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木棉樹下話別離

 

李奇打開連接小庭院的側門,望著靜巷斜對面的三百年老木棉,心中有些忐忑,但更多的是興奮的期待。

這是一個週末的午後。前一天傍晚要放學時,朱莉趁同學忙著收拾書包、鬧哄哄的時候,裝作閒晃地走到李奇的書桌旁,小聲地問他隔天是否有空,然後兩人就約定了今天這個時候在大木棉樹下見面。

李奇走出家門,帶上門板,舉起左手,擋著耀眼的日光,跨到巷子對面,沿著三米高的水泥牆走了約莫二十公尺,來到一片斑駁的老木門前面。門內,就是那株參天老木棉。

李奇敲了敲門,門片裂縫處一道目光射了出來。沒一會,門開了,一位滿臉滄桑的老士官長笑容可掬地招呼李奇入內。

李奇關上木門,踏上水泥臺階,三步後,來到頂端的小院落,接著往左一拐,走到一張小石桌前面。李奇橫跨一步,蹲下身,就著木棉樹下的石桌椅坐了下來。老士官長拍拍他肩膀,跟他瞎聊了幾句後,就自顧地走開了,留剩下李奇獨自一人。

這裡是座當地人稱作「衙門」的閔南式古建築的後院,清朝時是總兵署,為島上行政中心;現在則前院做為警察總局,後院做為一個軍事據點,有一班官兵駐守。李奇的家跟這衙門就隔著一條四米寬的靜巷,因此從小就常跟鄰居在這裡玩,跟駐紮的官兵也都相處融洽。

李奇看了一下手錶,距跟朱莉相約的時間還有十來分鐘。突然間,心臟跳得好快,於是仰起頭,噓了一口氣,看著頭頂上三十多公尺高的木棉樹綠傘蓋,心中則思量著已不知道思量過多少次的問題。近日來,總覺得朱莉有些心不在焉的模樣,好像有很多心事,李奇想問她,但又怕是跟他自己有關,因此一直隱忍著不敢問。而當朱莉主動約他見面時,那份忐忑不安的心情不但沒有減少,反倒更高懸著。他不知道朱莉約他見面到底是該喜還是該憂?是要跟他保持距離?是要跟他有更多的互動跟瞭解?還是為了其它意想不到的理由?

李奇腦子裡亂紛紛地,愈是接近見面的時刻,心裡頭就愈紛亂。

李奇仰著的脖子痠了,因此他將視線慢慢下移,無意識地看著那須得兩個高中生才能合抱的蒼勁老樹幹。但是,就在他不注意的當口,忽然一個白影閃過,李奇猛地一震,懷疑是否自己看錯了,感覺那是隻米格魯(Beagle),就在大樹幹的側後方正輕快地往上「跑」。

李奇知道一定是自己昏花了,他不相信有狗狗會爬樹,更別說是在樹上「跑」了。不過,他還是又緊張又好奇地盯著樹幹瞧。

然後,就在李奇看得專心的時候,頭頂上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響。

然後,幾片翠綠的樹葉飄落了下來。

然後,幾根殘枝掉了下來。

然後……李奇嚇了一大跳,一隻白色的貓咪……

是的,一隻白色的小貓咪落了下來。

李奇趕緊伸手去接,免得貓咪受傷了。但是,他沒接著貓咪,因為他自己也在往下掉……

李奇嚇得閉起雙眼。不過,才幾秒不到,他落地了。

李奇睜開眼眸,週遭一片昏黑。他用力眨了幾下眼睛後,漸漸適應了身旁的暗淡光線。然後,他看到自己是在一個長矩型的坑洞內,而在這洞內還有其他人。

李奇又用力眨了幾下眼睛,他認出洞內那四個人都是西方的面孔,其中一位看起來是個才十多歲的孩子。

李奇驚魂未定,想張口呼喊,但卻叫不出聲音來。等到好不容易能發聲叫喊時,那群人卻似乎都聽不見,仍是兀自在黑暗的洞中席地坐著。李奇一陣惶恐,心跳飆高了起來。他勉力讓自己沉穩下來,然後他想到了那隻從樹上掉落的白色貓咪。這時,他不禁無奈地笑了起來,他不再害怕了,他知道他又掉進了那個古怪的平行宇宙。而他也知道了,就像之前見著特斯拉與馬克吐溫時一樣,這群人只是些古老的資訊罷了,他只能看著他們,但卻無法跟他們互動。

不過,雖然對處境已不再擔心,李奇卻焦急了起來,因為跟朱莉約好的時間就快到了。

李奇心裡頭煩亂了好一會後,知道一時半刻是脫離不了這個怪異的世界,因此只好專心地看著黎曲想讓他看的。這時,李奇才看清楚了那四個人。只見其中兩位一臉愁苦,貼著洞壁枯坐著,並目光呆滯地看著前方。另兩位則在角落處端坐著,似乎正說著悄悄話。

李奇看不出個所以然,只感覺牆角邊的那中年男子似乎在跟那十來歲的孩子講些什麼嚴肅的話題。

頗半晌後,忽然那原本靜肅的男孩微笑了起來。李奇好奇地盯著,想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這時,一陣亮光,亮得他只能瞇起雙眼。光耀之中,他看到那孩子的背上竟長了一對發著淡藍螢光的小小翅膀。

不……不是那孩子長了翅膀……

亮光稍弱之後,李奇才發現是有隻小小的精靈飛在那孩子的肩背上。

接著,又是一陣更明豔的亮光,李奇的眼睛被眩曜得完全閤上了。

一會之後,李奇感覺光線變弱了,才慢慢睜開雙眼。

出乎他意料之外地,眼前已不是那個暗洞,而是木棉樹下的那張小石桌。隔著桌,黎曲正微笑著坐在他的正對面。

 

『第十課  終生學習  終生探索』 

李奇嚇了一跳,不是因為瞬間離開了那個黑暗的坑洞,也不是因為黎曲又不速而來,而是這一回沒有藉助粉筆黑板、沒有藉助橙花李花、也沒有藉助長尾巴魚來排列文句,感覺起來,黎曲只是發射了一個腦波,然後他就清清楚楚地「看到了」這堂課的課題。

事實上,這情況已不是第一次了。之前李奇也有過幾回類似的經驗,感覺黎曲似乎跟他有些心電感應,只是這一遭的感受更為強烈清晰。

「你剛才看到的那個十四歲的孩子叫菲利克斯.曾德曼(Felix Zandman),那位在教他數學的中年男子是他叔叔。」

「Felix Zandman」的圖片搜尋結果

「教他數學?」李奇疑惑地問,他沒看到紙筆,也沒看到書本,就只看到他們兩人坐在牆角邊悄悄地說著話。

「他們是猶太人。菲利克斯的父母、兄弟、及其他親人都死在納粹的大屠殺,只剩下他跟叔叔兩人逃過一劫。一對曾受過菲利克斯祖母恩惠的波蘭夫婦冒著生命危險將他們叔姪倆及另外兩位猶太人藏在地下室的坑洞裡。」

李奇臉色一沉,聽得很難過。黎曲又接著說:「從1943年初躲進那個洞穴,一直到1944年七月蘇聯擊退納粹,『解放』波蘭,總計17個月的漫長時間裡,他們都生活得暗無天日、膽戰心驚。但是,在這段黑暗的時光裡,菲利克斯找到了引領他日後創建龐大事業帝國的亮光,也找到了讓他自由遨翔宇宙的翅膀。」

李奇又喜又驚,原本以為只是個悲慘的故事,卻沒想到竟然有振奮人心的結局。李奇豎直了耳朵,期待著黎曲趕快說分明。

「那隻飛舞在菲利克斯背後的螢光小精靈是『學習小精靈(Elf of Learning)』,是它照亮了菲利克斯的前程。如果不是它陪伴身旁,你能想像菲利克斯一個血氣方剛的孩子如何能夠在一個長170公分、寬150公分、而高卻不到120公分的陰暗地洞裡藏躲17個月嗎?」

李奇想像著那個在原本就已經幽暗的地下室裡挖鑿出來的漆黑地洞,想像著四個男人躲在這個根本無法直立、只能屈膝彎腰的小小地方,不禁黯然。

「您是說他靠著學習數學來度過那漫長的地洞歲月?」李奇問。

「可說對,但也不完全對。菲利克斯喜歡數學,因此『學習數學』讓他得到無比的快樂,幫助他忘卻生活上的苦難。但是,真正讓他脫胎換骨,並一輩子受益的是『學習』這個行為,而不是學習數學或是學習其它的科目。」

「瞭解。真正重要的不是學習什麼主題,而是擁有想要學習的心及俱備用心學習的態度。」

李奇下了個很棒的注腳,然後問道:「洞裡頭一片昏黑,而且看起來也沒有書本跟紙筆,菲利克斯是如何學習的?」李奇非常地疑惑。

 

只要有心  困難自然能夠克服 

「困難從來都不會是困難,端看你如何看待它。」

李奇想到了那位長得很可愛、看待什麼事情都覺得可能的赫本小精靈,於是搶過話頭說道:「什麼都有可能,我想您是這個意思,對吧?但是,難道是靠記誦?」

「是的。很難想像學習數學竟然可以用記憶及默誦,是不是?」

李奇愣了一愣,雖然是他先給出這個答案,但充其量只不過是胡亂猜測而已,並沒有把它太當真,所以當黎曲確認他的回答時,他只能驚訝不已,因為那畢竟不是他學習數學的方式,也不是絕大多數人有能力使用的方式。不過,當他將自己設身處地被『囚困』在地洞裡17個月時,他也開始覺得他能跟菲利克斯一樣,在腦子裡想像三角跟幾何了。

 

學習是個神奇的反應爐  能將資訊熔煉成匯聚生命大河的涓涓細流  細流不停息  大河就能滔滔滾滾 

「菲利克斯熱愛學習,一輩子都在學習。年輕的時候,由於那些特殊的生活經歷,學習已經融入了他的舒適圈,成了他的生活習慣,甚至是成了生命本能的一部分。大戰結束後,他遷居法國,憑藉著地洞裡打出來的數學基礎,他一連取得了機械學士、物理碩士、及物理博士的學位。之後,他移居美國,在一家電子公司擔任高階主管職位,帶領研發團隊不斷地學習及創造。」

「研發不就是創造嗎?為什麼也是學習呢?」李奇問。

「尖端的研發工作經常是沒有人跡的道路,甚至是一片荒蕪,連道路都沒有;這時,所有的一切都須要自己去經歷與開創。由於沒有人走過、沒有人可以為師,因此不斷地摸索,並從摸索中學習就成了最有效的研發方法,而且也往往是唯一的方法。」

「我知道了,您說他一輩子都在學習,事實上是指他主動地摸索、試誤(Trial and error),然後從中學到新的知識與能力,並從而開創出新的東西來;而不是說他像個學生一樣,只是被動地吸收學習。」

「是的,就是這個意思。學習可以分為兩種,以菲利克斯為例來說明,藏躲於洞穴裡學習數學以及之後重回校園當學生的時代,有叔叔及教授教導他,這是一種由別人安排課程及鞭策趨動的學習方式,也是我們絕大多數人習慣的被動學習模式。但是開始工作之後,沒有人有義務教導他,也沒有人有責任幫他安排課程,這時的學習就不再是由老師及學校帶領,而是靠自我鞭策與趨動的主動學習模式。」

黎曲歇了歇,然後又說:「主動學習遠遠比被動學習更有力量,尤其是當你聚焦自我(SELF),運用全面感知、濃情想像力、持續不懈、以及堅定不移的信念來摸索與學習時,你就能將你大腦的潛能完全打開,從宇宙汲取你所須要的資訊與知識,就像特斯拉一樣。」

李奇想到特斯拉發明地震機及交流馬達的傳奇故事,忽然一陣澎湃的暖流由頭頂貫穿直下,讓他激越不已。

 

主動學習  終生學習  富裕力的能量才能隨時盈滿 

「你知道後來菲利克斯怎麼了嗎?」

李奇眼睛瞬間亮了起來,聚精會神地等待答案。

「他根據自我學習及探索所得到的知識,發明了一種不易受高溫及酷寒影響而失效的特殊電阻 - 耐溫變電阻(Temperature-resistant resistors)。但是他的僱主不相信這個產品有市場,拒絕製造及行銷他的發明,因此他於1962年自行創業,將他的研發成果附諸實現。果然,一如預期的,他的產品獲得了美國軍方及太空總署(NASA)的青睞,讓他賺了很多錢。不過,他並不以此為滿足,仍是不斷地探索、學習,不斷地發明新東西。如今他所創立的威世科技(Vishay Intertechnology)在經過多次擴張與購併之後,已是全球首屈一指的電子公司之一。在2011年他過世的那一年,威世年營業額高達26億美元,全球約有22,000名員工。」

李奇登時目瞪口呆,一方面是因為確認了黎曲果然是來自未來世界的人 - 至少是40年後的2011年;另方面則是因為對菲利克斯的成就感到驚訝激賞。好一會後,李奇才回過神,讚嘆地說:「難怪很多人說教育是脫貧最有效的方法。」

「事實上,教育並不見得能幫人脫貧。精確地說,『自我』教育及『自我』學習才是脫貧最強效有力的方法,」黎曲做了個修正。

 

沒有人有能力教導你  你自己(Yourself  / Your  SELF)才是你最好的老師 

黎曲凝視著李奇,全神貫注地將一串文句用腦波傳送給李奇後,頗有深意地對他笑了一笑,然後取出一面貓咪形狀的小鏡子,將它遞給李奇。

「看著這面鏡子,用心地看進去,你看到誰了?」

「我自己,」李奇不知黎曲問這個問題的用意何在,因此語氣略顯猶疑。

「用心地看進去,」黎曲刻意再強調了一次。

「……」李奇更猶疑了,不知黎曲期待什麼答案。

「如果你只是用眼睛看,那麼你就只會看到『你自己(yourself)』而已。這個鏡中的你不會跟你有心靈上的互動,就只是孤立在鏡中的另一個你罷了,甚至就只是一個不相干的人而已。但是,如果你用『心』看,看進他的眼睛,看進他的心裡,你就會發現鏡中人也回望你,好像正用心靈感應在跟你說話一般,這時你跟他有了交流,你們不再是孤獨的個體,你們是合一的人。這個人就是『你的自我(your  SELF)』,他會給你安定的力量,幫忙你探索學習,協助你度過任何的難關。」

「我知道您是在講雙關語,講那個創造富裕力的方法SELF。對吧?但是,這跟學習有什麼關係呢?」李奇現出迷惘的神情,不是很明白黎曲想說些什麼。不過,李奇才剛問完,就看到鏡中的他竟長出了一對精靈的美麗翅膀。

「沒有人有能力教導你,除非你真的想要學習;沒有人有能力灌輸你任何知識,除非你真的想要吸收。」

黎曲聲韻鏗鏘地說了段發人深省的話後,換了個輕柔的語調繼續說道:「學習的開關掌握在你自己手裡,你不啟動那個開關,就算有再好的老師教你,你還是學不進任何東西。但是,當你啟動了那個『選擇』的開關,選擇學習,並且更進一步地選擇自我學習,這時,你內在的學習小精靈就會飛出來,伴隨著你,幫助你吸收學習。而在這同時,如果你採用SELF的方法來學習,那麼效果更會事半功倍。」

李奇點點頭,明白了,並且想起了第八課所學的,因此將它跟這堂課的內容關連了起來:「『所有的事情都是我的責任』,所以要不要學習、能夠學習多少都是我自己(myself / my  SELF)的責任。」

「是的。很多學生覺得是被父母逼著去上學,很多上班族覺得是被公司逼著去學習,這都是受害者心態,都是不願對自己負責的想法。用這樣的心態去學習,只是平白浪費時間而已。」

「這部分我都懂了。但是,為什麼我自己是我最好的老師呢?難道明師對學習沒有幫助嗎?」

 

明師只是教練  你才是上場的球員 

「愛因斯坦說『我從不對學生施教,我只是提供他們學習的環境(I never teach my pupils, I only provide the conditions in which they can learn.)』。一個好的老師能引導你學習,在你遇到學習瓶頸的時候指點你,但是你能夠學多少、學多深入,還是要靠你自己。所以,你自己(yourself)才是你的老師。而且,更重要的是,如果你能運用SELF的四種方法,像菲利克斯一樣,用你的濃情想像力在腦子裡經歷、體驗你所學習的東西,你的學習會更有效率,這就是我那句雙關語所說的–你的自我(your  SELF)是你最好的老師。」

「嗯,聽起來很有道理。不過,還有件事我不是很明白。」

黎曲微笑地看著李奇,等待他發問。

「很多人都很崇拜那些很有名氣的老師,覺得能夠追隨他們就能保證學習成果豐碩,您覺得呢?」

 

你需要的是明師  而不是名師 

「學習的過程中,難免會有瓶頸,這時你需要一位好的教練,給你一些啟發性的指導,協助你自發地做更多的練習與探索來突破瓶頸。這些能啟發你的明師可能沒有什麼名氣,但他們在乎你,願意花時間指引你方向,能為你提供一個好的學習環境。但是,很多知名的老師卻只在乎他自己。他們只在乎有多少人追隨他,但不在乎學生能學多少。甚至,他們根本沒有能力引導學生探索與學習,因為這些能力從來都不是他關心、也不是他想擁有的。」

「如果遇到這樣的『名師』,該怎麼做呢?」

「你是學習的主角,其他人都是配角。你要為你自己負責,而不是為別人負責,更不是為這位名師負責。因此,遠離他!遠離這個名師!另尋在乎你、願意花心神指導你的明師。但是,最重要的是,相信你自己,相信你的能力。你愈相信你自己的學習能力,你就愈能發揮你的潛能,而你也就會是你自己的明師。」

 

看著鏡中人  他是這世上唯一能幫你的人 

黎曲又用腦波傳了一段新的標語給李奇,然後指了指李奇手中的貓形鏡子,並用充滿感性的口吻說道:「這個鏡中人是這世界上唯一能幫助你的人 - 無論是學習上、生活上、事業上、或是任何一件事情上都是如此。」

慈祥地看了李奇一眼後,黎曲接著又說:「常常我們把自己弄得很煩躁,心神飄忽不定,這時我們的學習、生活、及事業也會一團糟。遇到這種情況時,拿出你的貓咪鏡,用心地看進去,心無旁騖地看進他的眼睛,全心全意地跟他用『心』對話。很快地,你的心就會靜了,你的思慮就會清了,你的靈感就會自然浮現了。」

李奇跟著黎曲催眠般的輕柔語調看進鏡中的自己,脈脈地看入鏡中人的瞳仁之中,不知不覺間,果然就如黎曲所說的,一股安祥平靜的氛圍籠罩了全身。李奇默默地享受著這個感覺,但是,忽然間,鏡中出現了一道白影,他猛然一驚……一隻白色的小貓掉了下來……從樹頂,透過鏡中的反映,一隻白色的貓咪正在墜落。

「木棉花絮」的圖片搜尋結果

李奇趕忙丟開鏡子,張手去接。不過,出乎意料之外地,他並沒接著,只是並非因為落速太快,而是那隻貓竟下墜得出奇地慢,好像完全不理會重力加速度一般。李奇非常驚訝,念頭翻三攪四地胡亂出現,一下子懷疑這個黎曲所在的平行宇宙是否有著不同的重力法則,一下子困惑這隻貓咪是否就是黎曲現身之前由樹梢掉落的那一隻?又一下子神魂顛倒,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處在什麼時空。然後,就在迷迷疑疑之際,那隻小貓咪掉進他的掌心了。

那貓咪有著一對可愛的玄黑色圓眼珠,正黝亮地凝視著他,但那眼珠卻出奇地小,小得就像Hello Kitty的眼睛那麼小。而更讓李奇驚異的是,那貓咪幾乎沒有重量,輕得就像羽毛一樣。

駭異之餘,李奇定睛細看,原來手心中捧的並不是貓,而是一朵奇特的木棉花絮。李奇喜歡木棉花絮,每年到了這個季節,家中庭院總是飄滿了潔白的木棉絮,他經常都會拾起來放在掌心中,感受它的溫存。但是,所有的木棉絮都是絮心之中只有一顆黑棉籽,他從沒見過兩顆心籽、又這麼大朵的。

李奇腦子一時轉不過來,這一切發生得太快了,快得根本來不及思考,只能聽憑直覺反應,因此難怪他會錯將雙籽木棉絮誤認為黑瞳小白貓。不過,看著手中這朵輕柔的木棉絮,李奇笑開了。然後,就在這時,隔著棉絮,他才注意到眼前有一道人影正緩緩朝他走來。

李奇抬頭看去,吃了一驚,但立刻喜上眉梢,並立即離了石椅,站起來歡迎來人。

「抱歉,讓你久等了,我從大門進來,找了一會,才找到這後院。」

「沒關係……我剛剛也……剛好有事,」李奇有些不知所措,一方面是因為不適應突如其來的時空轉換,二方面則是因為心儀的人出現了。

兩人閒話了幾句學校的事情後,朱莉面有憂色地說:「我要離開了。」

李奇頓時心頭小鹿狂跳,不知朱莉說的「離開」是何含意。

「我要搬去西班牙了,今天是來跟你告別的。」

「西班牙?」

「……為什麼?」隔了良久,李奇才既錯愕、又傷心地問。

「我是最近才知道的,我有部分西班牙的血統。我的先祖是醫生,原本在荷蘭人的艦隊上擔任醫官,但在鄭成功與荷蘭艦隊的一次對戰中被俘擄了,之後就一直追隨鄭成功,在他的船艦上做軍醫。」

李奇嚇了一大跳,呆呆地看著朱莉的棕眼珠,然後又呆呆地看著她那黑中帶紅的髮絲。頗一會後,他想起在延平郡王祠見到黎曲的那一天,在像是清醒、又像是夢幻的一個場景中,他「看到」鄭成功水師與清軍的海戰,而在燃燒的甲板上,在烽火中,竟有一張西方人的面孔……

李奇暗忖:「難道那位在鄭成功旗艦上救助傷兵的西洋醫官就是朱莉的先祖?」

「鄭成功以金門為根據地,攻取台灣之後,我那先祖自願留在金門,並娶了本地姑娘,落地生根。他們生了幾位子女,除了我媽媽這一系的之外,其他的都先後回西班牙去了。三百多年來,親戚間斷斷續續偶有聯絡,因此我媽媽知道她在西班牙有些很遠房的親戚,但從沒告訴過我,也從沒讓我知道我的西班牙血緣,大概是怕我胡思亂想吧。」

李奇聽得目瞪口呆,接不下話,只能愣愣地等著朱莉往下講。

「兩個禮拜前,我們輾轉收到一位西班牙律師的信,說我媽媽是瓦倫西亞一棟房產的繼承人,因為其他的親戚都不在人世了。」

「瓦倫西亞!?」李奇又驚跳了起來。不過一會之後,卻無由地想起了馬利歐.蘭薩唱的那首瓦倫西亞情歌,於是不禁期盼起將來會與朱莉相逢在瓦倫西亞的橙花下。

李奇還兀自夢想著,朱莉則低下頭,從背包中取出一個蘋果綠的小布袋,並大方地遞給李奇。

「喂,這是給你的。」

李奇有些受寵若驚,接過小布袋,正想鬆開袋口的縛繩,朱莉連忙阻止他,並微赧地嬌嗔道:「不可以打開噢,必須等到我到了西班牙後才能看。」

李奇趕緊允諾,但心中忍不住好奇。他撫摸著掌心大小的小布袋,猜想著裡頭或許是個堅固的小木盒,但木盒中會是什麼呢?

這時木棉樹上忽然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響,李奇與朱莉都抬頭來看,原來果真是有一隻白色的小貓咪在那高聳的樹傘中,似乎正追著麻雀玩耍。李奇看了一會貓咪,心情頗為閒適,但不知何由,臉上神經竟微微緊繃,接著頸子也隱隱僵直,然後一對黑瞳居然不聽使喚地抖動下移,並生硬地往右側偷偷瞥去。李奇用發顫的眼睛餘光緊張地瞄了朱莉一眼,只見她還仰著頭瞧著樹頂。忽然間,一個不安份的綺念浮起,於是忍著胸口狂跳、耐著呼吸急促,偷偷地伸出手,大膽地去牽朱莉的手……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