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冷戰局勢浮現加上募兵狀況不如預期,迫使瑞典政府重啟徵兵制。瑞典政府3日正式公佈,201811日起,凡出生於1999年後、年滿18歲的的男女公民,都有可能收到徵兵通知,其中4,000人將被徵召入伍,參與為期1年的軍事訓練。當局表示,儘管瑞典在2010年曾「廢除徵兵制」,但國際局勢的轉變——特別是俄羅斯重起與新冷戰時代的威脅——卻突顯了瑞典在國防佈局上的人力窘境,因此當局才決定重新徵兵,以補充瑞典軍隊的戰鬥實力。

「歐洲與瑞典周邊的安全環境已嚴重惡化。」宣佈重啟徵兵後,瑞典國防部長胡爾奎斯特(Peter Hultqvist),也對《瑞典電視台》 提出解釋,「面對如此威脅,目前的募兵系統就必須得到義務役徵兵的補充,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完成對部隊的訓練與戰力要求。」

國防部表示,這次的徵兵將於20181月開始,目標對象是1999年後出生、年滿18歲的10萬名男女青年。在這10萬人中,瑞典政府將篩選13,000名合適者發出通知,並挑出「當事人同意、有興趣且支持軍隊」的4,000名義務役參軍訓練。

回應俄國威脅,瑞典恢復「徵兵制」。 圖/歐新社

瑞典的徵兵歷史始於1901年,但自1814年瑞典-挪威戰爭之後,瑞典政府就不曾參與過任何戰事,因此徵兵體系也一直處在鬆散而消極的狀態。然而到了冷戰時期,處於東西對峙前線的瑞典也因強鄰蘇聯的壓力而積極整備,在高峰期間,全國85%的男子都須入伍服役。但在冷戰結束後,瑞典軍隊也因俄羅斯威脅的衰退而縮編,在費用與效率的考量下,徵兵制度也於2010年由瑞典的中間-右翼政府廢止。

本就地廣人稀的瑞典,走向全募兵制後,同樣面臨了兵源短缺的問題。根據瑞典國防部的數據,2016年瑞典招募的新兵數量就比預期中短少1,000多人,而後備役的兵力缺口更高達7,000人,考慮到瑞典軍隊的人數規模(現役三軍2萬人;鄉土防衛隊2萬人;後備役1萬人),新兵的數量不足,也確實成為嚴重的戰力隱憂。

除此之外,5年來俄羅斯的軍事重起,也讓瑞典在內的北歐、波羅的海各國深感憂慮。除了俄國戰機頻繁地侵入領空外,201410月,瑞典三軍更在斯德哥爾摩群島海岸,發起「冷戰結束後最大規模的軍事行動」,搜索一艘入侵沿海的疑似俄國潛艇。

「瑞典國防的鴕鳥心態終於結束了。」一位匿名的北歐外交官對英國《金融時報》表示,與北歐、波羅的海各國相比,瑞典政府一直對後冷戰時代的區域安全抱持著不現實的樂觀,直到2014年俄國併吞克里米亞之後,瑞典政府才驚覺戰力不足,但重拾徵兵制度的角度也比鄰國來得消極與緩慢。

目前在北歐只有瑞典一國採行全募兵制;丹麥與挪威雖以志願役為主力,但仍配有少量的義務役部隊;而緊鄰俄國、並對其抱有歷史戒心的芬蘭則選擇了徵兵制,所有成年男性都須入伍履行國民義務。

至於在波羅的海三小國,愛沙尼亞則是徵募並行;立陶宛則是在2008年廢除徵兵後,於2015年因「地緣戰略的威脅重起」而再度展開徵兵;至於拉脫維亞,雖然一直有討論準備重新徵兵,但目前制度仍只行募兵。

在過去,義務役的徵兵範圍只限男性;但新的徵兵系統將不分性別,只要符合體能標準且有意願參軍,無論生理性別都可參加兵役義務。瑞典政府也期待透過開放政策,吸引更多服役的男女,讓他們在役滿之後簽下去成為志願役或參與後備部隊,以解決兵力與戰力不足的國防問題。

重啟徵兵的議案,目前已在國會得到朝野背書。與其他國家不同的是,在瑞典,絕大部份的民意都支持恢復徵兵制,根據Ipsos20161月的民調數據,有72%的瑞典國民支持徵兵制,只有16%的民意表達反對。

而恢復徵兵制的同時,瑞典國內也仍爭辯著「北約問題」。與維持中立的芬蘭相同,同非北約成員國的瑞典,並不在北約的防禦保護傘之下,在兵力差距明顯的狀況下,是否要加入北約共抗俄國的威脅,也一直是瑞典政壇的重要議題之一。然而在川普上台後,北約成員國之間的合作默契與承諾信用,正面臨著嚴峻的政治挑戰,因此短期之內,瑞典的北約政策或也不會出現明顯的轉變。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