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公司賣命的「社畜」文化在日本根深柢固,甚至造成員工過勞自殺悲劇,惹各界關注。「社畜」即「公司的牲口」,意指事事以公司為重心、順從指示辛勤工作的員工。

(圖:AFP)

日本經濟專家、首相安倍晉三前經濟政策顧問八田尚宏指出,日本戰後經濟起飛,不少企業採用終身僱用制,以確保人手充足,維持一定生產率。此制度下員工會隨年資增加而獲升職加薪,可是必須忠於公司,對嚴苛的工作要求照單全收,「將公司置於人生最重要位置」的風氣漸成不成文慣例,隨之帶來巨大壓力。

日本厚生勞動省去年 10 月公布《過勞死等防止對策白皮書》,指出近 23% 企業表示有部分員工每月加班超過80小時,去年2.4萬宗自殺個案中有近一成與職場相關。

據香港《明報》報導,日本廣告巨擘電通一名新入職員工因每月加班逾105小時及受上司欺壓而患上抑鬱症,2015 年跳樓自殺事件,近期尤惹輿論關注。

去年 9 月,厚生省裁定事件屬過勞死,擬起訴電通及死者的直屬上司違反勞動基準法,同時推出多項改革措施,包括將公布過度加班企業的門檻由每月100小時調低至80小時,並派員監察違規公司改革情况,另亦將公布涉過勞死的企業名單。

電通亦為事件致歉,並推出8項改革,包括公司每晚10時至翌日清晨5時強制關燈,以禁止員工留守加班,每半年須放年假5天,刪除員工手冊上鼓吹勤奮工作、至死方休的「鬼十則」規條等,社長隨後更引咎辭職。

不過有電通員工向《日本經濟新聞》透露,公司向以滿足客戶為先,往往要求員工不惜一切達成工作要求,「加班是唯一選擇」,公司禁止在辦公室加班後,做不完的工作只能帶回家。

日本經濟專家池田信夫上月撰文指出,日本缺乏失業保險等社會保障,將提供勞工福利的責任轉嫁企業。儘管現今勞動人口中有多達 9 成有轉職或失業的經驗,但認為離職等同人生完蛋、希望在就職公司工作至退休者不在少數,儼如公司的奴隸。

他認為過度加班的現象實是勞動市場流動失效的結果,單單痛斥電通、禁止過度加班只是治標不治本,當局應加強規管企業的僱傭制度,建立即使員工辭職甚至失業亦能繼續生活的社會,才可讓打工族找到出路。

事實上,亞洲國家長時間工作成風,惟帶來的經濟效率成疑。有專家指長時間工作等同「以員工個人健康換產能」,難以長期維持,並非經濟發展良方。

國際勞工組織(ILO)最新統計數據顯示,亞洲各國打工族每周工作超過49小時者比例甚高,其中韓國有32%,香港有30.1%,日本20.8%,歐美國家的比例相對低得多:美國只有 16.4%,法國更低至 10.1%

工時長的現象已令打工族健康響起警號。以日本為例,去年11月厚生勞動省公布年度睡眠調查數據,發現多達39.5%日本人每天睡眠時間不足6小時,較前年增加8個百分點,創下歷年紀錄,另有8.4%日本人每天睡眠時間不足5小時,大部分受訪者將睡眠不足歸咎於工作量太多。

雖然不少企業主張勤奮工作可帶來豐碩經濟成果,英國、法國等歐洲國家更有意加長工時上限,以推動經濟增長,不過經濟合作及發展組織(OECD) 2012年的調查結果,卻說明工時與經濟效益並不一定成正比:工時較長的日本及韓國打工族每工作1小時,所產生的GDP平均只有40.1美元及28.9美元,遠低於工時較短的挪威(86.6美元)、美國(64.1美元)及德國(58.3美元)

ILO 勞動環境專家 Jon Messenger 指出,長工時會令每小時勞動生產力下降,例如美國一項涵蓋 18 個製造行業的研究顯示,每增加 10% 工時,生產力便會下降 2.4%

長時間工作亦會增加工傷與患病風險,成為企業以至整體經濟的負擔。Joe Messenger 認為,各國政府有必要立法限制加班時間並嚴厲執法,但亦強調需保障打工族有足夠薪酬,否則或令人被迫盡量加班,以掙取加班費應付生活所需。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