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和巴西,之前一直過得挺順心的中產階級突然發動抗議。中國的經濟“戰車”則面臨信貸危機的威脅。資金紛紛逃離新興國家的股市和債市,新興國家的貨幣也遭到拋售。新興世界的奇蹟走到終點了嗎?未必。眼前的局面顯示,在經歷一個有誤導性的平靜十年之後,新興世界已重新走入二戰後由衰退到復甦、由政治動盪到政治安定的正常發展周期。

如果說現今的局面比較動盪,也只是相對於始於2003年的那段短暫的Goldilocks時期而言。2003年之前,新興世界在全球經濟產出中的比重,不但有半個世紀未呈現上升,而且還出現了十年的下滑,原因是受到席捲泰國、俄羅斯等多個國家的債務危機的拖累。到了1990年代末,這些新興國家紛紛換上新一代領導人,包括巴西的Luiz Inácio Lula da Silva等人,俄羅斯的Vladimir Putin和土耳其的Recep Tayyip Erdogan在內的等數名重要人物。

這些領導人為始於2003年的那場繁榮奠定了穩定的經濟基礎,之前美聯準會(Fed)和其他央行已大幅降息,目的在於推動世界經濟走出科技泡沫破裂後的困境、實現復甦。由此產生的寬鬆貨幣大量湧入新興市場,推動這些國家的國內生產總值(GDP)年成長率在過去二十年間從3.6%升至7.5%左右。

這場繁榮是史無前例的。一般來說,各個新興國家在經濟發展周期中所處的階段各不相同。所謂的經濟發展周期,即危機引發改革、改革催生繁榮、繁榮滋生政治自滿、政治自滿又引爆新的危機。2007年時,幾乎每個新興國家都處於繁榮之中,那一年,在150個新興經濟體當中,只有三個出現經濟萎縮。這營造出一種幻覺,仿佛全世界的人都是既年輕又對生活滿意的人。中產階級將本國領導人視作英雄一樣擁戴。盧拉、普京和埃爾多安都以更大的優勢贏得連任競選。

之後在2008年,美國爆發信貸危機,更加突顯了新興國家的強勢。到2009年年中,新興經濟體的增長率領先開發國家約9個百分點,這一差距創下了紀錄。由於確信新興國家已經找到永保增長的源泉,2005年至2010年間,流入新興市場股市的資金量增長500%

而,這一切已成為過去。目前,全球商品和資金流動正在萎縮。今年第一季度,新興國家GDP年增長率回落至3.7%,正常的周期又回來了,一些國家處於危機階段,一些國家處於改革、繁榮或自滿階段。到了2008年,當所有的奇蹟經濟體都發展到無法維持兩位數增長率的階段時,最大的新興國家-中國-卻成為引人注目的例外,但它是透過大規模政府支出和信貸來保持增長的。如今,中國總債務相對GDP的比例已從2008年的150%飆升到200%以上,這加大了中國增長趨緩最終會演變為增長停滯的風險。

隨著中國增長趨緩,那些仰仗中國大宗商品需求的經濟體正受到衝擊。不斷下跌的價格已經傷及俄羅斯、南非和巴西等大宗商品出口國,這在一定程度上解釋了為何南非採礦業會爆發罷工、俄羅斯會爆發反普京抗議、而數月之後巴西又發生動亂。

一般來說,開啟繁榮的領導人會變得自滿、無法讓繁榮的勢頭持續下去。無論是普京,還是盧拉及其繼任者迪爾瑪•羅塞夫(Dilma Rousseff),都沒能採取足夠的措施降低本國對大宗商品行業的依賴程度,而且過於仰仗政府干預來引導經濟成長。土耳其和巴西的抗議者質問領導人,為什麽要把大筆資金花在大型建設項目上,而不是花在教育以及幫助這些經濟體邁入下一發展階段所需的其他社會基礎設施上。

不過,這些負面報導所忽略的是新興世界的其餘國家。對於每一個陷入危機的國家來說,都存在一個像墨西哥這樣在反壟斷的總統領導下實施改革的國家、以及一個像菲律賓這樣曾經拖亞洲後腿、但如今處在繁榮中的國家。

奇蹟是否已到終點?提振所有新興國家的那股“東風”已經消退。流入新興國家的資金不斷減少,這讓我們再次看到了盛衰周期、以及與之相伴的政治動盪。但新興國家人口仍占世界的80%,而GDP卻僅占世界的40%。因此,它們還有提升繁榮的空間。只不過不是每個國家在任何時候都有這種空間。

本文作者為Ruchir Sharma是Morgan Stanley Investment Management新興市場與全球宏觀部主管

小編說:歴史會不斷重演。書經˙大禹謨:「惟德動天,無遠弗屆,滿招損,謙受益,時乃天道。」所有為政者該謹記在心。遺臭萬年和流芳百世都會為後人所流傳………….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