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是情侶最容易分手的月份,許多情人可能在新年時重新省思與對方的關係,發現彼此真的不適合,但分手從來不是容易的事。為什麼分手會這麼痛苦、忘掉前任會這麼困難?

有些事可能讓我們的感情世界整個崩塌,像是與交往多年的情人分手。有些人很久都走不出來,甚至陷入憂鬱。分手的人可能食不下嚥、24小時纏著朋友傾吐心事,或縮回自己的保護殼裡,拒絕與外界接觸。

相關圖片

西北大學博士班學生拉爾森(Grace Larson)專門研究親密關係,她對分手心理學特別感興趣。她參與亞利桑納大學研究計畫時,以剛結束一段痛苦分手的年輕人為研究對象,使用調查、專訪、心率監測器和感測器等方法,判斷對方想到分手經驗時,手汗是否增加。研究結束時,她聽了200多個學生談他們的分手經驗。

拉爾森很好奇,分手為什麼對人影響這麼深、在生命裡留下各種痕跡,害人吃不下飯、睡不著覺、隨便找人約會或失去愛人的能力。大家都知道,跟情人分手代表喪失親密、互相照顧的感情來源,還會撼動我們的身分認同、打亂生理時鐘、強迫我們改變對於未來的假想。

為什麼分手這麼痛?

專家說,因為分手改變了我們看待自己的方式。

墜入情網最美妙的部分就是跟對方親近到幾乎融為一體,研究證實隨著關係變深,情侶之間的心理學界線也以好幾種不同方式變得糢糊。

每次你掏心掏肺,每一次的交流,都會讓情人分享彼此的特徵、技能、觀點和情感。她可能交男友後也跟著愛上NBA,他可能漸漸學會欣賞韓劇。感情愈深,兩人就愈傾向從「我們」的角度思考:怎麼做對我們最好、我們想要什麼、我們未來會怎樣。

一旦這個過程逆轉,會讓人無所適從、抑鬱沮喪,結束一段關係,會讓我們開始質疑許多對自己的想法。(像是「我真的喜歡登山嗎?還是我只是想讓他開心?」)

維拉諾瓦大學(Villanova University)心理學教授史洛特(Erica Slotter)和同事的研究證實,這種不確定會帶來心理壓力。他們追蹤69位大一新鮮人的感情狀態半年,每隔2週就詢問他們的狀況,以及他們是否清楚知道自己是誰。

史洛特檢驗其中266個月內分手的學生,發現他們的自我認知清晰度在分手後迅速下滑,在研究最後幾週分數還持續下降,而他們的自我認同愈混亂,憂鬱程度也愈嚴重。

失戀會改變身體狀態

在交往關係中的情侶,會開始對另一半的思考、感受、生理狀況產生強大的影響。亞利桑那大學臨床心理學教授斯巴拉(David Sbarra)和康乃爾大學人類發展教授哈染(Cindy Hazan)主張,親密伴侶會幫助我們的身體系統維持平衡,在我們生氣時幫我們冷靜,我們拖拖拉拉時催促我們前進,幫忙我們設定生活步調,像是決定吃飯時間或睡覺時間。伴侶一般會扮演鬧鐘、和事佬、安全避風港等角色,不管一段關係甜不甜蜜,伴侶都會在生理上和心理上習慣彼此的存在。

結果就是,分手有如突然剝奪咖啡成癮者的咖啡,讓雙方都出了狀況。斯巴拉和哈染提到,經歷分手的成人,身體出的狀況與被迫離開搖籃的嬰兒有些類似,包括焦躁不安、睡眠中斷、胃口時好時壞等等。

這些特徵也很像剝奪某人自然光後的反應,對方生理時鐘會被打亂。如果你經歷分手、晚上在床上翻來覆去,可能不只是因為悲傷,而是因為伴侶先前一直扮演固定你作息的角色。

這種身體失調不但令人不舒服,也可能造成健康問題。想到一次痛苦的分手時,人們會展現出壓力的徵兆,像是心率和血壓升高,長時間可能對健康造成負面後果。事實上,離婚而沒有再婚的人,早死的機率比較高。

付出愈多,分手就愈難熬

付出是維持一段關係的無價資源,讓伴侶有動力照顧彼此,促使你們為對方原諒、犧牲,也提供一種安全感。付出不只是堅守在愛人身旁,也與對方建立密切的感情關係,你思考的未來裡面會自動出現他。

但付出也有風險,高度奉獻的情人分手機率較低,不過一旦分手,情感上的衝擊也會非常糟糕。事實上,一段關係的長短和甜蜜與否不必然影響分手的毀滅性衝擊,但那些對伴侶做出具體貢獻的人(例如搬去一起住、計劃結婚),分手後對生活的滿意度也急遽衰退。

就像放棄部分自我認同會讓你受傷一樣,放棄未來規劃也會傷人。如果你假設你的餘生都會跟另一個人在一起,分手代表你必須被迫放棄你計劃的海外旅行、家庭計畫甚至替孩子取的名字,這種大規模的心理修正,令人混亂、精疲力竭、覺得難熬。

我們該怎麼做?

允許自己憤怒

分手幾乎不會只觸發一種情感,如果你分得不情不願,可能會很悲傷,因為你失去了重要的人,可能也會期待以某種方式與前任復合。你可能會灰心喪氣,因為你對痛苦的情況幾乎沒有控制能力,也會很憤怒,責怪某人造成你的痛苦,也可能對前任念念不忘。

當然,我們多數人希望分手後愈快走出來愈好。很反直覺的是,要忘掉前任,最好的方式就是接受你的憤怒。

有一項研究在一個月內密切追蹤年輕人對分手的感受,結果發現受試者若對前任的愛特別強烈,分手隔天也會更悲傷。相較之下,異常憤怒的受試者,也比較不悲傷、沒那麼愛。學者推測,憤怒的情緒可以預防我們在悲傷和渴望之間反覆

正面面對分手,不要逃避去想、去談論

對分手的完美合理反應,就是盡可能不去想。多數人不希望無限重覆吐露分手的細節,也肯定不想對陌生人傾吐負能量。但亞利桑那大學最近的研究顯示,去想、去談論分手,其實是有療效的。

柏克萊大學專家建議,你也可以從第三者的角度,試想一下整個分手過程,這種技巧可以幫助你盡快脫離沮喪憂鬱的情緒。你也可以寫日記,記錄自己的心路歷程,可能發現比起幾個星期前的嚴重失眠,現在已經好多了。你也可以列出值得信任的人,像朋友、家人、治療師,向他們確認自己是否有進展。

策略性避開前任

想與前任連絡的渴望可能會非常強烈,大約有半數人會希望與前任當朋友,約90%年輕人會以某種方式留下前任的蹤跡,例如偷看臉書近況。

如果你屈服於這種衝動,可能就得付出代價。看到前任的時候,人們通常會覺得更悲傷(而不是好笑),也會覺得更愛前任,這對走出來沒有任何幫助。用網路追蹤對方可能也很有害,研究證實用臉書監視前任動態,會帶來抑鬱、渴望,減少個人成長。

亞利桑納大學的研究指出,如果你真的接受了分手的事實,那與前任接觸會感覺比較好一點(這裡指的接觸不包括性行為),因為真正走出分手的人,不再會依賴前任的安慰或支持,前任也不會觸發對親近的渴望以及隨之而來的不滿足,反之能夠真正享受與前任的友誼。

你終究會走出來

分手可以非常難熬,但你應該保持樂觀,因為悲傷通常走得比你預期更快。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心理學副教授伊斯特威克(Paul Eastwick)與西北大學心理學教授芬克爾(Eli Finkel)的研究證明了這點。

而且分手不只是受苦的緣由,也可以是成長的機會。在反思分手時,我們會開始認識到自己做為人、做為伴侶有多少長進,我們可能跌跌撞撞地找回先前因伴侶不喜歡而被忽視的自我認同,也可能重新發現自己的潛力。

即使心知分手是正確決定,與另一個曾彼此交纏的生命分開,也不是容易的事。但如果你們夠堅定,就能在獨自一人的狀態重新認識到自己是誰、想成為什麼樣的人。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