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頁岩油出不斷增加,已大幅減低美國從尼日及阿爾及利亞等國的輕質原油進口,過去兩年的降幅已超過五成。

 “美國頁岩氣及頁岩油所生的衝擊...幾乎遍及全球油市的各個角落,”IEA在其2013年中期原油市場報告中寫道。

2013年前三個月,美國煉油業者進口的原油數量降至6.81億桶,低於2011及2012年同期的7.85-8.0億桶。

進口減少的部分全數集中在輕質原油,也就是與美國國Bakken及Eagle Ford等頁岩油最直接競爭的品種。事實上過去兩年中質及重質原油進口有增無減。

根據美國能源資料協會(EIA)數據,2013年第一季API比重35級或以上的輕質原油進口降至僅7,600萬桶,2012年同期進口為1.30億桶,2011年時進口1.62億桶。(API是衡量原油比重的指標,數字越大代表越輕質的原油)

來自尼日的進口下滑超過5,200萬桶,對阿爾及利亞原油的進口減少2,100萬桶。尼日所原油多數為含硫量極低的輕質原油。

目前的法律限制了美國原油的出口,但通過取代尼日和阿爾及利亞同等數量的輕質原油,並迫使這些國家到歐洲和亞洲尋找新的市場,美國頁岩油正在實際上打入全球市場。

其結果是,全球原油供應品類會變得更輕質(且含硫更低),從根本上改變輕質-低硫和重質-高硫原油之間的定價關係,並大大降低煉廠需為布蘭特原油等輕質原油支付的傳統升水(premium)水準。

不過,與此同時,美國的煉油廠正轉向能更多柴油的較重質原油,因為汽車能效和乙醇混合技術的改善在一點一點侵蝕美國的汽油消費。

據IEA數據,到2018年北美頁岩油量料每日再增加230萬桶,占到全球出增量的25%以上。

在頁岩革命之前,普遍看法是全球原油供應品類將變得更重且含硫更高,因為北海和其他地區高品質油田量的不斷減少,迫使煉廠越來越多的依賴來自沙烏地阿拉伯、委瑞拉和加拿大的高柏油含量的重質原油供給。

美國和亞洲煉油廠的反應是進行大手筆投資,​​來去除當中不受歡迎的硫,並將加工重質高硫原油留下的殘餘物進行轉化。

頁岩油已顛覆了所有這些考慮。來自Bakken頁岩層的原油通常API比重在40級或更高。沙烏地阿拉伯原油通常為30或更低。委瑞拉原油通常低於20級,有時甚至最低到10級。

IEA表示,頁岩油“非常適合美國一些原本瀕臨關閉的煉油廠,(但)對押注重質與輕質原油價差走闊、並大舉投資升級能的其他業者而言,供應榮景既帶來了挑戰,也帶來了機遇

其影響範圍並不限於美國。鑑於北美煉油廠用頁岩油取代尼日和阿爾及利亞輕質原油,因此後者不得不在歐洲和亞洲開拓新市場,而在那裡它們又將與當地原油相競爭,例如布蘭特原油和馬來西亞塔皮斯原油。

原油供應品類的意外輕質化,不僅向未能投資進行昂貴設備轉換的美國東海岸及歐洲煉廠出了救生索,而且也改變了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部的力量對比,使力量的天枰進一步向海灣地區較重質原油生國傾斜,並遠離非洲等輕質原油生國。

非洲的輕質油生國被迫重新調整出口,把目光投向亞洲而非大西洋沿岸。出口亞洲的航程更遠,那裡的煉油廠具備更大的靈活性也更會討價還價,從而使得這些國家出口輕質油一貫要求的升水縮

本文摘錄自華爾街日報《Kemp專欄》作者John Kemp

----

其他您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能源新戰區--北極

北美產油大增  震撼全球油市供應

誠信漂流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in Driver News 的頭像
Win Driver News

Win Driver News

Win Driver New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