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脫歐公投進入倒數,兩大陣營都有人改變意向,不同世代對歐盟態度差異明顯,年輕人的投票率已被視為英國留歐或脫歐關鍵。

「brexit」的圖片搜尋結果

英國人對歐盟態度與年齡有大關連,民調顯示,35歲以下支持留歐者大幅超過支持脫歐者,比率為53%29%43歲是「持平分界線」,55歲或以上者情况則相反。對留歐派而言,年輕人一票舉足輕重。不過,調查發現,55歲或以上選民有逾80%表示周四(23)一定會投票,比35歲以下組別多出逾半。

脫歐公投會否重演去年英國大選年輕人低投票率造就出人意表結果的情况,為一大懸念。英國脫歐命運之線,一頭由年輕人掌握,另一端緊攥長者手裡。政治取態的世代之爭,最終由填寫選票之手定勝負。

香港《明報》報導,與一般人預期長者傾向穩定和不冒險不同,這次英國脫歐派的最大支持來自較年長的一群,而且他們表明有更大意欲在當日出來投票,成為脫歐派的王牌。有分析指出,長者緬懷以往大英帝國的美好,對現在喪失主權感到不安,而且「可忍受脫歐帶來的可能風險」。

69歲的保守黨國會議員喬佩(Christopher Chope),年輕時曾打着「為你的子孫」做口號,力爭民眾在1975年公投中贊成英國留在歐洲共同體(歐盟前身)。事隔40年,他已為人父,今次卻希望英國脫歐。他的立場變化,是其堪稱全英長者人口最多的選區多塞特郡(Dorset)克賴斯特徹奇(Christchurch)的典型。當地許多居民埋怨,當年之所以投票支持英國留在歐共體,是「被人誤導」,以為歐共體只是個經濟項目,而不知道是日益密切的一個政治組織。

當地英國獨立黨負責人、66歲的格雷(Robin Grey)說:「在貿易安排的想法上,我們被出賣了。」他表明無法理解英國人昔日為什麼能捍衛主權對抗德國的轟炸機,「今日卻要遣使到布魯塞爾,出賣主權」。

英國銀髮族普遍有如此立場。《金融時報》根據多項英國民調指出,其中一類最想脫歐的人是年逾60者。喬佩解釋,較年長選民仍記掛着英國加入歐盟前的生活,年輕一代卻似患了「布魯塞爾版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假如你服了很長刑期,一旦有人打開門,告許你可以離開……任何人都會對這種變化感到焦慮」。縱觀克賴斯特徹奇,較年長人士滿口是對歐盟的官僚架構、金錢浪費、不受控制的移民等抱怨,他們也憑藉人生歷練,認為脫歐風險可以忍受。

伯恩茅斯大學政治學者利爾克(Darren Lilleker)認為,老一輩選民傾向關注主權和民主議題,很多人亦不會預視到脫歐後的長遠後果,就算有後果,以他們的年紀,也毋須面對許多年。

懷舊則是爭論另一要點。利爾克說:「他們望着英國會想:『變了』,並將這歸咎於歐盟。」年近70的卡倫便是這樣。她認同英國撤離歐盟可能動盪10年,但她無法揮去英國加入歐盟40年來「失去了許多」的感覺,「我不認為我想做歐洲人。我只想要英國」。

英國國內長者傾向脫歐,約200萬名在歐洲大陸生活的英國人卻可能受影響,不少退休長者正研究是否要移民回英國,免失去在歐盟國一直享有的各種福利,特別是長者最依靠的醫療福利。

英國國會上月初曾發表報告,指假若英國脫歐,其中一個最重要問題是要重新與歐洲各國商討,如何保障在其他歐盟國家生活的英國人於居住地的既有權利。以西班牙為例,官方統計顯示,有逾28.3萬名英國人在當地生活,不過外界推算總數或高達80萬至100萬人。

若英國脫歐後無法與西班牙就英人在當地的福利達成協議,在西班牙生活的英國人或要自費到私家醫療機構求診,或向當地醫療系統付款獲得保障,不過兩者均所費不菲。

69歲的英婦保利娜(Pauline)2011年與丈夫移民到西班牙居住。她坦言,如英國公投通過脫歐,他們將搬回英國。保利娜最關心的是醫療保障,因她有甲狀腺問題,需定期注射藥物及接受治療,歐盟制度下她享有與當地人一樣的醫療福利,「對有錢人而言,這(脫歐)是好事,對一般選民而言卻不是」。居於莫利納(Mollina)流動屋的64歲婦人戴維斯(Irene Davies)也表示,住在當地流動屋的英國人均約6080歲。她說:「我想他們或再集體出走。他們都一把年紀,全部都長期服藥。」

嫁予西班牙人的英婦史密斯(Ralph Smith)也對公投感到苦惱,憂慮她是否要申請在西班牙居留,或是更改國籍。

民調機構YouGov4月調查顯示,43歲以下英國選民愈年輕愈傾向支持留歐。英國廣播公司5月底亦報導,各項民調皆發現大部分青年人反對脫歐。分析認為,這現象主要因為年輕人教育程度較高又較多外遊,不大抗拒外來移民,同時又關注脫歐可能引致的經濟就業和住屋問題。

著名政論家羅恩斯利(Andrew Rawnsley)說,年輕世代受較佳教育,又比從前多外遊機會,使其兼容性較強,偏好留歐現狀。多數年輕人心繫就業和國家經濟,不大認為移民是問題,偏於擔心脫歐後衍生資金外撤、衰退等問題。46歲自由民主黨國會議員法爾龍(Tim Farron)認為,脫歐意味減少職位,物價抬升,但工資下調,令儲蓄和貸款置業變難,摧毁年輕人「上車」和「細屋換大屋」的希望。

多個民調結果也反映,大多數年輕人特別是大學生,較適應多元文化社會,傾向主張留在歐盟繼續享受免簽證旅遊或工作。29歲的英國人格蘭西(Josh Glancy)主張留歐,因為喜歡「一個歐洲可以合作」處理難民危機諸般問題的想法。20歲政治系學生尼澤米(Salma Nizami)確信,留歐對英國是最佳選擇。

不過年輕選民的投票率向來不高,為結果留下懸念,YouGov發言人亞伯拉罕(Tanya Abraham)說,年輕人並不如中老年人急切般要處理眼下問題,因而欠缺投票熱誠。

在《申根公約》下,歐盟成員國國民可自由進出歐洲,方便跨國工作或旅遊,歐洲民眾這些年來早已習慣自由穿梭歐盟各國。一旦英國脫歐,英國人很可能會喪失這項權利。有部分在法國生活的英國人於公投結果出爐前,及早申請成為法國公民。

從小就在尼斯(Nice)成長的英國29歲女子泰勒—瓊斯(Colette Taylor-Jones)任職出版社,日前出席宣誓成為法國公民的儀式。在目前歐盟法例下,泰勒—瓊斯就算只有英國公民身分,仍可與她的法國鄰居享有同等權利。她憂慮將來她會因沒有公民身分,而在她視為家園的法國裏被視為「外族」。瓊斯說:「我在英國脫歐的故事開展一刻,就已決定要更改國籍。」

來自愛丁堡的28歲英國男子麥克尼爾(Jack McNeill)在法國生活了6年,任職跨國公司,早已視法國為家。他憂慮假若英國脫歐,或未能再在歐洲大陸自由出入,正入紙申請入籍法國。他說:「成為一名法國人就是要堅守法國價值觀,即平等、自由、博愛。因此不論你原來的種族、母語是什麼,只要相信及重視上述的價值,你就是一名法國人。」

英法兩國都容許國民擁有雙重國籍。法國外交部數據顯示,現有約40萬名英國人在法國生活,不過向政府登記並非強制,因此實際數字未明。按內政部最新的2014年數據顯示,該年度有279名英國人取得法國公民身分,此前5年的入籍人數約在205354之間,申請數字未見公開。要取得法國公民身分有多種方法,主要包括與法國人結婚或在法國合法居住滿5年。

據英國政府網站數據,臨近限期的選民申請書持續增加;67日錄得51.5萬份申請,25歲以下佔13.2萬份。不過66日《衛報》報導,25歲以下合資格人口中有近3成並未登記。此外,56%年輕選民是用宿舍之類住址登記的學生,但623日他們大都料已放暑假回家,或者外遊、打暑假工,加上適逢22日至26日舉行「格拉斯頓伯里音樂節」,這些因素恐會拖低當天的年輕人投票率。羅恩斯利早前在《衛報》撰文指出,去年5月大選時保守黨卡梅倫得以勝出,歸根究底就是選前民調稱偏好工黨和文立彬的年輕選民的投票率不夠高。

前陣子的民調顯示,55歲以上選民超過八成會在這次公投投票,但只有五成左右年輕人表示會去投票;不少分析指出,年輕族群投票率可能影響公投結果。

更重要的是,英國本周的公投,不論留歐或脫歐,受到最大影響的都是下個世代的年輕人。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