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亞洲經濟體以及亞洲強大家族企業的快速崛起令人感到欽佩。但學者們懷疑,這種強大背後有隱患。由於亞洲大量財富與家族企業聯繫在一起,而其中許多財富將隨著家族企業掌門人決定退位而消失。一位專門研究該問題的學者指稱,儘管企業傳承問題並非亞洲家族企業獨有的問題,但由於亞洲文化不願討論這個問題,使得這個問題所面臨的困難更為嚴峻。

新加坡國立大學商學院(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 Business School)金融和公司治理副教授Yupana Wiwattanakantang表示:談論傳承問題幾乎就是在詛咒某人。她表示,在亞洲,家族企業掌門人往往是男性家長而非女性家長。這些男人希望一直執掌企業大權,直至去世的那一天。家族成員不想談論傳承問題,因為這好像是在詛咒自己的父親或祖父得病。

歐洲工商管理學院(INSEAD)研究家族企業的教授、Wendel International Centre for Family Enterprise主任Morten Bennedsen表示:亞洲家族企業面臨的最重要問題是傳承問題。企業傳承問題在亞洲變得緊迫,不僅因為許多家族企業相對年輕——這意味著該問題是首次出現——還因為有證據表明,亞洲企業在傳承問題上進展並不順利。

Bennedsen援用香港中文大學會計學教授、經濟及金融研究所主任範博宏(Joseph Fan)的研究。範博宏近來主要研究家族企業傳承問題。他發現,家族企業在兩代掌門人交接期間會喪失近60%的價值。他詳細研究1987年至2005年間在香港、新加坡和台灣上市的逾200家家族企業權力交接的案例。

範博宏解釋:大部分損失發生在權力交接前的5年間。這表明交接過程出現了問題。範博宏表示,儘管自己的研究不可避免地局限於家族企業資產中上市的部分,但這部分資產對企業而言通常是皇冠上的珍珠,這部分資產的任何價值損失也可能影響企業未上市資產的價值。

範博宏表示:我認為該研究結果適用於整個東南亞地區,以及亞洲北部部分地區。我們也發現中國內地的家族企業存在類似的模式。就中國而言,由於許多企業創立於上世紀八十年代經濟改革期間,整個國家可能很快會同時面臨繼承問題。

範博宏在談到中國家族企業日益迫近的繼承危機時表示:就中國而言,事實上存在國家風險。這方面的教育需求巨大。

Bennedsen進一步指稱,許多人對歐洲工商管理學院推出的家族企業教育課程的興趣日漸提升,主因於這門課程會傳授一些知識。他說:我們來自歐洲,在產權模式和退出模式方面有至少一兩百年的的經驗。我們可以提供過去兩個世紀以來家族企業嘗試解決有關企業傳承的各種難題的案例,這些難題正是亞洲家族企業如今正面臨的。但開發專門適用於亞洲文化的模式是有必要的。

Bennedsen表示:我們正在嘗試開發家族企業的亞洲模式。我們不可能照抄另一個大陸的家族企業模式。亞洲各地差異巨大,因此或許需要多個不同的模式。

Wiwattanakantang表示,在學者們開發能夠幫助企業實現順利交接的產權和傳承模式之際,亞洲家族企業的所有者往往因為太忙而無暇顧及該問題。然而,他們必須解決這一問題,在這方面也有許多中肯的建議。例如,在新加坡,金融機構正鼓勵那裡的家族企業建立信託產權結構。儘管建立此類結構始終有利於金融機構(因為金融機構可以對創建和管理信託收取費用),但這種方法並不適用於所有家族企業。

Bennedsen認為,家族企業應該從整體上考慮哪種模式最適合自己。他回憶一家在非洲各地有業務的印度家族企業。在那種情況下,讓多名家族成員參與家族生意是明智的,因為那樣的話在每個國家至少能有一名家族成員。Bennedsen指出:每個家族企業的情況都不同。然而,所有亞洲家族企業都有一個共同問題就是:對企業傳承做出安排迫在眉睫。

Wiwattanakantang解釋:學生們現在對該領域感到興趣。許多學生正在家族企業中工作,其他許多學生則希望進入私人銀行業。亞洲的財富管理行業必須很懂家族企業,因為與這些企業聯繫在一起的是巨額的財富。

儘管家族企業傳承問題上,人們需要更詳細的建議和更多相關課程,但目前缺少專門研究該問題的學者。Wiwattanakantang表示:解決企業傳承問題並不容易,亞洲顯然沒有那麽多的專家。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