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烏地阿拉伯(Saudi Arabia 12/26日首次舉辦世界西洋棋錦標賽。令人難以想像的是,近兩年前,沙國最高宗教領袖仍以宗教律法,下令禁止棋盤類遊戲。政治角力也在這場國際賽事中插一腳,禁止政治立場對立的國家選手,如卡達、伊朗和以色列參賽。

新王儲上任打破沙國禁忌

《美聯社》報導,沙國大教長(Grand Mufti)沙伊赫(Sheikh Abdulaziz Al Sheikh),曾在2016年公開宣布,棋盤類遊戲在伊斯蘭律法裡是「禁忌」,因為下棋只是浪費時間,還會導致玩家之間彼此爭競。類似情形也發生在伊朗。伊朗最高宗教領袖直接表明,下棋是一種賭博,不容於伊斯蘭世界。

「King Salman World Rapid and Blitz Chess Championships」的圖片搜尋結果

當時沙國大教長這番「禁棋令」的言論,引來當地許多年輕人在社群媒體上大聲抗議表示,下棋是益智遊戲。

儘管教長過去對「下棋」這項遊戲難以接受,但沙國史上最年輕、年僅32歲的王儲沙爾曼(Mohammed bin Salman),積極推動社會改革開放。除了2018年將解除女性禁止駕駛的規定,也取消多年來音樂會及電影院的禁令,鬆綁性別隔離制度。

以色列、卡達不參加比賽

雖然新王儲為這個極端保守的國家,打開逐漸西化的大門,但此次西洋棋大賽仍受中東地區難以擺平的政治因素影響。

英國《衛報》報導,以色列7 名選手遭沙烏地阿拉伯以不承認以色列為由、且兩者之間無正式邦交關係,拒絕核發簽證無法參賽。以色列西洋棋總會發言人艾尚伯格(Lior Aizenberg)回應表示,若沙國拒絕一些國家參賽,那這場比賽將不是「世界(world)」西洋棋錦標賽。他堅定表達,「無論國籍,每一位具專業認證資格的棋手都有權利參賽。」

另一方面,來自與沙國關係緊張的卡達與伊朗選手,協調後被允許參與此次錦標賽。不過卡達選手已表明不會出席比賽,指控主辦國禁止卡達在比賽期間展出國旗。

對於這些爭議,世界西洋棋聯合會(World Chess FederationFIDE)發表聲明時,並未提到以色列問題,只輕描淡寫地提到,已確保伊朗與卡達可獲得簽證,但向他們當局確認後,不參與比賽是他們自己的決定。FIDE也說到,原本因「安全考量(security reasons)」的卡達國旗問題,已解決,並且告知卡達西洋棋總會,可以攜帶國旗入場。

沙國讓步女選手免穿全罩式長袍

12/26日開始,為期5日的「沙爾曼國王世界快棋與超快棋錦標賽(King Salman World Rapid and Blitz Chess Championships)」,有來自70國、約240位男女選手參與此次大賽,其中有16位沙國選手。

世界前三強西洋棋手,來自挪威、亞美尼亞、亞賽拜然的選手將參賽較勁。女子錦標賽也將同時舉行。沙國特別放寬女性服儀規定,女選手不需要像大部分沙國婦女一樣,穿黑色長袍「阿巴雅(abayas)」、頭戴面紗,但必須著深色長褲,高領罩衫。

女子冠軍拒出賽抗議服儀規定

世界西洋棋冠軍,烏克蘭女棋士穆茲丘克(Anna Muzychuk)因服儀規定拒絕出賽,震驚棋壇。(翻攝自Anna Muzychuk臉書)

然而,即使服儀規定放寬,拿過2次女子西洋棋世界冠軍的烏克蘭女棋士穆茲丘克(Anna Muzychuk),23日在臉書上宣布,她拒絕在沙國出賽,沈痛表示,「接下來我將會失去兩個世界冠軍的頭銜」,因為無法接受全身身著「阿巴雅」,也不能獨自出門,種種規定讓她覺得自己像「次等生物(secondary creature)」。

一場棋賽政治角力不斷

新加坡大學中東學者多西(James Dorsey)分析,沙烏地阿拉伯向世界西洋棋聯合會繳出,高於標準年費四倍的150萬美金「會費」,取得此次比賽主辦權。他不諱言,「這次沙國主辦西洋棋錦標賽,一切都與『政治』有關。」包括先前所有的簽證問題,還有在女性服儀規定上讓步,背後都有沙國政治計算。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