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磚四國」(BRIC) 是高盛銀行的分析師於 2003 提出的概念,認為巴西、俄羅斯、印度和中國將於幾十年內崛起取代七大工業國。概念提出後受到廣泛的接受,也一度推升金磚國家的經濟與金融表現。但隨著全球經濟持續疲弱的成長、貿易減少,以出口為主的金磚國家也開始浮現各種政經議題亟待解決,突顯金磚迅速褪色的窘境。

英國《金融時報》的專欄指出,原本閃耀的「金磚」國家,因現正面臨的三大問題,而光環不再。金磚五國(加上南非)共同的問題之一是經濟,五國中有三國的經濟正在掙扎,包括巴西、俄羅斯與南非。此外,今年印度的大選,連續幾年經濟成長不如預期的大環境也是主要議題。金磚國家中,只有中國經濟成長率仍在 7% 以上,但卻要面臨痛苦的改革。

金磚國家雖然經濟仍有成長,但未必是正面的巴西四年前的經濟成長率還有 7.5%,但今年可能只有不到1%。南非今年的經濟成長率可能為1.4%,遠不及國家開發計畫預估的逾5%強勁的經濟成長動能本來是「金磚國家」的特色,但現在看起來,金磚國家已失去這樣的動能。

第二個困境是政治。當金磚國家經濟繁榮時,人們很容易認為其政體也運作得很好。但現在金磚國家都面臨經濟下滑的困境,政治問題就會很明顯,例如貪腐。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反腐行動,成為其政府的首要目標。印度總理莫迪也是靠著整頓政府,而贏得成的大選。但政治貪腐不只是在中國和印度顯現,在巴西、南非和俄羅斯也一樣。反對俄羅斯總統普汀的人,將他的「統一俄羅斯黨」稱「騙子和小偷黨」。

除了政治外,民生不穩定也會衝擊著政權的穩定。巴西和南非都有豐富的自然美景和天然資源,但原本應該是吸引人的生活卻充斥著犯罪。約翰尼斯堡的晚間新聞都是各種兇殺案,包括國家足球隊守門員的兇案。兩國龐大的下層社會都沒有基本的服務業、缺乏合宜的住宅建築,中產階級抱怨基礎建設不佳,就連約翰尼斯堡的富人也面臨缺水缺電的問題。

第三個問題是五國的態度一致性。雖然金磚國家很明顯的想成為西方國家以外的主要發聲者,但五國其實非常分歧。巴西與南非的開發,對中國的未來並沒有什麼幫助。中國非常龐大而且實力夠強,幾乎可算是自成一格,不需要加入任何國家組織。而俄羅斯則是深陷與西方國家關係惡化的危機中。

但是南非與俄羅斯卻建立起良好的關係,突顯金磚國家的關係密切。幾個月前,當俄羅斯合併克里米亞時,其他金磚國家都未在聯合國遣責俄國的作為。一位俄羅斯的金磚國家特使指出,這是因為金磚國家都對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不滿。

儘管金磚國家一致對西方國家的全球霸權不滿,卻又人人心懷鬼胎。巴西傾向和平的多邊態度與俄羅斯的憤怒民族主義顯然相去甚遠,而中國則有自己在國際間發展的計畫,不論其他金磚國家持何種態度。

也許金磚國家真正的地緣政治難題,是中國是否能成為金磚國家之首。上海的金磚國家開發銀行成立時,頗有與以華盛頓為首的世界銀行為敵之姿,傳遞一個象徵性的訊息。但就算俄羅斯和印度都對以華盛頓為中心的「單極」西方世界甚為不滿,但雙方也都不願意以中國為馬首是瞻。

金磚五國全都面臨國家政治貪腐的問題,顯示五國在打造穩健的國家機構時都有困難。令人不禁要問,金磚五國是否能合作面對更困難的問題:打造新的國際組織。五個脆弱的國家似乎不太可能創造新的世界秩序。

政治不安、經濟疲弱的五國,顯示「金磚」不只是光環褪去,可能還出現了裂痕,價值已大不如前。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