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從SARSH5N1開始,公衛專家、學者就已經警覺大流行疾病的可怕威力,到後來的MERS、伊波拉與茲卡病毒,公衛界或雜誌業都紛紛警告,需要提早準備應對下一次的大流行,尤其是看似領導無方的川普政府。但公衛界大聲疾呼聲徹雲霄,卻總難吸引關切的眼神。

就像希臘神話中,預言百分百命中但無人相信的卡桑德拉,美國傳染病學家奧斯特霍姆與美國作家歐爾薛克的著作老早就提醒,21世紀人類面對大流行疾病的應變能力,與1918年造成1700萬人死亡的西班牙大流感相差不遠,也就是人類雖然過了100年,在面對大型傳染病上仍束手無策。

根據知名政治學者福山對各國的壓力測試評估,只有少數國家通過,而這些國家的特徵包括:國家局勢穩定、社會連結很強與擁有穩定的領導階層。美國政治學家艾倫也分析,美國早期對新冠疫情的應變,除了聯邦主義與差勁的領導外,還有缺乏共同的社會目標。國際關係學者派崔克則分析,國際各自為政、瘋狂尋找代罪羔羊的情況也一直非常類似。

許多國家的政客都將疫情蔓延歸咎於可怕的外國人移入,以掩飾政府的防疫無能,甚至歸納出全球化就是新冠肺炎的罪魁禍首,每個國家應該要像北韓一樣自我封鎖才能減少疫情帶給各國的衝擊。現在都已經是21世紀,全球經濟、知識比過往普及方便、連結更加快速的年代,卻出現這樣反智的浪潮。

事實上,殺死人類的並不是彼此連結,而是互相漠不關心、沒有合作所產生的連結。因此疫情的解方並非各國漸行漸遠,而是在醫療、普世抗疫的社會共識上有更多交流,全世界的醫生與科學家針對「抗疫」這個共同目的分頭行動,發揮他們的天賦與資源,彼此互相交流、討論,讓人類團結起來,面對新冠病毒共業。

https://www.foreignaffairs.com/issue-packages/2020-06-03/world-after-pandemic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