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umbia Threadneedle Investments 歐洲/中東/非洲業務首席投資官兼股票業務全球主管 Mark Burgess 認為,業已動搖不穩的全球經濟前景面臨三大威脅:川普、中國和英國退歐。

「英國公投的結果將是一個負面事件,」Burgess 表示。鑒於風險聚合,「我們已經將風險資產配置降到最低程度並已經維持了一段時間,因為這種不確定性太高了。」

市場在 2016 年初陷入動盪,因為新興市場增速放緩和投資者對中央銀行政策效果的擔心動搖了投資者信心。如今,隨著經濟風險越來越大,起伏不定的投資環境可能繼續。

「要擔心的事情很多」常駐倫敦的 Burgess 在法蘭克福接受彭博新聞社採訪稱。Burgess 說,鑒於利率可能保持低位一段時間,會支撐股價,他高配日本股市,股票在全部投資中的比重也適度高配,但低配銀行股。

美國將在十一月份選出新總統,民主黨的希拉蕊和共和黨的川普在「超級星期二」的初選中領跑。雖然市場沒有作出負面反應,但 Burgess 對二者之一當選帶來的後果均持悲觀看法。

「不管你是不是市場參與者,川普的有些說法從理性人角度看真的可怕,」Burgess 說。「而希拉蕊在過去兩年一直持反商業的態度,所以她是最不糟糕的一個結果,但不是好結果。」

與此同時,英國人將在6月23日就該國是否留在歐盟進行公投。二十國集團財經首長上周開會表示,如果英國決定退出,這個「沖擊」可能傷害全球經濟。

「如果英國退出歐盟,對英國經濟傷害極大,我覺得對歐洲傷害也極大,」Burgess 表示。「歐洲不完美,但最好留在歐盟。」

政治問題並非唯一的陰霾,隨著中國經濟放緩,這個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正在從投資驅動型成長轉向服務驅動型成長,給大宗商品價格和步履維艱的全球出口商帶來下行壓力。

「中國的結局可能不好,這將帶來嚴重後果,」Burgess 說。中國需要努力解決資本錯置問題,這意味著會有通貨緊縮和成長放緩的後遺症。

如果風險加大,全球央行任何政策都可能無濟於事。Burgess 認為,儘管歐洲央行實施負利率和債券購買計劃,但中期內已經不太可能實現其通膨目標。

「我看不到歐元區通膨近期能夠升高的理由,」他說。「每次覺得前進了一步,總有通縮壓力從世界任何意想不到的某處冒出來。」

在美國,聯準會的利率已經處於歷史低位,資產負債表也很龐大,剩餘手段很有限。

「全球投資者過去六個月為什麼如此戰戰兢兢,原因之一就在於此;中國對全球通縮和經濟成長的影響意味著全球衰退的可能性比六個月前更大,」Burgess 表示。「投資者們在捫心自問:再度衰退該當如何?」

Win Driver New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