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疫在許多人眼中,似乎僅是人類歷史上曾經出現的災難,但事實上,這個疾病從未由地球上被滅絕,近期,由於中國內蒙古出現 3 例肺鼠疫患者,讓這類疾病又重新受到關注。對這個影響人類幾個世紀的疾病,人們恐怕還需要長時間與其奮鬥。

史上出現三次大流行

「鼠疫」的圖片搜尋結果

鼠疫給人最直接的印象,這是發生在老鼠身上的疾病,但不僅是老鼠,它是一種可感染齧齒動物、一些動物和人類的共通傳染病。最常見的傳染途徑,是經由受感染動物 (主要是齧齒動物) 身上的帶菌跳蚤經叮咬而傳播。人的皮膚若有傷口、或是吸入患者的飛沫,也可能造成感染。

鼠疫主要有三種—腺鼠疫、肺鼠疫和敗血性鼠疫,之所以需要特別在意,因為它具有超高的致死率,如果沒有適當治療,腺鼠疫病死率為 30-60%,肺鼠疫幾乎是百分之百致命,也因此才造成人類史上的多次浩劫。

據《CNN》報導,在過去的2000年中,人類遭受了場主要的鼠疫大流行的襲擊,造成近 2 億人死亡。

第一次大流行發生於公元 6 世紀,當時是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一世統治時期,由於時隔過久,反而人們印象不深。第二次大流行,是由 14 世紀開始席捲整個中世紀的歐洲,由於死者的敗血症狀,而被稱為「黑死病」。第三次大流行則始於 19 世紀的中國,並傳播到亞洲和美國的其他地區。

中世紀時,人們認為這種疾病是上帝對人類的懲罰。到 20 世紀,科學家們才確認,這些疾病是由鼠疫耶爾辛氏菌所引起。這類細菌在小型哺乳動物和跳蚤中被發現,它還有許多的變種,其中最常見的是肺炎和布氏桿菌。

黑死病的恐怖深植人心

西方人對鼠疫的心理陰影,很大程度來自於「黑死病」的大流行,但由於第三次大流行時,造成的死亡未如中世紀時普遍,從 1970 年代和 1980 年代開始,一些歷史學家及生物學家懷疑,黑死病是由另一種疾病所造成,歷史學家 Winston Black 表示,他正在寫書,談當時對黑死病是否為鼠疫的討論。Black 說,這些人被稱為「鼠疫否認者」,他們提出炭疽病、以及類似的早期埃博拉病毒等理論。

不過到了 2000 年之後,科學家開發了從古代骨骼中提取古代 DNA 的能力之後,看法有所轉變。

Black 說,當科學家分析鼠疫受害者的骨骼時,他們發現了耶爾辛氏菌的跡象。但這只會引出另一個問題:如果這種疾病在基因上沒有不同,那麼為什麼第二次大流行如此致命?當然,這可能歸因於中世紀時期衛生條件差,以及人們居住環境的封閉。但 Black 認為,這還不能完全解釋,因為其他人也生活在同樣惡劣的環境中,沒有經歷過如此迅速和致命的瘟疫。

鄭和與疾病在非洲有關?

大約10年前,一些科學家認為,鼠疫可能起源於 2600 年前的東亞,可能始於中國,然後透過絲路被帶到歐洲。他們還認為,這個疾病還可能是透過鄭和下西洋時,被帶往非洲的。但是科學家從那以後所取得的 DNA 證據,證明鼠疫的歷史可能被原先猜測的更久,早在 5000 年前的歐洲就存在。Black 說,如果鄭和的船上載有鼠疫感染的老鼠,全船船員很可能在到達非洲之前就已經死亡。

第三次的大流行,科學家們較無疑義,認為它起源於 19 世紀中國的雲南,疫情蔓延到了當時為英國殖民地的香港,並在那裡經由貿易路線,傳到了亞洲及美國的一些地區。

清末東北大鼠疫

20 世紀初的 1910 年代,中國滿州 (現在的東北) 再次爆發鼠疫,造成了數萬人的死亡。

191143日至28日,滿清政府在奉天召開了「萬國鼠疫研究會」,成為中國本土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世界學術會議。出席會議的包括來自英、美、法等 11 個國家的 34 位醫學代表。在中國研究公共衛生的 Miriam Gross 表示,當時俄國及日本都宣稱,清政府無力控制疫情為名,要求獨立主持防疫事宜。

由於正值滿清勢弱,東北部分地區均由列強占領的緊要關頭,滿清政府全力投入,找來留英的劍橋大學醫學博士伍連德主持局面。由於最先得病的是在俄羅斯境內捕捉土撥鼠的居民,讓伍連德懷疑是鼠疫,並解析屍體化驗,才確認了這個結果。最終以此為基礎構築防疫體系,才讓疾病逐漸平息。

幾十年來從未絕跡

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權 1949 年成立之後,掌權的毛澤東將控制疾病列為優先事項。Gross 指出,這樣做的原因有很多,但其中一個原因是要表明中國可以處理自己的事務,不需要外部幫助。毛澤東隨後開始他的控制疾病措施,展開惡名昭彰的所謂「除四害」運動,呼籲消滅老鼠、蒼蠅、蚊子和麻雀。但除四害也帶來生態的破壞,並導致了大規模的飢荒,造成數百萬人死亡。

這之後中國確實改善了整體衛生環境,但鼠疫仍時有所聞。在 1986-2005 年間,雲南又發生了一些案例,2016 年在雲南又確診了一例。

時至如今,距黑死病已有數百年歷史,鼠疫雖仍存在,卻已經不是多數國家關注的主要威脅。

若以數據來看,僅在2017年,就有2.19億人感染了瘧疾,有43.5 萬人死於該疾病。相比之下,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數據,2010-2015 年期間,全世界死於鼠疫的人數是 584 人。主要是在不經治療下,鼠疫可能致命,但如今抗生素治療有很大的成效,而相對減輕了其風險。

香港大學博士 Jack Greatrex 表示,鼠疫仍然被它的歷史所困擾,因為人們一聽到此病,立刻聯想起席捲歐洲的黑死病,以及它的可怕。歷史學家 Black 認為,對黑死病的迷戀來自對中東和歐洲的深刻文化記憶,但當前其他疾病—例如瘧疾和埃博拉,應該受到更多的關注,但是人們卻不感興趣。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