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盛頓郵報社論版主編海亞特(Fred Hiatt)撰文指出,歐洲、美國和澳洲的中國研究知名學者往往對中國當局壓迫人權的行為噤若寒蟬,報紙新聞裡不會有他們的評論意見,民意論壇不會有他們的投書,研討會論文也只呈現一部分的觀點。

「Fred Hiatt」的圖片搜尋結果

海亞特說,這些學者都在自我審查,而自我審查源自恐懼。許多中國研究學者害怕,批評中國就拿不到中國簽證。如果你是個必須訪問中國農村村民的人類學者,進不了中國等於學術生涯告終。

一個坦率批評中國人權狀況的教授,可能會害怕被他任職的大學高層訓斥,或面臨其他更糟的後果,而校方也害怕,設在中國的校區可能被勒令關閉,或者陸生不來,導致學校收入大減。

海亞特說,就算你願意賠上自己的未來而直言不諱,你也怕會連累你在本國或中國的同事。在智庫或其他非營利組織工作的中國研究者,每天都要這樣算上一算。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