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你,是否正和雙親同住呢?還是各自居住在不同處所?如果你已婚,我想應該是沒有住在一起的。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日本目前父母與孩子夫妻同住的比例,僅僅只有一成左右。

日本人越來越少和爸媽同住

日本在更早之前,曾經有許多父母都是與孩子同住的,但時至今日卻早已大不相同了。與孩子同住的高齡者( 62歲以上的人)在1986年時約為64.3%,但到了2013年卻減少到40.0%。特別是與孩子夫婦同住的比例由46.7%下降至13.9%,大幅減少了將近三分之一(與單身子女同住的比例則由17.6%上升至26.1%)。

「日本安養中心」的圖片搜尋結果

單身子女與父母同住的情況之所以增加,則是與終生未婚及因非典型僱用的派遣工作,導致經濟不穩定的孩子人數變多有關,但如果提到跟已婚子女之間的數據,卻是一直在持續減少當中。

這並不只是因為孩子夫婦不再希望與父母同住,現今社會的想法甚至已傾向為當自己成為父母之後,自己夫妻單獨居住的意願也大於和孩子夫妻同住。這個轉變的背後原因,就在於不想生活時還要顧慮到孩子夫妻,以及不希望對孩子夫妻帶來困擾的心情。因此,現在很多父母即使需要照護了,都還是想要自己想辦法就好。

事實上,有些父母在狀況需要照護到去世的這段時間裡,仍舊繼續夫妻兩人住在熟悉的老家,有些父母則是自行決定入住需要付費的老人安養中心。不過,其中也有些是早已無法負擔只剩下年邁雙親的生活,卻還是認為,「現在還好」。

當父母慢慢老去,即使旁人看來都覺得已經到達極限了,但本人卻還是沒有發現。另外,有些人則是對於自己的失智症沒有病識感,甚至連孩子或是居家照護員前來探望的事情都給忘得一乾二淨,也不知道自己已經無法獨自生活了。像這類情況,不管雙親怎麼保證自己沒有問題,根本就無法繼續下去。

當藉由照護保險等各種方法,以及孩子往返父母家中照顧都還是無法處理時,就必須考慮是否要將父母送至安養中心居住,或是接到自己家中同住。如果是原本就一同居住的家庭,在父母無法自行處理日常生活事務時,同樣也要思考是否留在家中看護,或是送至安養中心入住。當面臨這些狀況時,應該要怎麼選擇才是比較好的呢?

當雙親進入安養中心之後,身為孩子可說必然會出現矛盾的心情。對於自己無法親自照顧的歉疚感,以及負擔減輕的安心感、寂寥,以及解放感等等,各種矛盾複雜的情緒全都纏繞在心頭而煩惱不已。

「居然要送到安養中心,你是要拋棄父母嗎?」的壓力

在現實狀況中,父母進入安養中心生活後大多可以比較長壽。這是因為安養中心裡有人協助管理營養、保持身體及環境的清潔,甚至健康惡化時也馬上被人察覺。即使心裡很清楚這些優點,但還是會想說,「爸媽雖然答應入住安養中心,但是心裡其實是很不願意的吧!」另外,有時親戚還會從旁插嘴,「居然要送到安養中心,哪有這種事情,你是要拋棄父母嗎?」反而造成更多的麻煩與衝突。因為這些沒有同住的親人,並不了解照護的實際狀況,所以只會抱怨自己的想法。

因為親人同樣也是擔心父母才會說出這些話,所以無須加以責備。不過,「住得遠的親人才是最麻煩的」這句日本俗語,應該是所有照護者的共同認知與感受吧!舉例來說,即使失智症發作至某個階段,有些人卻只能在客人來訪保持穩定。如果只看到當時的樣子卻不了解平常的狀況,親人有時就會發怒生氣,認為「怎麼可以這樣,為什麼要把人送到安養中心啊!」萬一你自己就是那個未與父母同住的人,除了父母的感受之外,也應該深入了解堅持將父母送至安養中心入住的孩子的想法。

那麼,如果是同住的父母需要照護的話,又該怎麼做才好呢?一般說來,只要提到「與父母同住照顧父母」,大家多半都會認為「你很孝順!」、「令尊、令堂真的好幸福!」所以,可能感受不到那種將父母送至安養中心的矛盾情緒與糾葛。不過,與父母同住還是會有同住的麻煩及衝突。

如果是與父母同住的話,有時是父母前往孩子家中,有時則是孩子搬至父母家中,但不論是上述哪種情況,都還是父母衰弱後開始依賴孩子一起居住,所以孩子的權力也會呈現壓倒性的強勢狀態。當父母的立場變成希望受到孩子保護時,就沒有辦法違抗孩子們所說的話。再加上父母需要孩子看護照顧,所以這種「借貸」就無法償還了。

在家人及朋友之間的這類親密關係中,人們有時會感受到權力關係(power relationship)不對等所帶來的痛苦。例如,當我們跟朋友借錢之後,不知為何總是感到虧欠而難以平靜。這是因為與朋友之間的權力關係失去平衡之故,所以除了金錢方面的負債,連心裡也都產生了「負債感」(indebtedness)。因此,只有返還借款也無法讓兩人之間的權力關係恢復原狀。只有在同時歸還道謝的禮物與金錢之後,才能將這種負債感消除,或是讓權力關係再度平衡。

在親子之間,同樣也會出現這種情況。當我們從別人那邊收到某些東西時,就好像是跟對方借貸一樣。所以當需要別人照顧時,就彷彿是向孩子們進行借貸。

因此,當父母需要被看護照顧時,就會產生心理方面的負債感,並且想要將其消除。可是身心都已經衰弱的雙親,卻無法為孩子做什麼。或許心裡會想說,自己死了之後可以留點財產,但現在卻什麼也沒辦法做。

無法消除心理方面負債感的雙親,即使對於只能遵從孩子感到不悅,卻也無法開口抱怨,只好將自己的情緒壓抑下來。只是本來就是孩子權力較大的同住,又感到無法違抗孩子的情況下,更是加重了心理的負債感。如此一來,父母會對被人看護照顧的情況感到痛苦,慢慢覺得應該是照顧的「Care」,變成了剝奪自己自由的「Control」。

家人照護神話

另一方面,因為孩子無法從父母那裡得到回報,就會慢慢感覺自己無法一直給予「照顧」。於是花費自己許多勞力、時間及金錢來照顧父母,就成為了一種來自於雙親的束縛,所以也開始認為自己受到了父母的「控制」,並且覺得非常痛苦。不過,這種情緒是不能說出口的。因為現實生活中仍存在著,「能得到家人照顧真的好幸福」、「照顧父母與配偶真是至情至愛的表現」、「照顧父母與配偶是不會感到辛苦的」等等這類「家人照護神話」。  

像這樣子的「家人照護神話」,乍看下似乎再真實不過,而且也有很多人深信不疑,但神話終究只是神話。家人照護裡存在著「照顧轉變成控制」的陷阱,從體貼對方開始後卻漸漸陷入痛苦的矛盾狀態中,然後在心中不斷糾結煩惱;而被照顧的人也無法說出「討厭」、「辛苦」等話語,只能持續壓抑忍耐下去,最終的結果就是一場悲劇。

當然,想要親自照顧自己雙親的想法是很自然的,當然也不會要加以否定。只是千萬不要受制於所謂的「家人神話」,而不斷地勉強自己。如果需要與父母同住並且照顧他們時,請不要自己扛起一切,而是要多多利用照護保險、地方機關提供的服務及志工等各種外來協助,好好瞭解所謂的「開放式照護」。

入住安養中心與在家同住都會有優點及缺點,無法一概而論為「安養中心比家人照顧好」或是「家人照顧比安養中心好」。只是,目前日本的實際狀況是價格低廉的特別老人養護中心,只能入住需要照護等級三的老人,但全國各地登記候補的人數卻高達五十二萬人。如果是團體家屋(註:group home,提供病人小單位照護的醫療單位),或是付費老人中心的話,沒有準備一筆費用就難以申請入住,還是只能留在家中看護照顧。

而且現在政府也從入住中心,改為居家照護的方向推廣。也就是說,今後想要以低廉費用入住安養中心的希望,只是更加渺茫。

如果想要克服這個問題,就應該重新了解雙親與自己所居住地區,究竟提供何種照護資源?包括公家及非公家的部分,都應先行清楚掌握。即使是安養中心,還是有很多種類,所以大家務必事先看過書籍、雜誌、網路等媒體提供的最新資訊。

人通常在死亡到來的前十年,大約壽命一成左右的時間,多多少少都需要接受看護照顧。即使是現在仍然健朗的雙親,需要別人照護的日子還是一定會到來。

作者 佐藤眞一

全站熱搜

Win Driver 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