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金價四月份的暴跌點燃了中國消費者的購金潮;但金價反彈之後卻重回低點,讓中國大媽搶金歡樂煙消雲散。中國消費者的購金需求或許不足以推動金價上漲,但對有意通過藏金於民實現藏匯於民的中國央行,可謂正中下懷

中國黃金消費量隨居民收入水漲船高,零星的購金行為聚沙成塔,將對政府增持黃金以實現外匯存底多元化的戰略目標提供完美配合。

通過藏金於民,實現藏匯於民,也就把黃金、人民幣、美元聯繫在一起。...實際上也是實現了人民幣在資本帳下的可兌換。以市值計全球第二大銀行--中國建設銀行商品與期貨交易部總經理王勇表示。

王勇並強調,目前幾乎所有的黃金買賣都不受結售匯額度的政策限制,從這個角度講人民幣實際上已部分實現了資本帳下可兌換。

雖然布雷頓森林體系瓦解後,黃金在全球貨幣體系中的作用大大降低,但仍是全球非常重要的外匯資產,亦是國際支付體系下的戰略資產和公認的支付外債資產。尤其在主要貨幣競相貶值的時代更是當之無愧的硬資產。

2001-2011的黃金十年,國際金價由254美元/盎司上漲至1920美元,固然是受消費增長和投資需求所賜,全球各央行由淨出售轉為淨買入則是一條貫穿始終的主線。這亦是為何央行的動作總是會在黃金市場上掀起軒然大波。

“中國政府很聰明,為了買黃金,化整為零,讓企業去買,從這個角度而言,中國的黃金市場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銀河期貨首席宏觀和貴金屬分析師趙先衛指出。

對於中國央行而言,從藏金於民再到藏匯於民,是作為擁有黃金儲備很低的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不得不選擇的曲線路線,儘管中國人對持有黃金具有與生俱來的偏好,但通過化整為零的零碎步調,意味著這個過程將需要相對漫長的時間。

相比美國黃金儲備逾8,000噸的規模,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目前的官方黃金儲備僅為1,054噸。央行副行長易綱在今年兩會期間曾表示,黃金儲備和黃金投資永遠是央行考慮的一個選項,但要保持市場平穩,保持價格穩定。

中國政府期望更多增加儲備黃金基本是確定的,因此中國的黃金偏好不僅僅是體現在百姓身上,中國政府同樣如此。伴隨著黃金牛市不再,西金東移的過程可能會加速進行。

中國的外匯儲備那麼多,但黃金儲備的比例卻比較低。可中國央行又不敢公然增持黃金。...中國現在的黃金是只讓進口不讓出口,現在商業銀行等於是代理央行進口黃金。某國有銀行的貴金屬交易員如此說。

中國政府對黃金的偏好從未放鬆。包括中國具有資質的銀行在國際上進行黃金買賣均不納入外匯額度管理的範圍,且自央行開放中國黃金市場以來,就一直鼓勵黃金進口,並通過發展投資和交易市場來擴大黃金的淨流入。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