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準會延緩縮減購債計畫,加上美國財政僵局,美國十年期公債殖利率自95的高點3.0%下滑至1023日的2.5%,創下三個月以來的新低。

股市方面,美國通過臨時預算案、恢復政府正常運作至明年115、延長債務上限期限至明年27;而政府恢復運作後重新發布的非農就業數據弱於預期,市場更加預期聯準會必須持續寬鬆貨幣政策、延緩縮減購債規模的時間點至少到明年第一季,以振興經濟。看似壞消息的經濟數據,卻成為風險性資產上漲的助力,推動美國標準普爾500指數創歷史新高。

受惠於利率下滑、股市上揚,高收益債也成為一大贏家:巴克萊美元高收益債券指數(BarCap 2% Const US$ High Yield)也創下歷史新高,年初截至1024日漲幅6.02%。另一方面,根據EPFR統計,截至1023日當週,資金連續七週淨流入高收益債券基金,顯示債券投資人也認為明年春天前,聯準會不會放緩購買債券的腳步,吸引資金回流。

而對於高收益債券的樂觀情緒能否持續?從利率走向及企業信用基本面觀察:首先,葉倫獲提名成為柏南克的接班人,而其支持將政策利率與特定經濟數據門檻掛勾,並以就業狀況為優先考量,願意容忍更高的通膨來壓低失業率。而在新公布的九月份非農就業人口增幅較低的情況下,市場共識QE退場時程延後的可能性大幅增加,近期內利率將持續維持在相對低檔。

另一方面,根據JP Morgan的統計,截至九月底過去12個月的美高收違約率僅1.1%(面額加權計算),遠低於25年平均的4.0%,而JP Morgan也認為未來二年,高收益債券的違約率將持續處於2%以下的低水準。在美國經濟回溫的支撐下,企業開始增加槓桿,雖然近期企業負債比率有上升跡象,但受惠於低利率及較低的借款成本,其利息保障倍數()仍接近歷史高點,顯示企業財務體質健全,在持續低利率的環境下,美高收仍將是資金停泊的良好選擇之一。

不過,不論什麼投資,都有風險存在,投資高收益債也可能會遇到信用、利差及匯率風險,投資人要視自己的風險屬性,做適合自己的資產配置。

註:利息保障倍數 = (稅前淨利 + 利息費用 ) / 利息費用。該指標主要在衡量企業獲利支付債權人利息費用的能力,倍數越高,表示債權人受保障程度越高,亦即債務人支付利息的能力越高。

貝萊德證券投資信託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