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的夢魘齊普拉斯」,這行字赫然出現在131德國《明鏡》週刊的封面,下面是兩個大字「Der Geisterfahrer」(逆行者)。封面人物齊普拉斯(Alexis Tsipras)是希臘新科總理,上台後幾個動作,馬上讓投資者外逃、股市暴跌、歐盟生氣、德國惱火。

新官上任三把火改革回原點

希臘在過去的五年裡為打破「國營大鍋飯」而做出的改革努力,幾天之內就被齊普拉斯拉回到了起跑線。

一月末希臘左翼政黨「激進左派聯盟」(Syriza)在大選中獲勝,其黨魁齊普拉斯上台後馬上宣佈停止私有化進程,不僅希臘最大的港口比雷埃夫斯港的出售被叫停,國有鐵路和國營能源供應企業PPC也停止出售。

這一系列私有化措施本來是上屆希臘政府和歐盟以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共同敲定的改革步驟,只有做到了,希臘才能得到外界資金援助。

另外,新政府還宣佈,一部份在過去五年中被炒魷魚的國家公務員將重新回到原來的崗位,人數將達到數千,具體多少未公佈。

希臘政府機構過於臃腫,白吃公糧的人太多,讓政府瘦身也是外界金主提出的撙節措施。僅2014年一年希臘就解僱了9500名公務員。

公佈新政策的話音剛落,希臘金融市場就大幅下跌,股票指數ASE一度暴跌7.42%。大批投資人拋售希臘國債,國債利率上升到了10.15%

對於這一系列在歐盟其它國家眼裡「倒行逆施」的措施,希臘政府給出的解釋是:「我們的民眾已經厭煩了五年的嚴格撙節措施,歐洲需要一個新的計劃,讓經濟健康發展,並弱化危機產生的負面社會影響。」

自始至終,新政府都未提到,「希臘」需要甚麼樣的新計劃,讓實行了幾十年的「大鍋飯」經濟逐漸恢復活力。

希臘望減免債務德國:敲詐沒門

齊普拉斯在競選時承諾選民,一旦當選,將與債權人重啟談判,要求減免希臘一半債務,並延長還債時間。理由之一是,當年希臘也曾減免了德國債務。

他指的是1953年,德國因為兩次世界大戰而債務纏身,包括希臘在內的債權國同意減免其部份債務,並延長剩餘債務的償還時間,德國得到喘息空間,日後得以再度繁榮。

希臘目前政府債務有3555億美元,是其國內生產總值(GDP)的1.75倍,新政府希望德國也能夠反過來減免希臘的債務。

不知道是否為了讓自己的話語更有力,齊普拉斯上任後馬上就去一個紀念抵抗納粹者紀念碑獻了花。

德國總理默克爾日前接受《漢堡晚報》採訪時,以一貫的淡定態度回應道:個體債權人、銀行已經主動減免了希臘數十億歐元的債務,新一輪減免不可能。

德國財政部長朔依布勒(Wolfgang Schäuble)也警告希臘說:「誰都不要以為能輕而易舉地對我們施加壓力。」表面平靜下的言外之意很清楚:別想敲詐我們!

歷史學家隆貝克亞辛斯基(Ursula Rombeck-Jaschinski)認為,當年的德國和現在的希臘不能相提並論。德國的外債是戰爭引起的,一部份是戰爭賠款,一部份是美國協助歐洲重建的貸款。和希臘債務類型不同。

此外,德國利用50年代的內外有利條件,加強產品出口,推動經濟成長,快速恢復其強大的競爭力。而目前希臘很難有這樣的條件。

新政府拒絕與金主合作

希臘新財長瓦魯法克斯(Yanis Varoufakis130與歐元集團主席戴塞爾布魯姆(Jeroen Dijsselbloem)在雅典會面。瓦魯法克斯表示,新政府拒絕繼續執行上屆政府的財政緊縮政策,也不會接受現在歐盟、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及歐洲央行組成的「三駕馬車」(Troika)的援助計劃,也不會再跟他們合作,這導致會談不歡而散。

瓦魯法克斯還稱「三架馬車」為「腐朽的委員會」。這三個國際組織是希臘的金主,向上屆政府提供了總額為2,700億美元的紓困金。

歐元區前途未卜

希臘如果退出歐元區,那麼會兩敗俱傷。但是希臘能否留在歐元區,這個問題似乎走進了死胡同,一方面希臘認為自己無法做到歐盟對其提出的改革要求,另一方面包括德國和法國在內的歐盟國家堅持希臘必須恪守承諾,繼續改革,償還債務,這是留下來的前提。

德國總理默克爾所在的聯盟黨一些重要政治家的態度強硬,表示退出歐元區並不是一個禁忌的話題。巴伐利亞州財政部長Markus Söder對德國《明鏡》週刊說:「和希臘不能遵守(撙節)約定相比,其退出歐元區引起的麻煩可能更小。」

德國《時代》週刊分析了希臘留在歐元區的前景,歐盟的銀行和各國政府為了幫助希臘,已經投入了3200億歐元,如果不答應希臘的要求,希臘很可能退出歐元區。

如果答應希臘的要求,那麼歐元區暫時保持了完整,但西班牙,葡萄牙等債台高築的國家都會效仿希臘,向歐盟提出減免債務的要求,放緩甚至停止改革的步伐。其它國家還有多大的耐心陪他們「玩」?結果仍然是歐元區將會失去幾個國家。

文章中說,最終這一切都能用一句話來總結,這也是德國為首的歐盟各國遵循的原則:欠債要還。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