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大學教授弗格森(Niall Ferguson)接受巴隆周刊(Barron’s)訪問,暢談明年全球大勢與潛在的風險。他認為歐洲、中國和沙烏地阿拉伯都將面臨挑戰,可能加劇市場波動。弗格森著有《文明》等書十餘冊,探討經濟、金融、地緣政治大趨勢,以下是訪談摘要:

巴隆(以下簡稱問):美國經濟目前每年只以2%3%的成長率擴張,為何不是全速向前衝刺?

弗格森答(以下簡稱答):至少有三種論說,我傾向於地緣政治論,亦即近代美國在國力強時成長率往往較高,國力弱時則成長率低,因為美國國力減弱對世界造成影響。

全球經濟需要一個強權來減少衝突紛爭,例如19世紀的英國和20世紀的美國。但美國已放棄全球警察角色,讓恐怖主義和中、俄等獨裁國家勢力崛起,是造成全球經濟疲弱不振的因素之一。

「Niall Ferguson」的圖片搜尋結果

問:造成哪些影響?

答:全球經濟疲弱的原因之一,歐洲的表現比美國差,大量難民從敘利亞等地湧入,使情況更糟。美國勢力撤出中東已開始產生影響,最近一個例子是巴黎恐怖攻擊。中國崛起也升高東亞的焦慮。經濟學家往往低估地緣政治因素

問:未來數年,中東問題會掀起市場動盪嗎?

答:我認為明年的暴亂局面會比2015年糟。巴黎恐攻提醒我們,聖戰士網絡不會自我侷限於穆斯林占多數的地區,如今已滲透到歐洲各地穆斯林占少數的社會。勢必會有更多這類攻擊事件。

暴亂的威脅將升高,或許會波及沙烏地阿拉伯。很高比率的沙國人口支持伊斯蘭國(IS)。沙國像1979年的伊朗,是個脆弱的環節。若沙國設施遭到恐攻,市場會動盪,油價飆升。

問:全球市場最大的風險是什麼?

答:中國。中國是讓世界經濟度過金融危機的重要成長引擎。如果中國的政策出差錯,可能造成巨大的動盪。假如政府放鬆跨國資本流動管制,可能造成資金大量流出中國,流向西方資產。如果中國人民幣突然貶值20%30%,想像那對人民幣帶來的貶值效應,以及對其他新興市場的影響。

問:你曾說,把中國視為新興市場很荒謬。為什麼?

答:中國現在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以購買力平價來看甚至是最大的經濟體,對全球經濟的影響力僅次於美國。中國會不會進一步朝市場經濟發展?降低國有企業的地位?鬆開政府對金融體系的干預?開放資本帳戶並允許國人自由在海外投資?每個答案都會對世界其他經濟體產生影響。

問:你怎麼看?

答:中國十年後會不會變得更像是市場經濟體,不得而知。對一黨專政的政權而言,讓國民的經濟自由度持續提高,風險很大。看重權力甚於一切的國家主席習近平,想必清楚這點。因此,國有事業民營化、金融體系自由化、資本帳戶開放等計畫,都將只是計畫,不會被落實。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