和 Redefine Properties 等南非知名企業開始介入這一事件的調查。

KPMG南非迅速發表聲明否認捲入洗錢等指控,稱公司已於2016年辭去 Linkway Trading 公司審計師職務,出席豪門婚宴的合夥人是自費出席,且事先獲得了事務所風險管理部門和管理層委員會的批准,並未違反獨立性原則。

KPMG總部仍對此事嚴肅處理,將南非分公司包括CEO、總裁、COO、出席婚禮的四位合夥人及另一位審計主管合夥人等在內的全套高級管理人員全部辭退。今年5月,KPMG 南非分公司向外界證實其正在「重新考慮公司在南非的未來」。次月,該公司又宣布裁員400人,還計劃關閉部分區域辦公室,僅保留約翰內斯堡、開普敦、德班和伊麗莎白港這 4 個區域中心。

歐洲 -- 今年 1 月中旬,擁有約 200 年歷史的英國建築巨頭 Carillion 因背負巨額負債、遭銀行拒絕貸款而破產清算。那是英國十年以來規模最大的破產案,令監管機構頗為震驚。

Carillion 最後一份年度財報中,KPMG 表示該公司有足夠的實力,「至少還能存活三年」。但此後不到3個月,Carillion就稱高估了營收、現金和資金,隨即提交破產申請,導致其40000多名員工被迫面臨失業,股票投資者血本無歸。過去19年,KPMG 一直為 Carillion 提供審計服務,收費2900萬英鎊。

英國投資人協會主席 Martin White、英國資產管理公司 Sarasin & Partners 高管 Natasha Landell-Mills 在一封聯名信函中要求調查 KPMG:「雖然各方都有過錯,但真正的罪魁禍首是審計失誤,那讓 Carillion 可以虛報盈利和資本,以至於他們得以增加借款好發放現金股息和紅利。」

隨後,英國財務報告理事會(FRC)就該公司外部審計師 KPMG 的審計工作展開調查,審視 KPMG 是否違反了職業道德和審計技術準則,以及 KPMG 對該公司重大合約收入的確認和養老金會計的意見。

英國工商專責委員會和就業與退休金委員會在其長達 100 頁的聯合報告中稱,KPMG 沒有一次證明其審計意見的合理性,還簽字認可了客戶董事們的越來越不切實際的數字。

今年6月,FRC 猛烈批評 KPMG,稱其今年甚至過去五年的審計工作質量出現「令人無法接受的下滑」。該委員會稱,普華永道、安永和德勤的工作質量也都有所下滑,但 KPMG 的狀況是最糟糕的。

FRC 認為,會計師事務所的審計工作質量整體下滑是由多種因素造成的,包括難以挑戰管理層以及審計機構整體上缺乏恰當的懷疑態度等。

北美-- 今年年初, 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起訴前 KPMG 美國三位高級合夥人,指控他們以 KPMG 職位為餌,從美國上市公司會計監督委員會(PCAOB)三位前員工手中不當獲取和利用 PCAOB 內部的年度評審機密資訊,藉此事先做好應對評審的準備。監管部門把該事件比喻為「偷竊試卷」。

上述行為被發現後不久,六名當事人分別被解僱、辭職或被停職,然後分別離開 KPMG PCAOB

以上只是 KPMG 過去數年涉及的負面消息中影響較大的幾宗,監管當局此前還譴責事務所在更為久遠的金融危機期間的行為。

英國議會銀行業標準委員會在 2013 年的一份報告中批評包括 KPMG 在內的四大審計人員未能發現導致金融危機的金融不穩定跡象,稱他們當年未能向銀行客戶提示其資產負債表上新增的金融敞口風險,並且「經審核的帳目明顯未能準確地告知用戶有關銀行的財務狀況」。

財務問題

KPMG 正處於利潤下滑、開支驟增的財務漩渦之中。

受一系列投資減記及法律訴訟等一次性成本衝擊,KPMG2017 財年息稅前利潤大幅下滑,幾乎減少1/5,至3.01億英鎊。同時,該事務所為潛在的罰款和法律成本預留的資金幾乎翻了一倍,高達5600萬英鎊,占利潤降幅的1/3以上。

去年8月中旬,KPMG 同意支付超過 620 萬美元罰款,以了結其對美國油氣公司 Miller Energy Resources 資產高估超過 100 倍的審計報告會計欺詐指控。

「太大而不能倒」?分拆?

目前,監管機構、投資者和學者們現在都在擔心,包括 KPMG 在內,「四大」是否像世界上規模最大的銀行一樣變得「太大而不能倒」。

金融時報稱,一位就職於其中一家KPMG大客戶公司的匿名高級經理認為,KPMG 根本不能被允許倒閉 -- 這個市場上沒有其他公司能承擔起彌補缺口的能力。

代表英國散戶的組織 ShareSoc 經理 Cliff Weight 也認為,「四大」規模太大了,無法輕易倒閉。不過他並未排除其中一家倒閉的可能性,稱整個審計體系過於脆弱,可能無法生存。有一家可能倒下從而使得「四大」變「三大」的這種風險不容小覷。

Cliff Weight 還針對 KPMG 提出了一個新的構想——拆分:

KPMG 過於重要以至於不能倒下。我建議,KPMG 可以把非審計業務獨立出去,分拆成一個單獨的公司,其審計部門可以繼續專注於審計業務。這將使他們被迫投入更多以確保很好地完成審計工作。

這與一些監管者的想法吻合。在英國 Carillion 破產後,英國議會專責委員會建議英國政府將四大審計公司交由反壟斷監管機構考慮進行分拆。

「四大」在全球審計領域處於無可置疑的霸權地位。僅在歐盟,針對上市公司提供財務審計「四大」的市場市佔率超過90%。在英國和美國市場,這一比例甚至高達 99%。四家事務所去年在全球的合計收入高達 1340 億美元。

全球審計體系的弊端

KPMG 並非唯一一家備受指責的會計師事務所。事實上,現行的全球審計體系正遭受外界非議。

據華爾街日報,英國工商專責委員會和就業與退休金委員會在上文提及的聯合報告中稱,Carillion 破產案表明,審計公司是無法對目標公司獨立進行必要質疑的安逸俱樂部。自 Carillion 破產以來,審計行業出現了信任危機的風險。

上述委員會表示,KPMG 審計失敗不是孤立現象,而是整個市場的一個症候,這個市場有利於四大審計公司,但不利於整體經濟,處處都存在利益衝突。

此前,四大都曾發生嚴重審計失誤的行為。2011年,德勤(Deloitte)不僅身為西班牙 Bankia 銀行集團的審計師,還負責制定會計賬目,完全背離了審計獨立性的基本原則。德勤還在 Bankia IPO 招股書上宣稱該行已盈利,且財務體系健全。然而,這家銀行在 IPO 不到一年之後就因財務問題宣告倒閉。

就在本月初,普華永道(PwC)被美國地區法院法官 Barbara Rothstein 判罰 6.25 億美元, 創出了史上最高的會計師事務所罰單記錄。該事務所被調查出在審計過程中疏忽大意,未能發現阿拉巴馬州銀行 Colonial Bank 的重點客戶存在大規模欺詐舞弊行為,助推該銀行於 2009 年宣告破產,從而令訴訟原告美國聯邦存款保險公司損失了數十億美元。

去年 10 月,SEC 宣布安永(EY)將支付 1180 萬美元了結對美國油服巨頭的審計失職指控。2010 年,安永遭紐約總檢察長 Andrew Cuomo 起訴,指責其幫助雷曼兄弟粉飾財務狀況逾七年之久,利用「庫藏股 105」為雷曼兄弟暫時性轉移資產達 500 億美元。那是當時近十年來美國官方對會計師事務所提起的最大規模的訴訟。數據顯示,在雷曼倒閉前的十年,安永從雷曼賺取了超過 1.85 億美元。

儘管在金融危機中的不當審計助推了危機的發生及嚴重損失,但審計事務所仍沒有很好地完成對銀行的審計,這引起的擔憂遠不止於此——在危機爆發的前幾年裡,「四大」的金融服務收入出現了戲劇性的增加,其審計角色和諮詢服務之間存在的利益衝突至今為人詬病。

美國金融部落格 wolfstreet 稱,「四大」在其所涉足的行業中的影響力是無與倫比的。他們的成員及前成員構成的無形的組織控制了全球會計產業的國際和國內標準制定,確保遊戲規則適合事務所和客戶。

不僅如此,他們的影響力還延伸到了政府的核心。文章引述知名記者 Richard Brooks 的話稱:「沒有四大捲入,就沒有重大的政策改變。」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