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時報報導,當前全世界幾乎所有資產的價格都偏貴。股票與債券,新興市場與工業國家,市區辦公樓到鄉下農場,從基本面來看是無所不貴。情勢顯然一片大好,但也可能是一切皆屬泡沫。

例如兩年前才陷入債務危機的西班牙,現在投資人大買公債,最近殖利率降到1978年來最低;紐約華爾街的Art Deco辦公大樓數月前的估價是4.66億美元,但5月卻以5.85億美元成交;法國Numericable有線電視最近成功發行110億美元公司債,創下「垃圾債券」的最高發行額紀錄,且利率僅4.875%

貝萊德資產管理公司首席投資專家柯斯特瑞奇表示:「當今世界已經少有確屬便宜的資產。如果你問我是否還有逢低買進的目標,我想可能沒有。」

像美國公債等安全資產,從金融海嘯之後報酬率便低得可憐。過去兩年來則是股票、垃圾債券、房地產及新興市場債券等高風險資產,也高奏凱歌。

S&P500指數成份股為例,現在平均本益比已超過18倍,遠高於兩年前的13.5倍,也比金融海嘯爆發前高。辦公室及公寓大樓的價格也同樣上漲。目前全美各大城市商業中心區辦公樓的平均價格比2010年初已上漲逾倍。

剛擺脫歐債危機的南歐國家,公債殖利率都劇降,連希臘都能以相當有利的殖利率發行公債。新興市場債券的利率也降到空前低點,例如巴西及馬來西亞新發債的殖利率僅4% 左右。

目前股價偏高的程度雖不像2000年時那樣極端,房價也沒有2006年那樣貴,但2000年股市出現泡沫時,債券、新興市場投資工具及房地產價格仍屬合理。2012年之後,幾乎所有資產都上漲。

無所不漲,顯然會帶來明顯的經濟風險。一旦某一市場或多個市場一起崩跌,則迄今尚未完全復甦的全球經濟,又將再次承受新一波的重擊。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