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春天,墨西哥一間營運良好的船運公司高階主管碰到難題。他想用585,000美元,替妹妹和10歲大的外甥女在西雅圖買房子。房子遠在美西並不構成問題,但妹妹正在打離婚官司,他不想讓這間房子捲進紛爭,也希望買房的稅賦降到最低。最後,如果妹妹過世,房子的所有權必須歸還給他。

他連繫到一間位於巴拿馬,負責處理相關事宜的律師事務所,這間事務所協助世界各地的人藏匿財產,並掩蓋客戶最私密的事,已有幾十年經驗。大多時候,事務所販賣沒沒無聞、設在避稅天堂的空殼公司,但有的時候,好比本案例,事務所可以提供更多服務。

這位墨西哥商人搭機前往巴拿馬。事務所派車接送。事務所的外觀毫不起眼,根本看不出它的營運網遍布全球,雇員數百人,而且分散各地。事務所總部設在巴拿馬市某一條住商混和街道上的低矮辦公建築中,街上許多房子都歸事務所所有,外人難以一眼看出。

這位新客戶會見事務所一名高級律師,說明自己想辦的事。事務所向客戶索取必要文件,包括他的護照與銀行對帳單影本,以確認身分。就財務規畫的標準而言,律師替他制定的方案並不複雜。財務規畫業者善於組合不同的法律與國家,以捍衛客戶的財產。這次交易對事務所來說只是業務的一小部分,道德上或容質疑,但看起來一切合法。

方案是先在美國德拉瓦開設一間有限責任公司。墨西哥商人想買的房子就以該公司的名義購買。事務所聯繫他們位於德拉瓦的工作團隊,只需要極少資料就能在該州設立公司。任何人,不管位於何處都能夠開設。只要公司沒在德拉瓦內做生意,就不必申報公司活動的任何資訊,或者透露公司真正的所有人是誰。公司只要有「股東」掛名即可,而股東可以是另一間公司或法人。

外國人透過在德拉瓦等州開設公司,就能隱匿自己的行動,這讓各國政府驚愕,其中包括美國聯邦政府。墨西哥商人開設公司的同一年,美國財政部才發表一份報告,表示「極為關切」歐亞犯罪組織使用位於美國的空殼公司進行非法活動。美國產出匿名公司的數量,更加深這種憂慮。光是在2015年,德拉瓦就有128,000間有限責任公司設立。

這位墨西哥商人替公司想了一個名字,取名為「櫻桃集團」(Cherry Group),只是德拉瓦已有一間同名公司了。於是他折衷取為「美國櫻桃集團有限責任公司」(Cherry Group USA LLC)。設立公司的成本只需300多美元,但是為了讓公司好像有在運作,律師事務所製作帳冊及記錄,共索費1260美元。墨西哥商人很快就付錢了。

只是,光是在德拉瓦開設有限公司,還無法滿足該墨西哥商人的需求。公司如果由他直接擁有,那麼即將成為前妹婿的那個人,還有美國政府,就會知道西雅圖房子的真正買主。

律師建議,由一間基金會出面,法律名義上擁有美國櫻桃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事務所還讓墨西哥商人挑選基金會的名字,是凡諾拉(Vanora)還是伊留斯(Eleus)。

早在事務所還不曉得會有這位特殊客戶之前兩個月,便已設好這些基金會。表面上,這些基金會由兩名女子控有,而她們實際上是事務所的低薪員工。由她們充當人頭,名下有幾千家公司及基金會。事務所要她們成為擋箭牌,讓匿名公司真正的所有人能躲在背後。墨西哥商人挑選凡諾拉,然後給付3950美元買下該基金會。

到這個階段,事務所請美國另一家事務所的律師引導購屋流程。他的聘用費為3500美元。這位墨西哥商人本打算搭機去西雅圖買下那棟房。但他的房產仲介提醒他有個小阻礙:他不能以美國櫻桃集團的名義購屋,原因在公司的所有人是凡諾拉基金會,不是他。這問題容易解決,那兩位巴拿馬事務所的低薪員工只需要簽署一份文件,聲明她們身為凡諾拉基金會的控股股東,授權墨西哥商人代理購屋。由於墨西哥商人付現,所以事務所不會有房貸風險,因此願意提供這項服務。

2015年,這間「莫薩克.馮賽卡」(Mossack Fonseca)律師事務所疏通的案子有幾千件,墨西哥商人僅是其中之一。事務所不知情的是,自己偷偷幫墨西哥商人在西雅圖購屋的同時,有人竊取資料,並提供給記者。因而產生全球新聞界調查報導「巴拿馬文件」(Panama Papers),這份文件史無前例地讓讓世人一窺地下經濟的運作,每年流動的資金達數兆美元。這條現金之河位在一個難以監管的地方,被稱為「金錢密界」(secrecy world)。那是一個只有付得起旅費的人,才能前往的另類實境。金錢密界裡的財富,官方財稅單位大致上摸不到,檢調也找不著。富有家族是被培育起來的,他們非法取得的財富,經常透過洗錢後傳給後代。在金錢密界裡,資本永遠壓倒勞動,富人可以無視管轄自己同胞的法律。

近些年,全球私人財富穩定增加,由2010年的1218000萬美元,來到2016年的1665000萬美元。其中有很大部分透過金錢密界避稅,掌控這些財富的有錢人顯然格外不願回饋母國。最近有份針對斯堪地那維亞地區的研究發現,避稅者占總人口約3%。但是最頂端的0.01% 那批人—他們都有4000多萬美元的資產—避稅比例達驚人的30%。透過金錢密界,財富能輕鬆轉移,大大助長全球貧富不均,實無足為奇。

如此產生的影響,在我們周遭無處不見。被金錢密界劫走的金錢,便不再能用來支付基礎建設、興辦學校、維持社區治安。另外還導致大城市如紐約、洛杉磯、邁阿密、倫敦等地房地產價格節節攀高。富人急著想把錢放置到安全的資產上,便競逐這些城市的房地產,把價格推高。他們購買時,經常透過匿名公司,讓國內外稅務人員無法得悉其身分。2015年第四季,全美售價300美元以上的房地產,有58%買主為有限責任公司,斥資總額612億美元。

最濫用金錢密界的便是跨國企業。它們營運的大本營,設在收稅最少、隱密最高的地方,如德拉瓦、開曼群島及盧森堡。莫薩克.馮賽卡律師事務所被踢爆之後,主事者堅稱他們的做法跟跨國企業沒什麼不同,與會計師、銀行家、律師、信託公司每天做的都一樣。

的確,他們說的沒錯。

金錢密界:深入巴拿馬文件背後的離岸金融運作,揭開全球政商名流不為人知的藏金祕密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