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來德國雄心勃勃的開發海上風電的計劃舉步維艱,一直處於虧損之中。現在像黑石集團(Blackstone)這樣的投資者以及西門子(Siemens AG)等供應商則希望扭轉這一局面。

由於大海上幾乎總是有風,因此海風具有開發豐富且環保電力資源的巨大潛力。但德國從本世紀初開始規劃海上風電項目投資以來,卻遭遇了重重阻力,包括缺少配件供應商、沒有連接風力渦輪和國家電網所需的設備。即便是在開放水域建設所需的船只也無從獲得。

2  

因此早期的海上風電項目預算嚴重超標,投資也被延遲,因為開發商需要為港口、專用船只及電力連接設備投入數十億美元。

全球第一大海上風電渦輪生產商西門子及其合作伙伴承認,他們低估了海上風電項目背後的挑戰。最近這些挑戰對財務的影響得到了印證。西門子表示,公司新計入1.28億歐元(1.71億美元)與連接海上風電場和電網相關的支出。西門子稱運輸、安裝以及啟動渦輪組件的成本高出了預期。

2-1  

不過該公司表示,在這一過程中他們學到了新的技能。

私募股權公司黑石集團和德國項目開發商Wind MW已在這個位於北海、距離德國海岸85公里的海上風電項目上投入了12億歐元。這個名為Meerwind的項目共有80個大型西門子渦輪機,預計將在今年底開始發電,比原定時間推遲了一年左右。

雖然處於淺水,但Meerwind的建設異常艱難。工程師必須將渦輪機、變壓器和整流站的底座固定在水面以下130多英尺處。這個過程的難度被證明比預期大得多。

另一個問題是給這個系統裝電線以便將海上發的電輸送給陸地的消費者。這需要建設規模有工廠那麼大的海上整流站。每建一個換流站花掉西門子大約10億歐元。

西門子稱,過去兩年在製造和準備整流站方面的拖延使公司損失近9億歐元,其中包括周四宣佈計提的支出。西門子在7月份終於安裝完了最後兩個整流站。

3  

西門子輸電子公司的執行長Tim Dawidowsky,西門子為建造離岸整流站安排的時間增至五年,延長了近一倍。

盡管存在上述挑戰,但在德國用更環保電力來源取代核電廠和化石燃料電廠的策略中,風電仍佔有重要地位。在20113月海嘯導致日本福島核電站發生事故後,德國加快了退出核電的步伐。福島核電站事故發生後,德國立即關閉了八座最老舊的核電站,並計劃到2022年關閉剩下九座核電站。

其他風電站在建設中,包括德國公共事業公司RWE AG開發的Nordsee Ost項目。

去年,可再生能源發電量占德國發電量的24%。能源業遊說團體BDEW表示,風電占德國可再生能源發電量的比例超過三分之一,是德國綠色電力的最大來源

海上風力發電在德國再生能源發電中僅占很小的一部分——不到1%,然而在這個人口密集的國家,最有前景的陸上風力發電項目已經瓜分完畢,所以投資者們只好將目光投向海上風力發電。

迄今為止,德國的海上風力發電量約為630兆瓦,德國計劃使海上風力發電能力到2020年提高到10倍,達到6.5千兆瓦;到2030年達到15千兆瓦。

海上風力發電在技術上日趨成熟,但從經濟角度來考慮,仍令人躊躇。海上風力發電的成本最高可達0.18歐元/度,而太陽能發電和陸上風力發電的成本分別為0.11歐元和0.08歐元,煤炭和天然氣發電的成本則低達0.04歐元。

諮詢機構IHS Energy的高級分析師戴爾(Magnus Dale)表示,要彌補以上差距需要有長期補貼項目。

德國正在向該行業提供長期支持,為海上風電場提供最長12年的補貼,儘管該國已經把到2030年的裝機容量目標下調了40%,以遏制不斷上升的成本。

德國仍預計,今年可再生能源補貼總額將升至大約240億歐元,而這筆錢將由電力消費者買單——透過額外收取電費的形式。

該行業認為,工業化的進一步發展和科技的進步,將有助於削減海上風力發電的成本。

西門子風電部門的負責人漢尼拔(Michael Hannibal)稱,海上業務的目標是到2020年將成本降低40%左右。屆時這一成本水平仍將比現今的陸地風電成本要高35%左右,比煤炭和天然氣發電成本高出1.7倍,但是預計未來還將繼續下降。為了實現這一目標,西門子正在考慮研發更大、更高效的風力渦輪機。

漢尼拔稱,西門子最大風力發電機的裝機容量是6兆瓦,但是該公司需要開始考慮8兆瓦的機組。西門子的競爭對手阿海琺(Areva SA)和維斯塔斯(Vestas A/S)已經有8兆瓦的產品了。

漢尼拔稱,長期目標是降低成本,使得海上風力發電可以與煤、氣發電競爭。

(來源:華爾街日報中文網 Jan Hromadko)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