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衛生組織(WHO)改選秘書長,當過衣索匹亞衛生部長與外長的泰德洛斯(Tedros Adhanom)擊敗英國和巴基斯坦對手出線,成為WHO史首位出身非洲的秘書長,將在71日履新。

泰德洛斯是瘧疾專家,最知名的事蹟是2005-2012年擔任衣索匹亞衛生部長期間,整頓罹患多重硬化症的衣索匹亞官僚系統,大幅降低瘧疾、愛滋病、肺結核及新生兒的死亡率,訓練了4萬名衛生工作人員,在疾疫爆發時動員調查人員,改善國家實驗室,籌組救護系統。在他任上,衣索匹亞的醫學院畢業生增加十倍。

本屆WHO秘書長的選舉比過去開放,2015年專設一個加密網站,供有意角逐者對他們的「選民」,也就是WHO186個會員國,發表政見,最後由選民秘密投票,投票前當然如同普天之下所有選舉,謠言抹黑滿天飛,包括泰德洛斯隱瞞衣索匹亞霍亂一再爆發而導致國際援助延誤,以及是衣索匹亞可悲人權紀錄的共犯,那些紀錄包括屠殺抗議群眾、以及執政者囚禁記者與政敵。

衣索匹亞瘧疾專家泰德洛斯7月出任世衛組織總幹事。 路透

泰德出身在衣索匹亞掌權的提格雷族,抗議者大多來自敵對部落。

泰德洛斯承諾為最貧窮的國家爭取健保,加強急難反應,以及加強WHO的責任承擔和透明度。另外,他支持推廣節育,提升對婦女的預防性照護,在WHO加強性別與族群多樣性,以及對抗氣候變遷對衛生的衝擊。

泰德洛斯面臨不少挑戰,因為在150國有7000名雇員的WHO是全球衛生政策龍頭,大而多弊,問題重重:

疫情反應顢頇

西非伊波拉病毒第一個病例舉報於201312月,疫情隨即擴大,各國急人之急,踴躍支援,WHO卻遷延觀望,拖了九個月才宣布該區緊急狀態。

養尊處優的官僚

WHO在瑞士總部的雇員領聯合國薪水,免稅,養成優渥度日的文化,每逢疫情爆發,卻兩手一攤喊窮。美聯社曾根據WHO內部文件,報導其人員的差旅開支。WHO每年差旅費2億美元,多過防治愛滋病、肺結核、瘧疾的總和WHO雇員慣常違反內規,出門坐商務艙,住豪華飯店。

過份依賴大戶

WHO預算22億美元,會員國貢獻不到三分之一,其餘靠樂捐大戶挹注,包括美國、英國、微軟創辦人蓋茲夫妻基金會、國際扶輪社、挪威。頭號樂捐大戶是美國,但川普對聯合國旗下的WHO興趣缺缺,要美國政府減捐。

功能性漸失

捐款者漸多持疑,結果是許多WHO原本當仁不讓的工作被其他單位搶走。例子:對抗愛滋病、肺結核、瘧疾的重任大多轉到「全球對抗愛滋病、肺結核、瘧疾基金」,這個基金每年募得50億美元。蓋茲基金會資助,總部在西雅圖的「健康指標與評估研究所」,現在獨力提供全球死亡率與疾病率分析

不過,危機時刻,世界少不了WHO。只有WHO能宣布全球公共衛生緊急狀態。數百名醫師與護士必須進入一個小國家去協助對抗疫情時,只有WHO能提供外交名義,讓他們以醫療維和身分入境,不被當地人視為入侵者。

各國實驗室也需要WHO居中斡旋合作,構成一張廣大的監控網,來因應傳播快速的疾病。也只有WHO能設定貧窮國家需要的全球醫療標準,包括宣布哪些學名藥安全可用,以及什麼是某些正在浮現的疾病的最佳療法。

WHO重要但需要改革,泰德洛斯以改革者的政見勝選,就看他怎麼做他的五年任期。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