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在不到4個月的時間內從武漢擴散到全球,同時也是二戰之後政府權力擴張最大的一次,各國政府紛紛實施大規模的紓困措施,美國日前通過的2兆美元紓困方案,是金融海嘯時的兩倍,英、法等國政府提供的信用擔保也高達GDP15%。但政府擴權不僅是刺激經濟而已,也包括對個人無所不在的監視。

政府權力之所以大幅擴張,原因在於唯有政府才能夠快速調動資源和動用強制力,以落實隔離等防疫措施。英國政府曾推行「佛系防疫」,最小化政府的干預,被批評不夠積極;反觀法國政府不僅限制人民行動,甚至還控制物價,馬克宏的聲望卻因此不降反而節節高升。

許多國家的政府更為了防疫的目的加強監控人民,譬如香港利用手機APP的定位確保隔離者沒有亂跑;中國以大數據辨認潛在感染者的手機APP「健康碼」,可告知民眾是否應該隔離;南韓的行動科技更可以在短短10分鐘內追蹤確診病例的接觸者。

歷史告訴我們,政府一旦在遭遇危機時擴張權力,在危機結束後仍會持續。好處是當下一次危機來臨時政府已做好準備,壞處之一是國家可能會轉變成「封閉經濟」,縮減對外貿易,且政府瘋狂舉債將使得資本主義經濟更加遲鈍。

最糟糕的則是政府對人民的侵入式監控,包含健康等電子紀錄,在疫情結束之後,政府可能會以此持續追蹤肺結核案例或毒販,沒有人知道監控會不會有結束的一天。

唯一能夠阻止政府權力無限制擴張的只有人民,他們必須了解到非常時期的政府不適合承平時期。

https://www.economist.com/leaders/2020/03/26/the-state-in-the-time-of-covid-19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