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飛鵬,一個功成名就的創業達人,悉心總結一路走來的點點滴滴,形成了人生自慢三部曲”——從自慢做自己,到自慢做主管,再到自慢做老板。《自慢2:主管私房學》,講述如何做一個頂天立地的好主管。

想一想你當部屬的時候,最恨主管做什麽?只有不做一樣的事,你才是好主管。團隊不是主管的工具,而是手足!天塌下來,主管頂著!當老板和員工發生勢不兩立的衝突時,我會站在員工這一邊。要快樂、自由、做自己,唯一的方法就是從老板身上要回工作自主權。……

將帥無能,累死三軍:主管座右銘。

有一句話做主管的絕不能忘,值得成爲放在案前的座右銘,那就是「將帥無能,累死三軍」。沒有部屬、沒有主管、沒有三軍,將帥就算戰死沙場,仍算英雄豪傑,但被無能的將帥累死,那就冤枉了。做主管的要做正確的事、英明的事,因爲身繫團隊的安危、組織的成敗,不要讓部屬成爲笨主管手下的倒楣鬼!

1999年一個偶然的機緣,我與台灣的房屋中介談成一項合作。由中介共同提供房屋買賣信息,我們則在這個基礎上編輯發行一本房屋情報志,這就是台灣房地産媒體史上轟轟烈烈的《房屋誌》事件。

創刊時數百頁像枕頭一般厚的雜誌,再加上近十萬本的發行量,讓房地産業界和讀者都對我們的手筆與決心耳目一新。但很快我發覺我處在四面楚歌中。理論上,我與所有的房屋中介是最親近的合作夥伴,但實際上,中介之間本來就有高度的競爭關系與沖突,《房屋誌》這個第三者,順了姑意逆嫂意,兩面不是人,我們如處在暴風的漩渦中。八個月之後,我不得不痛下決心,壯士斷腕,宣布《房屋誌》停刊。

八個月,虧損了8000萬台幣,創下了我所創辦雜誌中最快、最大的虧損紀錄。我的職員及夥伴們的風度,讓我沒有當面聽到任何一句責難。可是《房屋誌》的工作同仁們就沒有這麽幸運了,他們如喪家之犬,見到集團內的兄弟姐妹們,似乎每個人眼中都在質問:你們怎麽會這樣呢?

我召集《房屋誌》的所有員工,向他們道歉:這一切都是我的錯,我做了一個錯誤的決定,選擇了錯誤的合作模式,也選擇了錯誤的戰場,讓我最精銳的隊伍深陷泥沼,我要爲我的錯負完全責任。我也告訴他們:你們已經盡力,也打了最漂亮的戰爭,你們無需自責,現在我們唯一該想的是,如何讓團隊安全撤退!

《房屋誌》的團隊就這樣轉入經營《漂亮家居》雜誌,他們忍悲含淚、全力以赴,要替公司找回那8000萬。經過幾年,這個團隊又變成擁有六種不同雜誌的催生者,除了新創及調整中的産品外,幾乎本本賺錢,他們又成爲我心中戰鬥力最強的貝雷帽!

從此以後,我無時無刻不以「將帥無能,累死三軍」自我警惕,也更體會出其中不同層次的道理,包括認知、實踐、自省與認錯等層次,以及每個層次中幾種不同的意義與自我要求。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