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 恐怖襲擊後, 美國遭外界質疑對恐怖嫌犯刑求逼供,為了找到最佳的審訊方法, 2009 年成立跨部門的偵訊小組,進行多年研究發現,二戰時期納粹一位審訊官的方法是最佳範例,決定向其看齊。

《洛杉磯時報》報導,2009美國歐巴馬總統上任後成立跨情報部門的「高價值囚犯偵訊小組」 (High-Value Detainee Interrogation Group, HIG) ,由聯邦調查局(FBI)主導,負責審訊恐怖嫌犯與重點在押人員,並研究最有效的審問方法。

多年來該小組投入至少 1000萬美元的研究經費,發現二戰時期納粹德軍的審訊官漢斯-沙爾夫(Hanns Scharff)的審問技巧是最有效率的。

「Hanns Scharff」的圖片搜尋結果

沙爾夫的審訊方法

沙爾夫是個中高手,不同於其他納粹審訊官,沒有採用蓋世太保的刑求方法,而是「和善、尊重、同情及狡黠」。

在審問時,他會請戰俘喝咖啡、茶,並與他們聊天、散步,將他們單獨留在他的辦公室,讀美國軍方報紙。有時還提供極為少見的香煙,甚至還曾經讓 2 名美國飛行員乘坐德國戰鬥機短途飛行。在戰俘還未會意過來前,他已拿到重要情報。

哥德堡大學(University of Gothenburg)心理學教授格蘭哈哥(Anders Granhag)表示, 沙爾夫的方法是做大量的功課,然後操縱俘虜的假設心理,以及避開戰俘曾受過的反審訊訓練。

例如,沙爾夫會從美國的剪報、過去的審訊紀錄及電台日誌,建立美國飛行員的檔案,包括他們的妻子、基地調動及同袍。這些訊息讓戰俘即便不願多談,也知道沙爾夫已掌握了他們的背景。

另外,沙爾夫會巧妙地用引導性的問題,拿到重要的情報。在其《沒有酷刑  Without Torture著作中,某次德軍想知道美國飛行員為何有時會使用白色曳光彈,他和受審的美軍戰俘聊天時, 技巧地說:「看來美國產業已用完生產紅色曳光彈的化學物質了。」受審者回答:「不是,使用白色曳光彈是暗示戰鬥機彈藥用盡。」 這對德軍來說,是一條非常重要的情報。

即便在審訊中已拿到重要情報,沙爾夫仍會繼續與戰俘聊天,累積更多的訊息,豐富下一個審問的聊天內容。

格蘭哈哥教授說:「沙爾夫心思細膩,他知道戰俘會猜測他要什麼情報,他也知道戰俘如果發現他已掌握了一些訊息後,會卸下心防,更願意開口說話,因此沙爾夫是依著戰俘的思維,技巧地套話。」

70年前的沙爾夫已驗證了 酷刑 不是取得情報的好方法,愛荷華州立大學心理學教授、協助 HIG 研究審訊方法的梅森爾(Christian Meissner)說:「沙爾夫的戰略確實是有效的,我們已著手研究這些戰略為何有效及有多大的實效。他確實掌握到了戰略及技巧,現在我們知道它們的實效,我知道這聽來很諷刺,我們是在學習納粹的審訊官。」

沙爾夫的意外人生

沙爾夫成為世界上最成功的審訊官,對他來說是意外的人生插曲。他學習藝術,並接掌家族的紡織企業, 1939 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時,他與妻子和孩子正好在德國度假,被迫加入德軍,由於會說一口流利的英語,在軍中擔任翻譯員,接著是德國空軍的審訊員。

在目睹德方審訊員對戰俘嚴厲咆哮將之逼到角落的酷刑場景後,沙爾夫腦中浮起一個想法,審訊應該是以平靜及友好的方法進行,而不是霸凌、脅迫及吼叫。

事實證明,採用溫柔攻勢是非常有效的方法。沙爾夫總計審訊500多名美國與盟軍的飛行員,這些戰俘是堅不透露訊息的軍人,但沙爾夫還是能從大約 20 多名戰俘那裡拿到重要的情報。

二戰結束後,沙爾夫應邀到美國國防部演講,並幫助製定空軍飛行員的生存技巧。後來他移民到美國,在洛杉磯定居,並從事他最愛的藝術工作,成為專業的馬賽克藝術家,洛杉磯市政中心馬賽克噴泉及沙加緬度(Sacramento)的州政府大廈的馬賽克地板,都是他的作品。沙爾夫於 1992 年去世

「hanns scharff mosaic」的圖片搜尋結果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