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平成時代」將於430日畫上句點。從經濟表現來看,這30年來日本談不上國運昌隆,先後經歷金融危機、通縮驚恐及政府負債暴增;尤其是中國崛起,使日本不再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在地緣政治上也不再是亞洲的主導力量。

「是否需要年號」的疑問,在某種程度上也是對於天皇制度的檢討質疑。圖為2019年的...

但日本有一流的基礎建設,高鐵、汽車與機器人產業仍居全球領導地位,且是「長壽國」之一。日本也是金融強權,全球最大債權國,海外資產總額接近3兆美元,大型銀行也是亞洲最大的債主。

相較於其他已開發國家的民粹意識高張,日本可算是「穩定之島」。但日本比美、中、歐各國更早面臨人口快速老化、需求停滯及政府負債沉重等嚴峻挑戰,因此這些方面的「日本經驗」應該值得他國借鑒。

近年來日本貧富差距雖也擴大,但沒有美國那麼誇張。日本中產家庭年均所得約4.6萬美元,擁有全民健保,良好的小學,高水準的公立大學,失業率也已降到2.5%;儘管許多年輕勞工的薪資偏低,卻也無須負擔沉重的學貸。年輕人的經濟前途將何去何從?就看首相安倍晉三及之後的政府如何因應人口急速老化。2018年日本總人口減少44.8萬人,預估到2050年時將「跌破億人」,比目前減少21%;日本65歲以上者也已占總人口的25%,對生產力、潛在總產值及所得成長造成嚴重拖累。

人口老化且減少,卻也使日本成為人力及機器人整合程度最高的經濟體。國內企業大量使用機器來處理日常業務,既協助高齡勞工留在職場,也因應高齡照護市場的龐大需求。機場、百貨公司及旅館隨處可見機器人站崗,2020年東京奧運也將由機器人協助帶位及提供餐飲。

日本也改革簽證政策。過去五年赴日打工的中、越、菲藉勞工激增,外國勞工總人數倍增到150萬人。今年4月起日本將首度發出非技術外勞簽證,目標是在2024年之前吸引34.5萬人以上的外勞。政府希望藉自動化及新移民政策,使日本的生產力成長率不再落後美、德。

政府總負債占國內生產毛額(GDP)比率雖高達236%,但多數公債都由日本民眾及金融機構持有,且利率超低,因此政府負擔不算重;日本企業也坐擁鉅額現金,因此日本的負債風險比中國小得多。

儘管「平成時代」遭遇不少挫折,但日本仍然富裕,仍然努力,且依然重要。

作者Brian Bremmer為彭博資訊專欄作者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